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这么觉得xs·发@发@说”

  西装男子微微一愣,脸上也是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我们少爷说了,如果你识趣就留你一命,要是你不识趣,就送你上黄泉路”

  “老大,不用你动手,我来捏碎他的脑袋”

  西装男子身后一个壮硕的男子狞笑一声,嗜血的看着陆天星,脚下一用力,仿佛一头猎豹化残影扑向陆天星,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逝,他的身影出现在陆天星的身边,对着陆天星的脑袋就是一记凌厉的腿鞭

  腿风撕裂了空气,仿佛漆黑的鞭子抽过虚空,卷起呼啸的风声,刮在脸上一阵生疼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面对这么凌厉的攻击,绝对是有死无生,脑浆迸裂而死

  可惜,他的遇到是陆天星,一个曾经横扫地下世界,被誉为噩梦级的强者

  “黄级武者?什么时候一个的黄级武者也可以肆意妄为,看来高手不出,蚂蚱也开始蹦达了”

  陆天星冷冷一笑,身上一股尸山血海中堆砌起来的杀意冲天而起,没有任何的隐藏,滔滔不绝的杀意席卷当空,仿佛一片血海凭空出现,一时间四周的温度下降到了冰点,让人不寒而栗

  眼看着这一腿即将落下的时候,陆天星动了,双眸眯起,手臂抬起,右拳猛然轰出

  这一拳势大力沉,带着可怕的力量,打爆了空气,发出一阵阵的音爆之声

  “砰!”

  “咔嚓!”

  陆天星的这一拳速度更快,更猛,力道更强,率先轰在这个男子的胸膛上,发出清脆的骨裂声

  “啊!”

  这名壮汉发出痛苦的哀嚎声,身子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不知死活”

  陆天星身影一闪,陡然出现在他的身边,右腿抬起,好似一道长鞭狠狠的踩在他的胸膛上,直接把这名壮汉踩在了脚底下

  这名壮汉使劲挣扎了几下,眼神恐惧的看着陆天星,嘴角溢出一抹鲜血,身子抽搐了两下,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生息

  其他的几个西装男子都愣住了,没有人想到陆天星会这么心狠手辣,一旦出手就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瞬间干掉了一人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种叫做恐惧东西滋生出来,他们得到的资料是陆天星曾经是在某个军区服役过,后来不知所终,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天星的实力会这么可怕

  “你到底是谁?你绝不是军区出来的人”

  为首的一个男子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立刻动手,论实力他只比刚才死掉的男子强上一丝而已,真正打起来,他绝对做不到像陆天星一样干净利索的解决掉对方,连反应的机会都不给对方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你们今天都要死”

  陆天星嘴角露出了一道嗜血的笑意,眼眸中闪过一道红光,身影一闪,如鬼魅般出现在一个西装男子的身边,手掌捏住他的脖子,轻轻一扭,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

  陆天星仿佛化身为死神,浑身上下散发出森冷的气息,身影闪烁只见,必然会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那因为嗜血而泛红的双眸,透露出对生命的漠视,好像在他的眼中,人命就如同草芥,或者是一只连蚂蚁都算不上的垃圾,随手可以捏死

  而与此同时,为首的西装男子眼中闪过一道阴寒之色,犹如一头豹子一般,朝着陆天星扑过来,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狠狠的刺向陆天星的胸膛

  西装男子的动并没有逃过陆天星的眼睛,或者说,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中过,面对刺过来的匕首,陆天星没有任何的躲闪,右拳猛然轰出

  咔嚓!

  匕首刺在拳头上,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薄~膜挡住了,轰然炸裂,陆天星的拳头轰在西装男子的手臂上,骨头碎裂的声音霍然响起,西装男子的这条手臂像是放进绞肉机当中,炸成了一片血雨

  “真气?不可能,你才二十多岁,你怎么可能领悟真气的,享用领悟真气必须要玄级的实力,你不可能是玄级实力,那么你就是地级武者,你到底是谁,你不可能籍籍无名”

  西装男子脸色瞬间变了颜色,再也顾不上什么,身影爆退,冲向远处,陆天星的实力极有可能是地级武者,这件事情他汇报上去,否则,会给整个家族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看着逃跑的西装男子,陆天星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弯下腰捡了一颗石子,轻轻掂量了一下,手臂一甩,石头快若闪电,如同一枚微型炮弹,割裂了空气,带起一阵破空声

  “轰!”

  以肉眼完全无法分辨的速度,石头撞击在西装男子的胸膛上,瞬间破开了一个血窟窿,西装男子依靠着惯性,向前冲出好几米,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转眼之间,六名西装男子死的不能再死

  陆天星漠然的看着周围几具尸体,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这一切的事情与他无关

  陆天星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他信奉的准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这群人摆明了是冲着他来的,而且想要杀他,这时候还留着对方一条命,他才是真正的傻子,至于这些人背后的主使,问了也是白问,这些人都经受过专业训练,几乎相当于古代的死士,想要从他们嘴里逼问出什么,几乎不可能,既然如此,何必手下留情

  数分钟之后,一辆宝马车晃晃悠悠的开上马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在宝马车驶出数十米之后,背后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团火焰夹杂着滚滚黑烟冲天而起,熊熊烈火猛烈燃烧了起来,眨眼之间,那辆完好的桑塔纳已经变成了一团火球

  “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别跟错了人,不然,是要付出生命的”

  听着后面传出的爆炸声,陆天星嘴角微微上翘,继续朝着远处驶去

  一路上,陆天星思忖着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杀了自己,首先这群人对自己不熟悉,不然不会光明正大的跟踪自己,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过,在陆天星脑海中有两个最值得怀疑的对象,其一是天盟会,当初他救下玫瑰,并没有天盟会的人知道,玫瑰也不会说出去,但是,昨天晚上他在玫瑰哪里度过了一晚上,不排除这时候被天盟会注意到了,想要灭掉他,消除一个隐患

  其二,这个人就是白山,或者说是白山背后那个张公子,张公子想要得到白芷晴,继而掌握白氏集团,那么他这个白芷晴的便宜老公就是一块拦路石,当然要率先除掉,只要他没了,白芷晴自然又是单身了

  想来想去,陆天星也无法确认是谁,最后只好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上路,还有最好别牵连到我身边的人,不然,我不介意灭了全家,天无道,我替天行道”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