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晴仿佛没有听见自己爷爷的话,身子一动不动,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依然不言不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痴痴的傻笑。

  看着白芷晴此刻的模样,白桥山,何彩兰,白微微三人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既开心,又心急,开心的是白芷晴为陆天星感觉到了着急,这说明白芷晴渐渐把陆天星放在了心中,否则,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他们抱孙子看来有希望了。

  着急的是,白芷晴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再这么熬下去,身子怎么扛得住,有心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白芷晴,解铃还需系铃人,在有些事情方面,白芷晴倔强的有些吓人。

  “白桥山,你老实跟我说,你的那些战友究竟靠谱不靠谱啊,不是说帮忙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有气无处发的何彩兰将矛头对准了自己的老伴,怒气冲冲的看着白桥山。

  “唉,如果连他们都没有办法的话,我们只能是尽人事知天命了,再等等,我相信天星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白桥山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炎黄组是做什么的,在华夏算得上势力滔天,他不担心陆天星出什么事情,他担心的是陆天星能不能忍得住,一旦陆天星和炎黄组起冲突,杀了炎黄组的人,到时候整个华夏恐怕都没有陆天星的立足之地。

  “爷爷,陆天星他真的会没事吗?”白芷晴忽然开口,目光定定的看着白桥山,美眸中透露出一股期盼。

  “爷爷保证,天星一定会没事的,今晚你好好睡一觉,天星明天早上就出来了。”

  白桥山看着自己孙女,重重的点点头。

  “嗯,我相信爷爷你不会骗我的。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相信陆天星这个大坏蛋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白芷晴重重的点点头,美眸波动了两下,再一次陷入到回忆当中。看着白芷晴的模样,白桥山三人心中油油的叹了一口气,现在他们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等消息了。

  相比于白芷晴有人陪着,林倩茹却是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眼神呆愣坐在客厅上,双眼毫无焦距,痴痴的望着曾经陆天星坐过的沙发,脑海中回想着陆天星对她说过的话。

  自从知道陆天星因为犯了事被警察给带走之后,林倩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垮掉了一样,整个世界都变成黑白色了,一整天下来,整个人仿佛是丢了魂一样,脑海中不断的想起陆天星被警察抓去了,受到了严~刑~拷~打,生不如死的画面,那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仿佛一把把刀子扎在她的心脏上,揪心的疼。

  “天星。”

  林倩茹低声喃喃自语,晶莹的泪水从脸上滑落下来,如果有能力她宁愿代替陆天星被警察带走,而不是现在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房间中,什么也做不了。

  “天星,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一辈子我林倩茹认定你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陪着你去的。”

  林倩茹低声喃喃自语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着,语气中带着坚决,冰冷的月光从窗户洒落进来,让整个房间更加平添了几分凄凉。

  京城,炎黄组基地。

  司马凌云脸色阴沉的挂断了又一个打来质问的电话,从叶浮屠打电话给他说蛟龙和断刃把陆天星抓起来后,他的电话就没有消停下来过,先是商业部打电话来质问炎黄组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津市第一集团林氏集团要撤出华夏,魔都第一集团白氏集团为什么撤出华夏,同时质问他炎黄组是不是想要背~叛~华~夏了。

  还没等他挂掉电话喘口气,军方几大军区的司令直接打来了电话,语气毫不客气,直接破口大骂,为什么抓了他们的孙女婿,质问他,让他把人放出来,不然带兵踏平炎黄组。

  甚至连一~号~首~长都把他叫了过去,开口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挂断这个电话后,司马凌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直接拨通了断刃和蛟龙的电话。

  “喂。”

  司马凌云的声音压抑着一股可怕的怒火。

  “组长,这么晚了,打电话来……。”

  还没有等蛟龙把话说完,就被司马凌云打断了:“组长?你们还知道我这个组长啊。蛟龙,陆天星到底怎么回事,是谁给你们这个权利把陆天星抓进审判监狱的,告诉我,谁让你们擅自行动的。”

  “组长,我……。”

  蛟龙刚想解释,就听到司马凌云再次说道:“我不想听什么解释,总之明天早上之前必须把他给我放出来,他要是不走,你们抬也得把他给我抬出去,你们这两个混蛋。”

  蛟龙被司马凌云骂的有些莫名其妙,纵然陆天星是地府佣兵团的团长,司马凌云也不应该生这么大的气才对啊。

  “组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了,你生这么大的气。”

  “怎么了?”

  司马凌云勃然大怒,道:“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要去动陆天星吗?谁让你们混蛋把他抓进审判监狱的,你们以为他是那么好抓的吗?你们这两个混蛋,要不是看在你们是天字号小队成员的份上,我一巴掌劈死你们,省的一天到晚给我惹事。”

  “组长,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判官贴出现在了魔都,极有可能是地府佣兵团的其中一位首领来到了魔都,我和断刃也是魔都市民着想,先想要抓住陆天星,然后用他来引出地府佣兵团的人而已,而且,断刃也被他给打伤了……。”蛟龙小心翼翼的说道。

  “抓个屁,我看你们分明是活得不耐烦了。”

  司马凌云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以为地府佣兵团的人那么好抓吗?要真是这样,地府佣兵团早被其他国家给灭了,会轮到你们?判官的实力有多少强,连我也不敢说有把握留下他,就凭你们两个也想去抓他,你们是想死不成。”

  “你知不知道你们抓了陆天星之后,引出了多大麻烦,我今天至少接到了三个军区司令的电话,严令我把陆天星放了,不然带兵夷平炎黄组基地,现在基地外面还有一大群士兵包围着呢!你们是不是嫌炎黄组丢脸丢的还不够彻底啊。”

  “你知不知道今天商业部也打电话给我了,如果不放了陆天星,津市林氏集团和魔都白氏集团将会永久撤出华夏,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会给华夏带来多大的灾难,经济动荡,会有多少人会遭殃。”

  “这一切,统统都是因为你们两个蠢货抓了陆天星,真要惹火了地府佣兵团这群疯子,你自己想想你有几个脑袋被他们暗杀的,你是不是以为你们天字号小队真的就是天下第一,举世无双,无人能敌了?”

  司马凌云咆哮的声音让蛟龙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组长发这么大的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