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今天抓来那个女人被你们带到什么地方去。”陆天星看着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被……被带走了,王在安今天下午就从密道将这个女人带走了。”

  陆天星脸色一变,急声问道:“带到哪里去了。”

  “王家。”

  中年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回答,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因为他在陆天星的脸上看到的只有冷若冰霜,他知道,如果他敢撒谎的话,陆天星真的不介意将他凌迟了。

  “王家,看来是留你不得了。”

  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身上的杀意,目光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杀了他,我们去王家。”

  “咻!”

  浮屠看了一眼中年男子,手中光芒一闪,一道光芒直接没入中年男子的咽喉。

  中年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解脱了的神色,身子抽搐了两下,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生息。

  陆天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带着浮屠和铁牛两人离开了这栋民宅,开着车朝着王家赶去。

  在陆天星离开三分钟后,只听见轰隆一声,漫天的火光冲天而起,照耀了整片天空,这一栋独立存在民宅瞬间被一团火光包裹住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天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目光冰冷的看着前面,想了想,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手机拨通了安琪儿的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了,还没有等安琪儿开口,陆天星已经开口说道:“安琪儿,王家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动静。”

  “有动静,今天自从你离开之后,王家召集了王家大部分的年轻一代,看样子是打算放手一搏了。”

  “放手一搏?他们没有机会了,今天晚上王家一定要灭。”

  陆天星重重的说道:“安琪儿,除了这些之外,你还没有其他的发现?”

  “怎么了,判官,是不是王家有什么动作了。”

  “没事。”

  陆天星摇了摇头,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王家比他要谨慎的太多。

  “安琪儿,替我盯紧了王家,王家召集家族的年轻一代,极有可能是打算将他们转移出去,你给我盯住这一切,我这一次要让王家一个人都跑不掉。”

  “判官,放心好了,我会盯住的。”安琪儿重重的说道。

  “恩!安琪儿麻烦你了,你自己也小心一点。”

  陆天星点了点头,就挂断了电话,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今天晚上,他要让王家血流成河。

  想了想,陆天星又拨通了林倩茹的电话,让她给自己和白芷晴说一声,然后这才挂断了电话,目光望着漆黑的窗外出神。

  紫竹山庄之中,看到林雅妃挂断电话,白芷晴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林妖精,谁的电话,是不是陆天星的电话,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放心吧!陆天星没事,他刚才告诉我他已经找到了林倩茹的下落了,正在赶往王家。”

  听到林雅妃说陆天星没有事情,白芷晴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林雅妃没有在说话,只是站起来,走到窗子前,看着天空之上皎洁的明月,轻轻的说道:“月黑风高杀人夜,过了今晚,京城再无王家了。”

  而此刻白芷晴也走了过来,听到林雅妃的感慨,轻声说道:“林妖精,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吗?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

  听到白芷晴的话,林雅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小晴晴,你觉得可能吗?有句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端,你在商场中叱咤风云,你应该知道商场上挡住别人的利益会是什么下场,说不定就是家破的下场,但现实却更加的残酷,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

  “如果陆天星这一次不灭掉王家,那他就有可能死在王家的手上,你莫非真的以为陆天星明天负荆请罪之后,王家就会放过他吗?我告诉你,这不可能,想要这一次的恩怨放下来,必须要有一家彻底消失,陆天星或者是王家,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罢手的可能。”

  顿了顿,林雅妃继续开口说道:“在你的心中你觉得陆天星冷血吗?在我看来,他一点儿都不冷血,他陪着你来京城的时候,他想过去招惹别人吗?没有,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在自保而已,他如果不这么做,他就没有办法活着离开京城,他不想去杀人,是这个世界逼得他不得不这么做,你明白吗?”

  白芷晴听到林雅妃的话,立刻陷入到了沉默当中,无话可说,也无从去反驳,陆天星想过去杀别人吗?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天神突然在网站悬赏她的命,让杀手暗杀她,或许陆天星从来不会出手,永远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感觉,但是天神的不依不饶,让他不得不这么做,不做那就得死。

  如果说陆天星杀人如麻,但是他错了吗?

  没错!

  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要保护自己,保护身边人,如果他这么做,那他就死路一条。

  看到白芷晴的脸色,林雅妃再次开口说道:“小晴晴,你现在明白了吗?不是陆天星想要成为一个刽子手,而是这个世界逼着他成为一个刽子手,他不灭掉王家,王家就要灭掉他,他不把王家杀得干干净净,在未来十年之后,你和陆天星,包括你们的亲人孩子都会时时刻刻活在危机当中,因为有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杀不了你,十年之后,我儿子会杀了你,陆天星如果想要保护你,那就必须比别人狠,这样的人才能活得长长久久,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因为祸害比好人狠,所以活得长久。”

  白芷晴的脸色慢慢的暗淡了下来,林雅妃说的没错,这不是陆天星想要杀王家,而是王家在逼着他动手,如果陆天星不动手,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正如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一样,她没有任何的心思和天神为敌,但是天神却三番两次的想要杀了她,如果她不杀了天神,那她就难逃一死,相反陆天星也是同样如此,他不想杀人,他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但是这个世界却逼得他不得不拿起屠刀,将所有想要他死的人,统统斩杀,这样他才能活得好好的。(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