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强忍着不去看玫瑰那双修长的美~腿,开口说道;“是谁啊,居然能让你看得上眼,还打算让他接替赵龙的位子?”

  玫瑰轻笑着说道:“说出来你还不相信,这个人就是黄家曾经的接班人黄飞宇。”

  “黄飞宇,是他?玫瑰,你确定你没有说错?”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玫瑰。

  玫瑰在挑选香江代言人的时候,也曾经打过电话问过他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但是最终他也没有什么好的人选,就任由玫瑰在香江自行做主了,但是陆天星打死也没有想到玫瑰竟然会挑选黄飞宇成为她在香江的代言人。

  不仅是陆天星有些愣住了,连白芷晴也微微有些发愣,黄飞宇在她的眼中是一个喜欢到处送别人车子的小男孩,让一个小男孩去做香江未来的地下霸主,这是不是在开玩笑啊。

  “老朋友,这黄飞宇是谁啊,你们看起来好像很惊讶。”林雅妃这个时候好奇的开口问道。

  林倩茹没有说话,但一双美眸中同样带着一丝好奇,到底是谁能让陆天星和白芷晴这么惊讶啊。

  “黄飞宇是香江黄家的子孙。”

  陆天星简单的说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玫瑰,你当初不是说让地下势力和黄家相互制衡吗?怎么会突然选择黄飞宇了,你难道就不怕黄家一家坐大吗?”

  玫瑰看着陆天星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当初我的确是打算的,让地下势力和黄家相互制衡,但是这段时间以来,黄家的表现可以说是可圈可点的,所以我打算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等到龙叔退下来之后,我就让黄飞宇接替龙叔的位置,成为我在香江的代言人,而且,在此之前,我就放出过话了,黄飞宇只是暂时成为我在香江的代言人,往后若是谁能取代黄飞宇的位置,谁就能成为我在香江的代言人,这句话就是黄家的致命死~穴。”

  陆天星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玫瑰的意思很简单。”

  这个时候,林雅妃接过话茬说道:“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玫瑰应该利用的是人心,自古以来,为什么会有王朝更替,都是因为人心,当一个人拥有足够多的力量就会不甘心屈居人下,最终会选择~造~反,而黄家就好比一个王朝,黄飞宇就是当朝皇帝。”

  “而香江其他掌握着势力的人就是一方诸侯,或者是手握重兵的将军,而且,每一个人都是野心勃勃,渴望有朝一日改朝换代,而黄家为了让黄飞宇坐稳皇帝的椅子,一定会千辛万苦的去压制住这些野心勃勃的人,从双方的力量在不断碰撞中,制衡各自的势力,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雅妃说的没错。”

  玫瑰等到林雅妃说完后,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是这个打算,用黄家来制衡那些地下势力的老大,也用他们来制衡黄家,这只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是我发现黄飞宇的确有培养的价值,身为黄家的人,却没有那些家族气息,看重情谊,你对我有恩,我就百倍还给你,这样的人才是我们最值得重点培养的。”

  陆天星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黄飞宇知道你这么做的含义吗?”

  “知道。”

  玫瑰拿起旁边的一颗葡萄放进嘴里,说道:“在我选择黄飞宇培养之前,我就将这些话统统告诉他了,包括我打算利用他来制衡香江势力平衡的事情,他也选择了接受。”

  “那就好,对了,既然香江的事情解决了,你到京城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接收阎罗殿的地盘了。”

  玫瑰轻轻一笑说道:“我们两个可是合作伙伴,你是我们阎罗殿的金牌打手,你灭掉了一个家族,我们阎罗殿当然要去接收地盘了,王家可是一块肥肉,我当然要选择吞下了,不过,这些还需要小男人你帮忙才行。”

  “要我帮忙?怎么帮?”陆天星一怔,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帮我洗个澡了,小男人,人家辛辛苦苦的跑到京城来,舟车劳顿的,浑身上下都是汗水,累的都走不动了,不如你抱着人家上楼,给人家洗个澡怎么样,让人家怀念一下当初在香江的感觉好吗?”

  说着,玫瑰风~情~万~种的白了陆天星一眼,手指轻轻的划过自己那修长的美~腿,缓缓的朝着大腿最里面划去。陆天星一脸冷汗,这小妞怎么刚刚好上一会,又来这一招了。

  白芷晴看到这一幕后,脸色微微一变,直接开口说道:“陆天星,你给我到楼上来,我有事情要问你,走,倩茹,我们一起上楼。”

  说着,白芷晴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林倩茹愣了愣,冲着陆天星轻轻一笑,跟在白芷晴的身后,上了楼。

  “小男人,祝你好运。”

  玫瑰冲着陆天星抛了一个飞吻。

  陆天星打了一冷颤,再也不敢停留,一溜烟的跑上了楼,他现在管不了玫瑰了,当务之急,他先在要哄好白芷晴,不然今天晚上估计就得睡沙发了。

  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上楼,玫瑰看着林雅妃说道:“怎么样,学到了没有,让男人心中燃起火焰这才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

  “切,谁不会啊。”林雅妃撇撇嘴说道。

  “是吗?”

  玫瑰突然站起身来,凑到林雅妃的身边,邪恶的笑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陆天星到京城这么久,你和他有没有背着芷晴偷偷摸摸做什么啊,例如滚~床~单什么的,你有没有给他~咬~啊,你是喜欢~骑~兵呢!还是喜欢~推~车,或者是观音……。”

  “玫瑰,你这是女色狼。”

  林雅妃俏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不仅仅是因为玫瑰的话,而是因为玫瑰一边说着,手指还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乱~摸。

  “女色狼吗?不,不,我就想试试你在陆天星的身上施展了多少招式,啧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做。”

  “你猜对了,我的确什么都没做,还有皇甫玫瑰,你赶紧把手给我放下,不然的话,别怪我跟你翻脸。”林雅妃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她虽然喜欢调~戏别人,尤其是在调~戏陆天星和白芷晴的时候,胆子大得离谱,但不代表她喜欢被别人调`戏,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人的情况下。(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