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炎黄组中。

  司马凌云坐在自己办公室里面,眉头紧锁,回想起陆川临走之前说的话,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

  他原本以为陆天星只是和江南陆家有关系,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就是江南陆家的小少爷,当年让整个京城闻风丧胆的狂人陆天战的儿子。

  “陆天星,陆天战,我早就应该想到了才对,两人长得这么像,行事作风几乎没有区别,这不是一家人,我打死也不相信。”

  司马凌云拿起面前已经泛起了灰尘的档案。

  这是尘封在炎黄组最底下的一份档案,要不是陆川的话,他几乎不会去查看这一份档案。

  看着档案上那张几乎没和陆天星有太大差别的脸,司马凌云苦笑一声,他之前还在想江南陆家的人为什么会到炎黄组来,让他电话给陆天星,现在看来分明是陆家在知道陆天星的身份之后,暗地里警告他不要对陆天星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江南陆家虽然自从发生了陆天战的事情之后,影响力和实力大减,但陆家霸占江南多年,底蕴可以说是非常的丰厚,如果说陆天星在京城出了什么事情,陆家绝对会拼命,这一点从陆家派陆川到炎黄组来就说明了一切。

  炎黄组如果真的和陆家火拼起来,最终的结果绝对是两败俱伤,谁也得不到好处。

  “陆家小少爷陆天星,传闻陆家每一代都会出一个妖孽天才,上一代是陆天战,这一代该不会就是陆天星吧!”

  司马凌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心中的苦笑越发的浓厚起来。

  “唉,算了,陆天星是不是陆家的妖孽天才与我何关,只要他不危害华夏,随便他是谁。”

  司马凌云摇了摇头,没有在纠结这个话题,看着手上的纸质档案,眉头微微一皱,掌心之中瞬间出现一道小小的剑旋之力,将手上的文件撕得粉碎。

  这是炎黄组的纸质文件,向来只有一份,司马凌云毁掉这一份资料,这代表着所有有关于陆天战的消息都彻底从炎黄组消失。

  “判官,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我不希望你出事,因为你是的对手,我可不想你有事,没有了你,我从哪里找到你这么好的对手,怎么把你当成磨刀石,让你成为我进军陆地神仙境界的磨刀石。”

  与此同时,陆天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也没想的冲进的浴室,直接打开了淋浴头,任由冰凉的水冲刷下来,唯有这样他才能冷静下来。

  他在心中恨过自己的父母,也怨过自己的父母,甚至想要找到他们去质问为什么要抛弃自己。

  陆天星曾经以为,自己哪怕是面对这一切的时候,都可以潇洒的面对,笑着离开。

  可是事到如今,陆川的一番话如同一**潮水冲击着他的内心,让他怎么也冷静不下来,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心情怎么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凉水湿透了衣服,陆天星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脑海中回想着最终看到的哪一张dna鉴定报告,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

  而在浴室的外面,白芷晴三女却是一脸焦虑,目光看着紧闭的浴室大门。

  “林妖精,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天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陆天星在知道自己父亲是陆天战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听到浴室中传出来哗啦啦的流水声,白芷晴的心中就忍不住的一阵难受,和陆天星认识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看见陆天星会有今天这一幕。

  林雅妃苦笑一声,道:“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吧!毕竟恨了自己父母那么多年,认为自己父母抛弃自己,最终却是因为不得已的苦衷才抛弃自己的,这种扭转的变化,换做是谁短时间内都无法接受吧!”

  听到这番话,白芷晴的目光立刻落在了林雅妃的身上,目光烁烁:“林妖精你是不是知道有挂奴役陆天战的事情,你告诉我。”

  曼陀罗虽然没有说话,却是竖起了耳朵听着,她也想知道陆天星的过去。

  看着白芷晴和曼陀罗的模样,林雅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小晴晴,你知道陆天战和江红艳代表什么吗?”

  “不知道。”

  白芷晴轻轻的摇摇头。

  “陆天战代表着几十年前的一个传奇,倘若他不死,无敌强者的地位有他一席之地,而江红艳不死,一定是国际顶尖巨星。”林雅妃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你说他们死了?”

  白芷晴眉头微微一皱,似乎猜到了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的事情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抹掉了,我只知道当年陆天战好像在京城做了一件大事,引得陆天战成为了众矢之的,京城世家的眼中钉,后来不知为何,陆天战离开了京城,前往魔都,但是在前往魔都的途中,陆天战被人伏击,陆天战和江红艳两人,包括他们的儿子,都是神秘的消失了,有人说他们死了,有人说他们最终躲了起来,具体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按照你这个意思来推断的话,陆天星的父母不得已才抛弃他的,希望他能够活下来,才丢下来他的,但是在陆天星的心中却一直认为自己是被父母抛弃的,一时间得知真相之后,他才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不离十。”林雅妃点了点头。

  白芷晴在听到林雅妃的话后,立刻转身走到浴室门口,双手不断的拍打着浴室的门:“陆天星,你给我出来,我是你老婆,你有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要憋在心里,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过不去坎的,有我陪着你,你怕什么,你出来啊……。”

  说到最后,白芷晴的声音有些哽咽了起来。

  自从和陆天星认识以来,陆天星在她的心中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充满了自信,哪怕是前几天遇到哭面使者的时候,陆天星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害怕,但是此刻陆天星却变成了这样,可想而知,在他的心中有多么的痛苦和压抑。(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