“老婆,你确定你真的不饿吗?可是这粥闻起来好香的,你不想尝尝味道?”

  陆天星拿起旁边的冬瓜排骨粥,打开上面的盖子,顿时一股浓郁的粥香弥漫了出来,让人觉得胃口大开。

  陆天星嘿嘿一笑,在白芷晴面前晃了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陶醉的道:“香,实在是太香了,百年老店做出来的九十不一样,老婆,你真的不打算尝尝吗?。”

  白芷晴下意识的皱了皱鼻子,轻轻的嗅了嗅,只感觉那一股香味仿佛变成了一双手。把她所有的馋虫都勾了出来,说起来,她已经差不多一天没有吃饭了,还真饿了。

  想到这里,白芷晴又是一阵气苦,陆天星这个混蛋,明知道她一天没有吃饭了,居然还拿着粥在她的面前得瑟,难道就不知道放在这里,自己离开吗?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忍住,白芷晴你千万要忍住,你不饿,你一点儿都不饿,千万不要上了这个色狼的当,说不定这冬瓜排骨粥只不过味道比较香而已,实际上比猪食还要难吃,你要忍住,千万不能被这个混蛋给看扁了。”

  白芷晴在心中不断的提醒的自己,克制着自己不去闻那香味,可越是如此,那香味偏偏往她的鼻孔钻,胃里一阵咕噜噜的叫,让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陆天星手中的排骨粥,随后像是做贼一样,迅速的收回目光,很是可爱。

  陆天星端着冬瓜排骨粥,眼神却时刻注意着白芷晴的表情变化,当看到白芷晴时不时瞟过来的目光,心中暗自偷笑。

  任你多么的冰冷,终归是一个女人,这时候,陆天星才觉得白芷晴是一个真正的女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

  当然,陆天星丝毫不敢表现出任何的异样,要是让白芷晴看到了,说不定直接会恼羞成怒的跟他拼命。

  “香啊,实在是香,这香味能让人口水直流三千尺,搞得我都想吃了,老婆你确定不吃?”

  陆天星又嚷了一嗓子,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

  白芷晴心中现在是万分纠结,这种感觉就跟她第一次执掌白氏集团,做第一个决策的时候一样,让人十分的难以抉择,有心想要把陆天星手中的冬瓜排骨粥给抢过来,但是心中唯一的矜持告诉她,千万不要在这个混蛋面前丢脸。

  吃,还是不吃!

  吃就代表着在陆天星的面前再也没有了高傲,不吃,那就要饿着肚子,这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想吃又不敢吃的模样,心中暗自好笑,嘴上却说道:“唉,老婆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居然猜到了我刚才没有吃饱,所以特地把这份粥让给了我,老婆,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一定把它喝的干干净净。”

  说着,陆天星准备伸手去拿旁边的汤勺。

  嗖!

  一道白影从眼前闪过,陆天星手上的碗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天星,你是猪吗?吃这么多,你不知道暴饮暴食对身体有害吗?哼,我告诉你,我不是为了喝粥,而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

  看到陆天星准备吃掉她的晚餐,白芷晴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抢过陆天星手里的冬瓜排骨粥,快速的喝了起来。

  “真的是太好吃了,难道这家伙没有骗我,这粥真是百年老店做的,我怎么不知道这周围还有百年老店的存在。”

  不知为何,白芷晴觉得今天这碗粥格外的有味道,比她以前吃过的任何一份粥的味道都要好。

  陆天星微笑着看着白芷晴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其实刚才那些话都是他骗白芷晴的,这哪里是什么百年老店的粥啊,就是一般饭店煮的粥,至于味道,在你饥饿的时候,哪怕是最难吃的饭菜,恐怕也会是珍馐佳肴,美味无双。

  看着丝毫不顾形象的白芷晴,陆天星微微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个女人还是公司里那个高贵不可侵犯的董事长吗?

  这时候的白芷晴哪里还有公司里面那种骄傲,冷艳,气势十足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小吃货,当然还夹杂着一丝彪悍气息的小吃货。

  “呵呵,看来赵妈说的没错,白芷晴的冰冷只是表面的伪装,如果撕开她的这一层伪装,完全和别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区别,爱哭爱笑爱闹。”

  陆天星轻轻的笑了笑,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打算给自己点上,想了想又把烟重新放回了口袋,微笑着看着不顾形象,狼吞虎咽的白芷晴,心中涌现出一丝温馨的感觉。

  整个病房都陷入了安静当中,好半天白芷晴才放下手中的碗,看着只剩下一点残渣的碗,俏脸上忍不住的飞起一团红霞,嘴角因为快速喝粥的原因,沾着一些米粒。

  陆天星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的叹息道:“看看,你看看你们女人,只有出门在外的时候,才是最干净,最漂亮的时候,跟老公在一起,什么形象都没有了,连嘴角还有米粒也不知道擦一下。”

  白芷晴这才意识到嘴唇边上有米粒,想要伸出舌头舔掉,可又不好意思,想要拿餐巾纸擦掉,旁边又没有,总不能用袖子擦掉吧。

  “唉,看在你是病号的份上,我来帮你擦掉吧。”

  陆天星说着,俯下身子,凑近了白芷晴的面庞,两只手抱住白芷晴的脑袋,不让她乱动。

  随着两人的脸部距离越来越近,白芷晴渐渐意识到陆天星想要做什么,瞪大了美眸看着他,一时间心乱如麻,仿佛整片脑袋都是空白一片,俏脸绷得紧紧的,小嘴紧抿,紧张到了极点,有心想要阻止陆天星,但浑身上下提不起丝毫的力量。

  终于,陆天星的嘴唇亲吻到在了白芷晴的嘴角上。

  轰!

  白芷晴身子一颤,整个人如遭雷击了一般,娇~躯轻微的颤抖,一种从来没有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甚至也su软了三分。

  严格的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之前那一次根本不算,她是被下了药之后,稀里糊涂的和陆天星发生了关系,现在这一次才算是她和陆天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白芷晴有些害怕了,和陆天星呆的越久,她发现自己的心理防线就有一种崩溃的感觉,自己和陆天星认识才几天,竟然在心中有些默认陆天星这种亲密接触了,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变化,让她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