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长的医院走廊陪着这白炽灯的灯光,安静的可怕,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每走一步就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

  “吧嗒!”“吧嗒!”

  突然,一阵脚步声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上传来,在安静的走廊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只见一个黑衣人拿着一柄宝剑慢慢的出现在走廊上,借助着灯光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个男人的面貌,剑眉冲霄,一双眸子冷若冰霜,浑身上下散发出一丝凛然的剑意,和司马凌云的剑意不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剑意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仿佛专门为死亡而生一般。

  这个人就是天神派来刺杀陆天星的,十二惊惶之中的剑皇,正如陆天星所想的那样,这么好的机会,天神根本不可能放过,哪怕是算计到陆天星有埋伏,也绝对不会放弃,因为这是杀陆天星的最好机会。

  剑皇的嘴角带着一抹嗜血的笑容,迈着步伐一步步的走向陆天星所在的病房,来到病房门口,剑皇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对他来说,陆天星现在就是一个死人,全盛时期的陆天星或许他不是对手,但是在哭面使者手底下受了重伤的陆天星,不堪一击。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病房门应声而开,剑皇直接走了进去,然后把房门关上了。

  可是下一刻,剑皇的瞳孔之中陡然紧缩,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因为他看见了在床上一个身影正坐在那里,目光烁烁的看着他。

  “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看你身上的气势,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也是十二惊惶中的其中一个吧!让我猜猜,十二惊惶对应的是十二个人,每一个人都精通一样兵器,或者一样能力,你拿着宝剑,是十二惊惶中的剑皇,我说的对吗?”就在剑皇满脸警惕的时候,原本房间的等陡然亮了起来,陆天星盘膝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的剑皇缓缓的开口说道。

  听到陆天星不咸不淡的声音,剑皇的瞳孔急剧收缩,变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眼神警惕的扫过周围,浑身肌肉紧绷。

  “我是剑皇又如何,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当然。”

  陆天星仿佛没有看见剑皇眼中的警惕之色一样,微笑着说道:“天神很清楚,他奈何不了我,尤其是在我全盛的时候,他想要杀我很难,所以他不会放任我成长起来,而昨天晚上我已经身受重伤,不适合动武,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哪怕周围有埋伏也是一样,所以一定会派人来杀我,因为这是除掉我的最好机会,一旦我伤势好了,天神想要杀我就更困难了。”

  “只不过我好奇的是天神居然这么看得起我,派十二惊惶中的剑皇来,他就不怕他培养出来的十二惊惶全部死在我的手上吗?”

  “是吗?判官,你确定你能杀的了我?”

  经过短暂的惊慌过后,剑皇瞬间回过神来,看着陆天星说道:“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不然,枪皇和兽皇他们也不会死在你的手里,但是你别忘了,你现在受伤了,看你的气息飘忽不定,伤的不轻吧!你的实力又能发挥得了多少,所以你今天难逃一死。”

  陆天星听到剑皇的话,不容置否的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受伤了,不适合动武,但是我既然能猜到你回来,你觉得我会没有准备吗?”

  陆天星的声音波澜不惊,但是传到剑皇的耳朵中,却让他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颤抖了一下,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出手。

  锵!

  宝剑出鞘,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剑皇手中的宝剑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直接直刺出去,但是就是这一刺却让陆天星感觉到无边无际的杀意袭来,整个人像是被锁定了一样,明明看到了长剑刺向自己,但是却无论如何都躲闪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剑刺向自己的咽喉。

  剑皇眼中闪烁着狰狞的杀机,他之所以称之为剑皇,不是因为他对剑法的领悟有多深,而是他的剑法是死亡之剑,永远追求的只有一个快字,当剑法快到极致的时候,那就是最强的攻击。

  看着剑皇那快到极致,宛如流星坠落般的攻击,陆天星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没有任何的躲闪,静静的看着剑皇。

  这一幕让剑皇的心中陡然一突,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涌上心头,剑法再次快了三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

  “四季剑法,秋霜落地。”

  在这一瞬间,整个病房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寒冬腊月一般,一丝丝秋霜竟然从病房中的天花板上掉落下来。

  这就是四季剑法中的秋季剑法,四季剑法以春夏秋冬为根本,衍生出四季剑法,每一道剑法蕴藏的剑意都不同,春季如雨,夏季如雷,秋季凋零,冬季寒冰,每一种剑法都千变万化,融为自然真意,可怕到了极点。

  “这就是四季剑法吗?果然不同凡响。”

  陆天星坐在床上,心中暗自赞叹,四季剑法被司马凌云施展出来,顿时让他有一种扭转春夏秋冬的感觉,那一片片的秋霜也不是真正的秋霜,而是无穷无尽的剑意蕴藏在其中,落在人的身上,顷刻之间就能将一个人绞杀的粉碎。

  “司马凌云,可恶。”

  剑皇的脸色在这一刻狂变,刺向陆天星的宝剑瞬间回收,化作一片璀璨的剑芒护在自己身体四周,所有落下来的秋霜都被剑芒给斩的粉碎。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阁下的剑法的确不凡,可惜,你想错了,天下武功的确是唯快不破,只不过当实力太差太大的时候,你的剑法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司马凌云的身影凌空而行,缓缓的从窗外走了进去,面无表情的看着剑皇,背后突然升起一轮烈日似得剑光陡然爆发,整个病房似乎被剑光照耀的通明。

  ps:感谢1嗰大壊疍,风雨过后有阳光,渴望一达州的打赏!!!(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