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听到这话,薛冰火冒三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薛队,冷静,千万别冲动,他现在的身份只是嫌~疑~人而已,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指~控他,你要是打了他,说不定叶局一怒之下直接把你给停职了,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

  那个男警察连忙站起来,拉住薛冰,心中把陆天星骂了个狗血淋头,王八蛋的,你不嚣张会死啊,挑衅谁不好,非要挑衅薛冰这个霸王龙,你难道那么想在医院躺个十天半个月不成,而且还要连累他。

  心中虽然和薛冰一样,恨不得把陆天星暴打一顿出口恶气,但男警察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能全力劝阻薛冰,打了陆天星,不仅薛冰会倒霉,连他也要跟着倒霉,迎接他的就算不是停职,恐怕也会被调到交警队去指挥交通了。

  “这样才对吗?你看这位警察多么的明白事理啊,多跟人家好好学学。我只是去酒店开个房而已,大家你情我愿,连piao娼都算不上,所以,薛警官你千万不要对我动手哦,否则,我会花钱请全国最有名的大状师来告你。”

  陆天星看到濒临暴走的薛冰,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一副我很有钱,你不敢打我的模样。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放开我,今天老娘就算丢了这份工作,我也要把他碎尸万段,为民除害。”

  看到陆天星得意洋洋的样子,薛冰感觉自己的肺都快气炸了,一把甩开拉住她的男警察,走出办公桌,对着陆天星的胸膛就是一个扫堂腿横扫出去。

  风声凌厉,仿佛一道鞭子一样抽打过空气。

  面对这凌厉的一击,陆天星兴趣缺缺,抬了抬眼帘,懒懒的抬起一只手,遥遥一抓,直接把薛冰的大腿抓在了手中,柔~软,细~腻,宛如温玉一般的感觉哪怕是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让陆天星情不自禁的用手捏了几下。

  薛冰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这个王八蛋到了这时候还敢占她的便宜,活得不耐烦了。

  “你这个混蛋,老娘要崩了你,我要和你同归于尽,啊……。”

  薛冰抓狂的尖叫了起来,再也顾不上什么了,反手朝着腰间摸了过去,打算掏出武器,和陆天星拼个你死我活。

  “喂,你干什么,薛警官你要想清楚,拔了枪就不仅仅是警察打人这么简单了。”

  陆天星被薛冰的动作吓了一跳,他虽然有信心在薛冰开枪之前制服她,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薛冰的脾气居然这么火爆,属于一点就着的那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难怪之前仅仅是一个拍桌子的声音就把身边同伴吓得半死。

  有这么一个暴烈娘在身边,这日子肯定不好过。

  陆天星突然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被薛冰甩飞了出去的那个男警察,活着真不容易啊。

  “够了,薛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警察,不是土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雄浑的声音在审讯室响起,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色铁青的从外面走进来。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十分漂亮,妖~娆~妩~媚的女人,黑色的皮衣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躯,让她看起来充满了野性,格外的吸引眼球。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雅妃。

  林雅妃在看到陆天星之后,急忙跑过去道:“陆天星,你怎么样了,这位警官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刚才只不过警官和我开个玩笑而已。”

  陆天星哈哈一笑,搂过林雅妃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冲着走进来的叶浮屠说道:“叶局长,咱们又见面了。”

  “陆天星,是你。”

  叶浮屠看着陆天星,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局长,你认识他?”

  薛冰诧异的看了一眼叶浮屠,满脸不情愿的把放在腰上的手收了回来。

  “曾经见过几面而已。”

  叶浮屠打了一个哈哈,开口说道:“还不把人给我放了。”

  “局长,不能放。”

  薛冰大声反驳道:“局长,我怀疑这个人是杀死丁虎的凶手,而且,他刚才还……。”

  “够了。”

  叶浮屠打断薛冰的话,不耐烦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酒吧里的事情和陆先生无关,他现在可以离开了。”

  “就算不是,那他也和丁虎的死有关,我们警方有权利调查他。”

  薛冰满脸的不甘心,直觉告诉她,陆天星和丁虎的死绝对摆脱不了干系。

  叶浮屠没有再理会薛冰,而是把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歉意的说道:“陆先生不好意思,我的这个警员刚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办案心切,所以态度才不好,在这里我代她替你说一声抱歉,让你受委屈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局长,不能让他……。”

  “好了,让你放人就放人,别说那么多的废话。”叶浮屠不耐烦的说道。

  薛冰满脸的不情愿,又无可奈何。

  这时林雅妃开口说话了:“叶局长,我刚才听到这位警察想要掏枪威胁我的朋友,我现在怀疑她是不是暴~力~执~法,如果……。”

  还没有等林雅妃把话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雅妃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刚才我只不过和薛警官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她的脾气这么火爆,一点就着了,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你说谁是小人……。。”

  薛冰面色一怒,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叶浮屠狠狠的瞪了一眼,只能把所有的话都噎在了喉咙中,恨恨的陆天星。

  如果目光能杀人,陆天星早就万箭穿心了

  而这时候陆天星已经抱着林雅妃走到了门口,扭过头看着薛冰说道:“薛警官,我劝你一句,以后脾气别这么火爆,这样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害了你。”

  看到陆天星离开,薛冰冷哼一声,不甘心的说道:“局长,为什么让他这么走了,他分明是我们重点调查的对象之一。”

  “够了,小冰,你爸爸曾经是我的老上司,是一名优秀的警察,可是,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刚才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真打算把枪掏出来了,你是不是闲自己活得不耐烦了,打算一命偿一命了,他说的没错,你的脾气的确应该改改了,不然迟早会吃亏的。”

  叶浮屠脸上带着一丝怒火,作为警察,他很清楚薛冰刚才的性质是什么,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薛冰的警察生涯会彻底结束。

  而且,对于陆天星的身份他同样忌讳莫深,上头专门有人警告过他,只要陆天星不做危害华夏的事情,绝不能轻举妄动,换句话说,他动不了陆天星,可想而知,陆天星有多可怕。

  他曾经也是一名特种兵,立下过赫赫战功,很清楚陆天星表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一旦爆发会有多么可怕,这种感觉是他从生死当中摸索出来的一种直觉,陆天星给他的感觉很可怕,比曾经他见过的炎黄组成员都要可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