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川听到老者的话后,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走向刀疤男子的位置,他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御,就算防御也无济于事,一名神话级强者想要杀他们,完全是轻而易举。

  走到刀疤男子的身边,沐青川蹲下身子,仔细打量了一下刀疤男子,目光落在了他的手腕了,只见在刀疤男子的手腕上有一个如同梅花一样的团。

  “梅花烙印。”

  当看到这个梅花图案的时候,沐青川的脸色狂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倍,心脏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只觉得一丝冷汗从额头上溢了出来,后背更是冰凉一片。

  “沐大少,梅花烙印是什么一丝。”林雅妃看到沐青川的模样,疑惑的开口说道。

  沐青川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只在我家珍藏的古籍中看过,传说梅花烙印是一种直接种在人身体内的剧毒,而被种下梅花烙印的人,活着的时候,这梅花烙印不会发作,没有任何的用处,但是一旦种下梅花烙印的人死了,那么他的鲜血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全部从毛孔中渗透出来,化作最可怕的剧毒,方圆一里范围之内将不会有任何的活动,如果我们刚才杀了他,这栋别墅内,没有任何跑得掉。”

  听到沐青川的话,曼陀罗和林雅妃两人的脸色同时变了变,尤其是曼陀罗,她会下~毒,但同样也会炼制毒药,也听说过梅花烙印的传闻,如果眼前这位老者不出手,等她们杀了刀疤男子,同时就是她们的四期到了,梅花烙印爆发的速度非常快,哪怕是神话级高手都难逃一死。

  看着被冰封的刀疤男子,林雅妃心中不由的涌现出庆幸之色,幸好曼陀罗没有让沐青川立刻杀了刀疤男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明白了,所以说小丫头别再对我施毒,我对你们没有恶意,我想要杀你们完全不必动手,等梅花烙印爆炸就行了,我想你们当中,除了小丫头说不定有机会逃掉之外,其他人的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老者缓缓的从虚空落下来,面带微笑着说道。

  林雅妃看着老者的模样,目光一闪,沉声说道:“不知道老爷子你到底是谁,你所说的陆家孙媳妇到底是谁,据我所知,陆天星好像是孤儿。”

  “孤儿,呵呵,你觉得陆天星是孤儿吗?”老者看着林雅妃反问道。

  林雅妃听到这话,微微一愣,半天回答不上来,陆天星是孤儿吗?她不知道,更不清楚,只知道陆天星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长大,不算是孤儿是什么,但眼前的老者的话很明显透露出一个意思,那就是陆天星不是孤儿,说不定父母还活着。

  “老爷爷,你认识我哥,那你知道我哥的父母是谁吗?”曼陀罗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小丫头,你想套我话?”

  老者看了一眼曼陀罗,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好意思,暂时不能说,只有见到了小少爷之后,我才会告诉他。算了,今天晚上我本来是想偷偷看看陆家的孙媳妇怎么样,为了救你们才不得不出手的。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也不是欢迎我,我也不看了,告辞了。”

  老者目光扫过曼陀罗和沐青川,最终在林雅妃的身上停留的片刻,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老者消失,曼陀罗和林雅妃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终于走了,不管老者是敌是友,带给他们压力都非常大,一名神话级强者,随时都可以横扫他们。

  “沐大少,今天谢谢你了。”林雅妃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沐青川说道。

  “呵呵,林小姐太客气了,受人之托罢了。对了,林小姐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可以先去休息一下,我一个人守在这里就行了。”沐青川笑着说道,丝毫没有任何的放松,天神既然派人来暗杀白芷晴,不代表不会有下一波。

  “那谢谢沐大少了。”林雅妃没有拒绝沐青川的好意,说道。

  “林小姐客气了,如果有时间,我希望林小姐能够去看看我妹妹,说实话,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看到过我妹妹有这么多的朋友。”

  沐青川脑海中回想起沐晴雪的笑容,脸上流露出一丝温情,他是沐晴雪的哥哥,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沐晴雪有最近这段时间这么开心过。

  以前的沐晴雪除了写歌之外,几乎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中,除了面对他之外,脸上几乎看不到多少笑容,甚至连说话的朋友也没有几个,直到遇到了林雅妃白芷晴等人,他才发现自己妹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了。

  “沐大少,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晴雪是我的朋友,看她也是应该的。”

  “不管如何我都要谢谢你。”

  而在另外一边的医院之中,陆天星坐在床上,看着离开又折返的回来的司马凌云说道:“司马凌云,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司马凌云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卢天星,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判官,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司马凌云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别用那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我可不喜欢男人,更不喜欢菊花。”陆天星耸耸肩,一脸无辜的说道。

  判官,你别给我装糊涂,毒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进入京城。”司马凌云脸色难看的说道。

  如果是地府佣兵团其他的人进入京城,他还不至于脸色这么难看,但偏偏进入京城的是毒师,一个用毒出神入化的人,这样的人放在京城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比定时炸弹还要可怕的核弹,如果曼陀罗在人口密集区域下~毒的话,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我哪知道,说不定她看京城风景比较好,打算来看看风景也不一定啊。”陆天星淡淡的说道。

  “看风景,判官,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司马凌云狠狠的说道:“我不管毒师来京城如何,明天,毒师必须离开京城。”

  “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判官,你应该知道毒师的可怕,你知不知道把她留在京城的后果是什么,万一惹出了事情谁负责,你负责的起吗?如果你想保护白芷晴和林雅妃,我炎黄组可以派人去保护她们,但是毒师必须离开京城。”司马凌云一脸坚决的说道。

  司马凌云的话音刚刚落下,陆天星立刻说道:“我负责的起,我相信她不会乱来的,而且,我不相信你们炎黄组的人。”(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