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陆天星的脸色带着焦急无比的神色,全是慌张,哪里还有往日的平静。

  王安隆死了,林倩茹的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现在已经搜索了王家大部分的地方,甚至还搜索到了王家的一些隐藏密室,但是没有找到林倩茹的下落。

  “啊!”

  陆天星突然仰天长啸一声。

  声音滚滚如潮,将四周的残垣断壁震得粉碎,这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充满了焦急和悲伤。

  而刚刚走进的王家的司马凌云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色微微一变:“蛟龙,你带人搜索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活这的,我先过去看看。”

  话音落下,司马凌云声音一闪,化作一道剑光直接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冲去。

  一路走过,一路鲜血,饶是司马凌云的心智坚韧,此刻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自认为自己杀人如麻,只要是敌人绝对不会手软,但是现在看来,和陆天星相比,他还差的太远了。

  至少在陆天星的眼中,只要是敌人,就没有女人和儿童以及老人这么一说,只要是敌人,那就没有必要留手。

  这份狠辣,他司马凌云自叹不如。

  同时,司马凌云心中又是笼罩上了一层寒意,陆天星的手段太狠了,狠辣到了极点,甚至比他父亲陆天战的做法更要狠,当年陆天战虽然毁掉了一个家族,但是只是打残了而已,并没有彻底将这个家族毁灭,甚至没有杀多少人,只是将那个家族的高手统统都给杀了而已,但是陆天星的做法完全是不留任何余地,直接王家满门灭绝了。

  这种做法若是京城各大世家再次联合起来,向着陆天星逼宫的话,司马凌云相信,整个京城都会陷入到腥风血雨当中。

  陆天星可不是陆天战,陆天战会顾忌到江南陆家,因为陆家是他的家族,为了陆家,所以他不得不服软。

  但陆天星和陆家从来没有见过面,可以说没有任何的交情,更重的要是陆天星可是地府佣兵团的团长,在地府佣兵团中,陆天星那就是神,陆天星的一句话就是神谕,没有任何人会拒绝。

  一旦京城各大世家逼宫,要陆天星自杀谢罪,最终的下场绝对是和地府佣兵团碰撞起来。

  这还是其次,更重要的当年陆家老爷子对陆天战溺爱到了极点,又因为陆天战的死,心中充满了愧疚,这份愧疚极有可能转变成为对陆天星的愧疚,如果让陆家老爷子知道京城各大世家在二十年前逼死了他儿子,在二十年后又想要逼死他的孙子的话,整个人还不爆炸了,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华夏恐怕都会动荡起来。

  要知道陆家老爷子十年前就已经进入神话级后期了,这十年以来,陆家老爷子一直呆在陆家,也没有出手过,但是谁知道陆家老爷子的实力如何了,万一突破到陆地神仙境界怎么办,惹怒了这一尊无敌的存在,所有京城世家或许都会为此灰飞烟灭。

  这些家族灭了倒是没什么,但华夏武者的实力最低下降一大半,那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司马凌云的身影落在陆天星的身边,看着陆天星浑身上下那萦绕着化不开的杀意,沉声问道:“灭门了?”

  “鸡犬不留。”

  陆天星声音无比沙哑的说道,浑身上下那凌厉的杀意几乎凝聚成实际,浓郁的化不开,让司马凌云都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难道没找到人?”

  “没有。”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王安隆呢!难道你不知道留着他询问林倩茹的下落吗?”司马凌云开口说道。

  “我低估了王安隆的狠辣了,他利用秘法自爆了,我没有办法阻止。”陆天星寒声说道。

  陆天星根本没有想到王安隆竟然会这么果断,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自爆了。

  司马凌云听到这话,脸色也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很清楚林倩茹在陆天星的心中有多么的重要,如果说陆天星找到林倩茹,天知道陆天星会不会暴走。

  深吸了一口气,司马凌云看着陆天星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

  陆天星点了点头:“就算是将京城掘地三尺,我也要将倩茹给找到。”

  听到这话,司马凌云脸色一变,他在陆天星的话中听出了一股浓浓的杀意:“陆天星,你不要乱来。”

  陆天星冷哼一声:“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一次我不管是谁,谁敢挡我,谁就是我的敌人,我不介意让京城血流成河。”

  话音落下,陆天星直接朝着远处走去,他要去寻找林倩茹,他要找到林倩茹。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雅妃和白芷晴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王家别苑到处的残垣断壁和满地的尸体,白芷晴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了起来,她虽然和陆天星在一起,早就见过了死人,但此时依旧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那浓郁的血腥气不断的朝着鼻孔里面钻,那一具具死状各异的尸体,让白芷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而林雅妃则恰恰相反,双眼中绽放出一道道精光,她已经在心中将陆天星的实力给高估了很多,但是现在看来,她还是低估了陆天星的战斗力了,居然依靠着三个人就闯进了王家,将王家满门灭掉了。

  彪悍,这战斗力实在是太彪悍了,地府佣兵团能够成为西方世界佣兵团的霸主,这战斗力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走,我们去里面看看!”

  林雅妃拉着白芷晴,就朝着里面走去。

  “恩。”

  白芷晴点了点头,跟着林雅妃朝着前面走去。

  越是往里面走,白芷晴越是感觉到一阵心惊,现在她感觉自己站着的地方根本不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别苑,而是身处在乱葬岗一样,到处都是鲜血,一些人造溪流当中清澈的水流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尤其是时不时的晚风吹过残垣断壁,发出呜呜的声音,更是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