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双目死死的盯着这男子的模样,因为他发现,这男子的模样和他有七八分相似,如同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双胞胎一样,更重要的是,当看到这张照片里面的两人的时候,陆天星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从心中爆发出来。

  “你给我的照片我收下了,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去陆家走一趟的。”

  陆天星没有拒绝,将照片放进了口袋当中。

  “嗯,小少爷,我会在陆家等着你来的,老太爷也在等着你,老太爷因为你父亲的事情内疚了一辈子,他跟说,如果见到你,他希望能够跟你道歉,求你原谅。”陆川点点头说道。

  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陆天星的背影,陆川低声喃喃自语:“老爷,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小少爷了,他长得和你差不多,连行事作风都和你差不多,如果你没出事,说不定在未来,整个世界都是你们父子的天下,可是,唉,老爷,你放心好了,你儿子回来了,而且天资比你还强,你放心吧!要不来多久,小少爷会亲自替你报仇的,用当年那些人的鲜血,为你践行……。”

  ……

  陆天星离开了炎黄组,有些浑浑噩噩的离开,连和司马凌云等人打招呼的心思都没有,甚至没有让蛟龙做司机,就这么开着蛟龙的车子,迷迷糊糊的离开了炎黄组。

  陆天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紫竹山庄的,只知道自己的脑袋中一片浆糊,就仿佛一下子变得空白了起来。

  下了车之后,陆天星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房间。

  大厅中,原本在休息的白芷晴也下了楼,此时三个人正在相互聊天,在看到陆天星之后,都是微微一怔,陆天星离开的时候分明是心情不错,怎么这么会儿脸色这么难看。

  而且她们和陆天星在一起这么久,陆天星表现出来的从来都是嬉皮笑脸的,从来没有露出过这种神色,就仿佛心中藏着什么事情一样。

  陆天星之前不是去了炎黄组吗?在炎黄组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芷晴在看到陆天星此刻的模样,美眸立刻浮现出一丝担忧之色,连忙站起来走了过去,一脸关心的问道:“陆天星,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要吓我。”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没有说话,而是木讷的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目光掠过一脸关心自己的曼陀罗和林雅妃,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曼曼,给我倒杯水来。”

  “好的,哥,你等我一下。”

  曼陀罗看着陆天星的模样,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而是直接站起来朝着旁边走去。

  白芷晴在看到陆天星的模样之后,顿时有些着急了,以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陆天星都是笑嘻嘻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今天的陆天星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陌生无比。

  “陆天星,到底怎么了,你说话,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别憋在心里好不好。”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接过曼陀罗的递过来的水杯,一饮而尽。

  “哥,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你老实说,是不是司马凌云在炎黄组给你脸色了,哥,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拿五毒散,我让整个炎黄组鸡犬不留。”曼陀罗语气充满杀机的说道。

  “是啊,陆天星,你倒是说话啊,这可不是以前的你,你别忘了,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有什么事情告诉我们啊,我们说不定可以帮你也一不定。”林雅妃也是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焦急,她从来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这么颓废的时候。

  陆天星抬了抬眼帘,摇摇头说道:“我没事。”

  “那到底怎么了。”

  陆天星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看着陆天星此刻的模样,三个女人顿时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有心想要去安慰陆天星,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天星突然抬起头,目光扫过白芷晴,林雅妃,曼陀罗,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从口袋中摸出那张泛黄的照片缓缓的放在桌子上。

  看到陆天星缓缓的放在茶几上的那张泛黄照片,三女都是微微一愣,她们发现这张照片中的男人和陆天星有七八分分的像是,而陆天星虽然和这个男人长得差不多,但眉宇之间却有着照片中女人的一丝模样,可以猜出这这个男人不是陆天星。

  “是他,竟然是他们两个,这怎么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林雅妃突然发出一个惊讶到极点的声音,俏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听到林雅妃的话,白芷晴和曼陀罗都是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林妖精,你认识他们?”

  林雅妃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江南陆家的人,男的叫做陆天战,女的叫做江红艳,是一对夫妻。”

  “夫妻?”

  白芷晴一愣,急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

  没有等白芷晴说完,陆天星这时候开口说道;“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在今天的时候,去炎黄组我见到了一个人,他给我这张照片,说这张照片上面的两人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你的父母?”

  白芷晴瞪大了美眸,看着照片上面和陆天星有七八分相似的军装男子,她听陆天星说过自己是孤儿,这会儿怎么会冒出一个父母了。

  “我不知道。”

  陆天星摇了摇头,声音显得格外的低沉:“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他的话,你们知道吗?曾经在孤儿院的时候,在学校我因为没有父母,被无数人欺负过,甚至被当着面骂我是一个没有父母的野~种,甚至这些话伴随着我读完小学,甚至在初中之后,也有人当着面这么骂。”

  “我曾经在心中我恨他们,我恨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让我受了那么多年的白眼,可是后来,我放弃了,我只想找到他们,去问问他们,当年为什么要抛弃我。”

  “可惜,一直没有消息,一丁点消息都没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放弃了,彻彻底底的放弃了,我认为我就是一个孤儿,但是我不孤单,因为我有你们,可是今天却有人告诉我,我的父母不是抛弃我的,而是迫不得已,呵呵,你让我如何相信这些,你让我如何去接受这一切……。”

  陆天星脸上流露出一抹苦笑,毕竟坚持了多年的东西在刹那之间被人给打破了,这种陡然反转的感觉,换做任何人恐怕一时间都难以接受。(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