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此刻家的大厅中,所有刘家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惶恐之色和忐忑不安,虽然在心中他们一直瞧不起王家这个半路崛起的家族,但不得不不承认王家的实力的确很强,他们刘家想要灭掉王家,也不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情.

  可是,就偏偏在他们眼中实力算得上不错的王家却在短短的时间内之内被人给灭门了,杀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个人活着。

  这是什么力量,如果对方在多几个人,想要灭掉他们刘家,岂不是也很轻松。

  所有刘家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最前面,坐在太师椅身上的刘家老爷子刘耀阳身上。

  而刘家老爷子刘耀阳面对众人的目光,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双眸禁闭,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太师椅的扶手,清脆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着。

  刘景山坐在刘耀阳的旁边,和其他的刘家人一样,脸色带着紧张之色,陆天星灭掉王家,这对于刘家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炎黄组直接就封锁了所有有关于王家的事情,但是他们还是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王家满门上下统统被杀,男女老少无一活口,可见陆天星只要出手,那就没有活口,这样的人要是在刘家来一下,刘家不灭也残了。

  在恐惧的同时,刘景山也不由的感觉到一阵庆幸,幸好当初在云雾私房菜馆吃了亏,丢了脸之后,他没有像王家一样去报复陆天星,不然,刘家恐怕也就危险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耀阳的手指停了下来,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看了一眼周围,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收入眼底,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他们刘家怎么就没有出现陆天星这样的人物,如果陆天星身在刘家就好了,哪怕在他百年之后,刘家也不会灭,更不会有人去招惹刘家,因为陆天星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足以震慑任何心怀不轨的人了,毕竟没有谁愿意拿一个家族的利益去得罪一个不怕死的疯子。

  这一点从当初陆天星毫不客气的对王家和刘家就看得出来了,你打我一拳,我还你十拳,你找我麻烦,我就把你打死打残。

  只可惜,陆天星不属于刘家,甚至有可能和刘家为敌。

  再次叹了一口气,刘耀阳收敛了一下心情,缓缓的开口说道:“怎么了,你们都害怕了吗?害怕陆天星来灭掉你们?我们堂堂一个刘家,京城世家之一,难道就被一个人给吓住了,你们以前不是挺威风的吗?现在害怕了?”

  四周一片沉默,没有人说话。

  “既然没有人说话,那你们来找我做什么,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记住我的话,我们刘家不怕陆天星,但是你们也别去招惹陆天星,不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刘耀阳的手摆了一下,对着所有人下了逐客令。

  听到刘耀阳的话,所有人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景山你留下,其他人先出去。”

  刚准备站起身来出去的刘景山微微一愣,不明白自己父亲留下他的原因是什么,但还是重新坐了下来。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刘耀阳看着刘景山,问道:“景山,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心狠手辣,决不留情,这种人要么不会出手,要么就绝对是雷霆万钧的攻击,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后患,如果和他为敌,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将他杀死,不然后患无穷。”刘景山沉默了片刻,沉声的说道。

  “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刘耀阳看着刘景山说道。

  刘景山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对他的评价很高,而是陆天星这个人就是如此,这一次王家也是咎由自取,非要去挑一条龙的逆鳞,死了也是活该,只不过我好奇的是,王家曾经崛起的时候,有神话级中期的高手替他们清除一些势力,但是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出现?”

  “没有出现,什么意思?”

  “我们的情报人员调查到,在陆天星今天下午闯进王家的时候,王家出现的高手只有王家摆在明面上的五位供奉而已,我们曾经以为这是王家故意摆出来给别人的,而将真正的高手给隐藏了起来,但是直到今天晚上王家灭门之后,曾经的那些高手都没有出现,这实在是不符合常理。”

  “景山,你的意思是……。”刘耀阳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虽然刘景山的话没有明说,他已经猜到了刘景山话中的意思。

  “父亲看来你是知道了。”

  刘景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这些高手并不属于王家,而王家极有可能和某个势力达成了协议,才会让这个势力扶持王家成为京城世家,极有可能,财富公馆就是这一个势力出的手,不然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上面会默认陆天星动手,而炎黄组却无动于衷,极有可能是司马凌云想要借用陆天星这把刀来追查王家背后势力是谁。”

  “景山,你说的没错,极有可能会是如此,看来京城马上就要是多事之秋了,这一次又有多少世家能够保存到最后呢!”

  刘耀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默默的走到窗前,看着灯火通明的刘家大院,浑浊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光芒,道:“景山,替我准备一份厚礼,明天送到紫竹山庄去,告诉陆天星,说是我刘家替我孙儿刘丰赔罪,而我刘家无意与他为敌。”

  “爹,你……。”

  刘景山听到这话,身子一颤,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刘家给陆天星送礼,这不就是代表着刘家服软了吗?

  “没有为什么,记住,态度一定端正,不然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另外告诉丰儿,这段时间他给我乖乖的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更不准跟那些狐朋狗友一起厮混,等他的腿好了之后,我送他出国留学。”

  话音落下,刘耀阳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刘景山站在原地,微微愣了愣,最终叹了一口气,跟在了刘耀阳的身后,他不是傻子,很清楚现在京城的局势如何,现在的京城就好比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是暗流汹涌。

  从上面默认陆天星灭掉王家开始,刘景山就知道了,已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正在布局一切,而且图谋甚大,而王家就是那一双手布下的一枚棋子,而炎黄组现在就是打算斩断这一双手,这一次极有可能有诸多势力牵扯其中。

  刘家想要明哲保身几乎不可能,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而陆天星则是炎黄组的一把刀,刘家目前最好的办法是交好陆天星,而不是和陆天星为敌。(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