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死活的东西。”

  看着朝着自己扑过来的黑衣人,沐青川不屑的一笑,手臂微微一抖,手上的三枚金色铜钱瞬间破空飞出,速度快到了极限,几乎在虚空中化作了一道金线。

  砰!砰!砰!

  三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三名黑衣人连反应过来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被洞穿了咽喉,死的不能再死。

  “沐青川你敢,你们去杀了那个女孩和林雅妃,沐青川交给我。”

  看到这一幕,刀疤男子怒吼一声,直接扑向沐青川,双手一抖,几节断枪出现在了手中,微微一抖,瞬间化作一把铁枪,带着螺旋劲刺向沐青川的咽喉。

  “咻!”

  沐青川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身影一闪,直接躲过去,手臂一动,又是几枚金色铜钱****出去。

  叮!叮!

  金色铜钱和长枪撞击在一起,立刻发出清脆的声音,一丝丝的火星出现,几枚金色铜钱直接被点的粉碎。

  虽然击碎了金色铜钱,但是那铜钱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让刀疤男子脸上不由的泛起了一丝潮红之色,显然刚才的碰撞,他并没有讨到任何的好处。

  强压下心头的一口鲜血,刀疤男子没有任何的迟疑,手中铁枪一抖,宛如一抹寒芒,刺向沐青川的咽喉。

  从刚才的交手中,刀疤男子很清楚沐青川暗器的实力,一旦被沐青川拉开距离,他必死无疑,最好的办法就是和沐青川近战,让他无法施展自己的暗器手法。

  而与此同时,另外一边,得到了刀疤男子的话,那剩下的十几名杀手直接扑向曼陀罗和林雅妃两人。

  看到这一幕,林雅妃的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双手一抖,两把手枪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直接对准了那扑过来的杀手。

  看到林雅妃的动作,曼陀罗轻笑着说道:“雅妃姐,别紧张,他们死定了。”

  说话间,曼陀罗伸出手指,屈指一弹,一道细微看不见的粉末从她的之间飞射出去。

  曼陀罗手指刚刚收回,顿时几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凭空响起。

  “啊!”

  “退,快退,这里有毒。”

  “啊,我的手,救我,救我,我不想死,救救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刺耳,那几名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在靠近曼陀罗三米的时候,突然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那裸露在外面的手和脸蛋竟然在一瞬间如同被人放进了硫酸当中一样,顷刻之间就变得血肉模糊了起来,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血肉发出嗤嗤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这就是毒师的出手,求生不得,求死不成,这才是地府佣兵团毒师真正的可怕之处,还为靠近,你已经死了。

  林雅妃站在曼陀罗的身边,看着那些人的惨状,浑身上下竟然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陆天星在今天晚上的时候会告诉她,不用担心曼陀罗的安危,并且会跟她说,只要曼陀罗想要杀的人,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得过去。这么恐怖的下毒手法,换做是谁恐怕都无法抵挡。

  “曼曼,你……。”

  林雅妃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她自问自己见过死人,也杀过人,但是当你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短时间内化作一滩血水的时候,这种恐惧依旧无法掩盖,毕竟谁会想到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女孩会有这么可怕的手段。

  “雅妃姐,我记得你说过我是你的妹妹,以后我哥要是欺负我,你会帮我的,而现在,有外人想要欺负你,那我也会帮你的,因为你是我的姐姐,是我的亲人,说不定未来是我的嫂子,我当然要好好巴结你了,省的以后我哥欺负我你不帮我。”曼陀罗似乎感觉到了林雅妃的害怕,轻声说道。

  看到曼陀罗的话,林雅妃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她感觉得到曼陀罗说的是真话。

  “以后你哥要是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那就多谢雅妃姐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觉得应该先解决一下这群人才行。”

  曼陀罗笑了笑,扭过头去看着剩下的七八个不敢前进的黑衣人,冷笑着说道:“你们都不敢前进了吗?既然如此,那你们也没有任何用处了,沐大少,替我解决掉这些怕死鬼,另外活捉到那个刀疤脸,我觉得他会告诉我们天神的下落。”

  沐青川此时正和刀疤男子纠缠在一起,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注意着曼陀罗这边,当看到四五个人在靠近曼陀罗三米的时候,发出凄厉惨叫化作一滩血水的时候,饶是以他的心境也不由自主的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一个地级境界的武者在剧毒之下连十秒钟都坚持不了,曼陀罗的炼制的剧毒到底有多可怕,怪不得曼陀罗明明实力比他弱,却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原因看来就在这里了。

  听到曼陀罗传来的花,沐青川看着刀疤男子轻声说道:“游戏结束了。”

  “什么!”

  刀疤男子听到这话,脸色猛然变色,下意识的看向沐青川,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数枚金色的铜钱,呈现一种诡异的方式朝着他****过来。

  “沐青川,你奈何不了我的。”

  刀疤男子怒吼一声,手中的铁枪一抖,化作一道道寒芒,如同盛开的梨花一般,一枪接着一枪点在铜钱之上。

  没有等刀疤男子高兴起来,只感觉铜钱上传来一股可怕的力量,铁枪在铜钱之下就好比脆弱的玻璃一样,直接裂开一道道裂痕,紧接着轰然炸裂,将他的手掌绞的血肉模糊。

  一股强烈的疼痛传来,让刀疤男子的脸色狂变,浑身上下狂震不已,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沐青川会跟他说游戏结束这番话了,原来之前沐青川只不过戏耍他而已。

  想到这里,刀疤男子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样,怒吼一声,整个人如同一道利箭扑向沐青川。

  恐怖的速度带起了风声,灯光下,刀疤男子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从刀疤男子的拳头上散发出来。

  几乎在一瞬间,刀疤男子就出现在了沐青川的身边,一拳轰向沐青川的胸痛,狂暴的力量直接撕裂了空气,和空气摩擦发出一阵阵的音爆之声,卷起的劲风刮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

  面对这恐怖的一拳,沐青川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而是右手张开了手掌,直接迎了上去。(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