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白芷晴走到病房窗台接电话的时候,从外面送艾比离开的林雅妃此时走了进来。

  “老朋友,这位小妹妹是谁,长得这么漂亮,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吗?”林雅妃目光好奇的看着曼陀罗说道。

  “曼曼,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的闺蜜林雅妃。”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立刻对着曼陀罗介绍道。

  “雅妃姐你好,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林氏集团的总裁,你和我嫂子都是最出色的女人。”

  曼陀罗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青春洋溢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心情也跟着变好了起来。

  林雅妃笑着点点头道:“老朋友,这位可爱的小妹妹是谁,以前怎么没有见过,该不会又是你从哪里惹出来的风流债吧!。”

  “林妖精,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龌蹉吗?”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说道:“她是我的妹妹。”

  “你的妹妹?”

  林雅妃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陆天星,曾经在和陆天星有过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她就在暗中调查过陆天星的资料,得到的资料是陆天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后来进入了军队,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陆天星有一个妹妹。

  似乎察觉到了林雅妃的疑惑,曼陀罗轻笑着解释道:“我是一个孤儿,后来遇到了我哥,他怕我受到伤害,就认我做干~妹妹了,不过,在我心中陆天星就是我亲哥。”

  林雅妃在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一丝明悟之色,连忙走上前,拉住曼陀罗的手,亲昵的说道:“什么孤儿不孤儿,你既然是陆天星的妹妹,从今往后那就是我林雅妃的妹妹了,我和陆天星还有芷晴都是你的亲人,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报仇。”

  听着林雅妃的话,曼陀罗的心中不由的涌现出一丝暖意,她不是什么笨蛋,也经历过各种风雨,很清楚一个人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林雅妃说这番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做作,完全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作,故意当着陆天星的面才这么说的。

  “谢谢你,雅妃姐。”

  “跟我客气什么,我和你说嫂子是闺蜜,而且,即将成为你哥的二嫂子,所以说起来我们未来是一家人了,我不关心你,谁关心啊。”林雅妃微笑着说道。

  “二嫂子?”

  曼陀罗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冲着陆天星抛媚眼的林雅妃,机械式的扭过头看着陆天星,那模样好想再问,哥,你也太牛了,白氏集团还有一个呢!你现在又整一个,你就不怕前段时间的事情再次上演吗?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林雅妃,尼玛的,这小妞是不玩死她不罢休啊,还二嫂子,估计排到三嫂子都有点悬。

  “曼曼,别听林妖精瞎说,以后她说的话,你只要听一半就行。”

  陆天星决定先给曼陀罗洗~洗~脑,不然的话,曼陀罗本来就是一个小魔女,如果在学会了林雅妃的那些招数,顺道把它教给白微微,他就不要活了。

  “哥,为什么我觉得雅妃姐说的很有道理了,面对雅妃姐这种极品大美女,你确定你没有什么想法吗?”曼陀罗眨了眨自己的眸子,一脸无辜的说道。

  陆天星干脆的翻了翻白眼,懒得再说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芷晴也挂断了电话走过来,好奇的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我看陆天星好像停不高兴的样子。”

  “嫂子,我们再说……。”

  还没有等曼陀罗说完,陆天星直接开口,打断了曼陀罗的话:“老婆,我们在说昨天一晚上你已经陪了我一晚上了,今天也没有休息好,所以今天晚上你们就不需要再医院陪着我了,再说了我的伤势也没什么大事,这里还有护士,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护士就行了,你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还不如回去好好休息一晚上。”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迟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说道:“那好吧!”

  “恩!曼曼,今天晚上你就和你嫂子住在一起。”

  曼陀罗立刻点了点头,白芷晴或许不知道陆天星的这一番做法到底是什么,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你自己在这里真的没事吗?”白芷晴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情啊,我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微微一笑,但是在眼底的深处却闪烁着一抹冰冷的杀意。

  天神今天晚上要是敢来,他就一定会让天神付出代价。

  林雅妃待在旁边没有说话,只是略有深意的看了陆天星一眼,又看了一眼抱着白芷晴胳膊的曼陀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她知道陆天星这么安排的用意是什么,无非是担心天神在得知他受伤之后,找人去暗杀白芷晴,只不过,她想不明白的是曼陀罗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实力高强的人,陆天星却偏偏安排曼陀罗保护白芷晴。

  难道曼曼也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

  林雅妃看了一眼曼陀罗,脑海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过,眨眼之间已经是晚上。

  夜色如墨,冰冷的月光从苍穹之上洒落下来,为这个世界披上了一层银纱,清冷的月光落下,让人的心中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丝寂寥之色。

  晚风吹拂而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那声音在安静的医院之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整个医院都陷入到了安静当中,狭长的走廊上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人影,只有那白炽灯的光芒照耀着周围,医院外面的草丛中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凄厉的猫叫,在走廊中回荡着,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白芷晴没有留在医院当中,而是听从陆天星的话回到了紫竹山庄的别墅之中,只留下陆天星独自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此刻病房的房门紧闭,整个病房的灯都没有亮起来,整个病房显得黑漆漆的,只有那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帘从外面照射进来,给这个房间增添了一丝光芒。(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