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辣吗?说这些话,你不觉得亏心吗?”

  陆天星看着这个老者,淡淡的说道:“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当年的夺命书生卓泰平了吧!当年,你为了自己一己私欲,杀死了自己师傅全家,你不觉得自己狠毒,狼心狗肺吗?”

  “哼,那是他自己找死,我拜他为师十年,可是他什么都不愿意教我,这是他咎由自取的而已。”

  被陆天星叫做夺命书生的老者卓泰平,脸色有些不好看,冷哼一声,道:“诸位,眼前这人心性已经入了魔道了,不如我们联手擒住他如何,除魔卫道,省的他以后危害苍生。”

  “哈哈哈,想要联手就明说,既然你们不怕死,那就尽管来,今天我倒要看看,王家谁能挡我。”

  陆天星哈哈大笑,声音充满了讥讽之色,体内真气滚滚如潮,在他的头顶出现了一尊大鼎,氤氲之气升腾,将陆天星包裹在其中,真气滚滚如潮,如龙似虎,让人不看直视。

  “杀!”

  最先出手的依旧是卓泰平,只见他低吼一声,身子如苍鹰冲天而起,随后扑向陆天星,手中的折扇宛如一把利剑点向陆天星的各大死穴。

  “破山崩。”

  四人当中的其中一人紧随其后出手,只见他五指张开,瞬间真气阵阵,如同一座大山镇压下来。

  其他的两人同样也是立刻出手,同时出手的便是自己拿手的招式,其中一人刀法闪烁,幻化出一片刀影将陆天星笼罩其中,而另一人则是施展出无数掌影,宛如秋天落叶一般落下,悄声无息,却带着危险到极点的气息。

  陆天星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身影一闪,躲过卓泰平的攻击,身躯一震,不败皇拳瞬间施展出来。

  “战无不胜。”

  不败皇拳化作一道流星,同时攻击四人,拳,掌千变万化,仿佛一尊尊巨人挥舞着拳头一趟,带着可怕的气劲轰出。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水泥地面被一层层的掀起,被削掉了厚厚一层,假山破碎,走廊倒塌,整个王家前院几乎被摧毁了大半。

  陆天星以一己之力,硬撼四名神话级境界的人。

  砰砰砰!

  五人一下子交锋了数十招。

  每一招都惊天动地,石破天惊,数十招过后,五人同时后退,卓泰平的脸上有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其他的三人脸色也是一下子变得凝重到了极点,几次交手,他们已经对陆天星的实力震惊到了极点。

  而陆天星也掉落在地上,全身的真气运转的更加剧烈了起来。

  连续数十招,居然是不分胜负。

  “这小子到底修炼了什么样的功法,居然能够抗住四名神话级境界的联手,而利于不败之地,若是我能够得到这部功法,在数十年之后,我王家压根不需要在依赖炎黄组,就能够培养出一大批精英弟子,到时候哪怕是天神也奈何不了我王家。”

  王安隆看到这一幕,瞳孔陡然一缩,随后脸上涌现出一丝贪婪无比的神色,若是能得到陆天星的功法,交给王家的后辈,那王家何必再看天神的脸色,何必仰仗别人的鼻息生活。

  想到此处,王安隆立刻厉声说道:“卓供奉,不用在管其他的,用我交给你的方式,四人联手,直接将他镇压了。”

  不仅仅是王安隆看出来了,连卓泰平四人同样也看出来了,陆天星此人不是轻易能够战胜了,如果一意战斗,只要给陆天星找准机会,各个击破,他们就必死无疑,何况,陆天星身怀绝世功法,他们也想要。

  听到王安隆的话,卓泰平四人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影一闪,立刻出现在了四个方位,真气冲天而起,相互交织在一起,化作青龙,玄武,朱雀,白虎四尊神兽。

  四尊神兽出现,立刻一股无与伦比的压力凭空出现,四尊神兽相互交织,化作一张四神兽图,在天空缓缓的旋转着,然后一下子笼罩下来,地面在这一瞬间就被狂暴的压力压得下沉了。

  这就是王安隆说的特殊方式,四象大阵,是为了击杀绝世高手而诞生出来的合击围困之术,本来四象大阵不是四人施展出来的,而是由五人,其中一人作为阵眼压阵,这样就能发挥出最强的威力,但是此时陈岩已经死了,只能是四人联手了。

  虽然四象大阵缺少了阵眼,威力减少了不少,但是由四名神话级境界的人布阵,威视同样是非同小可。

  合击阵法一出,卓泰平四人的气息滚滚升腾,仿佛连成了一条线,融为一体了,真气滚股如潮,如同江河一般发出咆哮的声音。

  如果换做是其他的神话级武者,一旦被四象大阵困住,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被活生生的困死在阵法当中,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是陆天星这一个怪胎。

  陆天星修炼的是造化源决,一个专门为战斗而生的功法,越是在危险的时候,这部功法的进展速度就越快。

  压力越大,他的实力就进展的越快,根本不能够用常理来推断。

  当四象大阵那狂暴的气劲压迫下来的时候,陆天星非但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是兴奋到了极点,只感觉体内的真气一下子变得狂暴到了极点,如同洪水一般,在经脉当中奔腾咆哮,相互碰撞,强化他的肉身,提升真气的质量。

  神话级境界每提升一个小境界,真气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打个比方说,如果神话级初期的真气质量只是一团水流的话,那么神话级中期那就是水银,质量不可同日而语,陆天星的真气质量就是在朝着水银在变化。

  “混账,这小子竟然借助我们突破,不能再等了,联手镇压他。”

  四人当中的唯一的一个老妪,鸡皮鹤发,声音尖锐,看到陆天星居然面对这么狂暴的攻击而无动于衷,反而打算借用压力突破,不由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体内的真气疯狂的用处,弥漫在了空气中。(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