愕然的听到这个充满挑衅的声音,6天星和白芷晴,莉雅三人都是忍不住的朝着声音出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金的白人男子缓缓的从旁边朝着这边走过来。

  这是一个很帅气的白人男子,一米八的身高,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时时刻刻都挂着一丝迷人的笑容,穿着白色的西装,整个人犹如童话中的王子一般,对于女人拥有莫大的杀伤力,尤其是他那嘴角的笑容,竟然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就仿佛站在他的身边,你就好像沐浴在阳光中一般。

  白芷晴在看到这个白人男子之后,俏脸立刻变得冰冷了起来。

  “芷晴,好久不见了,你这几年过得还好吗?”

  这个男人直接无视白芷晴身边的6天星,嘴角勾勒出一道能够让无数女人疯狂的笑容,大步流星的朝着白芷晴走过来。

  但是白芷晴那冰冷的脸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变得更加厌恶了起来,语气尤为的淡漠,不包含任何的感情波动:“我过得好不好,貌似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霍尔德·欧文,我希望你以后叫我全名白芷晴,我不希望我的老公误会什么。”

  6天星在听到霍尔德·欧文这几个字之后,眼底深处立刻闪过一道光芒,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这个家伙应该就是教廷的圣子,安琪儿嘴里这一次想要对付他的主要势力之一,也是他的情敌,想要撬他墙角的人。

  “芷晴,你真的对我这么绝情吗?你不知道从我看见你第一眼开始,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你就不能给我一次追求你的机会吗?我会向全世界所有人证明,我爱你,一辈子只爱你一个……。”

  没有等霍尔德把话说完,白芷晴已经毫不客气的说道:“抱歉,我不需要你证明什么,而且我结婚了,我很爱我的老公,我不希望任何人破坏我的生活,不管是谁,你明白吗?”

  说到最后一句,白芷晴的态度已经变得异常的坚决了起来,根本不容许质疑。

  听到白芷晴毫不客气的话,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的霍尔德神色也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目光微微扫过站在白芷晴身边的6天星,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意,但是一闪而逝。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却依旧清晰的被6天星给捕捉到了,心中冷冷一笑,却没有说什么,他现在不适合和霍尔德翻脸,或者说是宰了霍尔德,毕竟无凭无据之下,他要是杀了霍尔德,教廷绝对不会跟他善罢甘休。

  “芷晴,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不说了行吗?”

  霍尔德脸上的阴霾一闪而逝,重新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目光落在了6天星的身上:“芷晴,他就是你的老公吗?看起来并不怎么样,况且,他刚才说自己是一个吃女人软饭的人,要是我记得没错的话,吃软饭这三个字在你们华夏是一个贬义词,是无能的男人的称呼吧!”

  霍尔德的话虽然在询问,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嘲讽的味道其中。

  “霍尔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男人是不是吃软饭跟你有任何的关系吗?在我眼中,他比你强上一百倍,哪怕他吃软饭,我愿意,怎么了。”

  白芷晴冷漠的看着霍尔德,说着,直接挽住了6天星的胳膊,语气冷若冰霜的说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芷晴,你别生气,我刚才只是为你不值,所以情急之下才说出来的,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一次。”

  霍尔德态度诚恳的道歉,目光却落在6天星的身上,伸出手右手:“霍尔德·欧文,芷晴的追求者,很高兴认识你,你可以叫我霍尔德。”

  6天星伸出手和霍尔德握了握:“6天星,白芷晴的老公,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但是我希望你以后离我老婆远点,毕竟我和我老婆都不喜欢有一只苍蝇整天围在自己的身边嗡嗡叫,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拍死这只苍蝇。”

  “哈哈,6先生,你真喜欢开玩笑,说起来,我的习惯和你差不多,曾经我给自己订购了一份美味的蛋糕,结果有一只苍蝇不断的围着我最喜欢的蛋糕嗡嗡叫,当时我一怒之下,就把这只苍蝇给拍死了,顺手把他给烧成了灰烬。”霍尔德同样是一脸微笑着说道。

  “烧成了灰烬?”

  6天星淡笑着说道:“霍尔德兄弟,那你就太仁慈了,要是换做是我,我不会把这只苍蝇给拍死,我会把这只苍蝇给分解了,让他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6先生,多谢指点,如有有朝一日,我肯定试试你说的这个方法。”

  6天星和霍尔德两人有说有笑的,两人就仿佛老朋友见面一般,话语当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烟火气息,但是这种的杀意唯有6天星和霍尔德知道,而那只苍蝇就是他们自己,要是落到对方手里,肯定就是生不如死。

  “霍尔德兄弟,时候不早了,我先陪我老婆四处逛逛,你随意啊。”

  6天星冲着霍尔德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的莉雅说道:“莉雅小姐,你是这里的地头蛇,不知道能不能为我和芷晴介绍一下这里的珠宝公司。”

  “好啊,没问题。”

  莉雅轻轻了点了点头,她能看得出来,6天星和霍尔德之间的不对付,待在这里,她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尤其是霍尔德,虽然表面上给人一种十分阳光的感觉,但是在她的心灵感知之下,霍尔德却给她一种比毒蛇还要阴冷的感觉。

  三人没有在理会霍尔德,直接转身朝着周围的展厅走去。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霍尔德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阴冷到极点的杀意:“6天星,判官,你竟然敢跟我抢你女人,我保证,这一次纽约之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话音落下,霍尔德再也没有在珠宝展厅当中有任何的停留,更没有死皮赖脸的跟着白芷晴,他很清楚,自己就算跟上去也是自取其辱而已,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何况,只要6天星死了,白芷晴就是他的了,他不着急。

  ps:今天恢复正常更新,保底三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