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价,什么代价,你以为说两句狠话我就怕你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今天早上那个所谓的举报电话应该是你打的吧!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自己的未婚妻和别的男人在酒店睡觉,你无动于衷也就算了,居然还有脸去打举~报~电~话,还带着人家的父亲到这里来堵门,你不就是想要表达一下自己对雅妃的喜欢不在乎她的一切吗?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幸好雅妃看穿了你,不然这辈子就毁了。我看你根本不是喜欢雅妃,而是别有用心,想要得到其他的东西,我说的对吗?”

  陆天星目光冷冷的看着刘丰,要是他猜的没错的话,薛冰之所以找到他在酒吧打人的证据,恐怕就是因为酒吧中的监控视频和马路上的监控被刘丰给删掉了,所以薛冰迟迟找不到,一直到今天晚上,才有电话打到警察局去举报,或许这个电话不是刘丰打的,但绝对是他指使的。

  陆天星本来没有怀疑刘丰的,或许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不过从见到刘丰,和接下来的刘丰的一系列的话,彻底让他对刘丰怀疑了,直到最后完全的肯定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或许有软骨头,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而无动于衷,但绝不是刘丰这种大家族的子弟应该拥有的。

  无论林雅妃是不是刘丰的未婚妻,或者是他喜欢人,当看到林雅妃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的时候,最应该的是愤怒,甚至悍然动手。

  而刘丰的表现恰恰相反,表面上有些愤怒,但眼底伸出冷漠还是冷漠,这种感觉就仿佛在大街上随便看到了一对情侣一样,这实在有点不符合他之后说的话,有一种自相矛盾的感觉。

  无论一个多么痴情的人,看到这一幕就算不生气,至少也要质问林雅妃,陆天星是谁,但刘丰问都没问,一直都站在林在安的身边,直到林在安和林雅妃闹翻,这才开口说话,把自己标榜是一个痴情人一样。

  这一切都太假了,或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至少陆天星看的清清楚楚,哪怕是林雅妃抱着陆天星拥吻的时候,刘丰阴沉的脸色不是因为林雅妃,而是因为他被无视了。

  听到陆天星的分析,林雅妃不是傻子,稍微想了想,立刻明白了过来,一脸厌恶的看着刘丰:“你真恶心,比我想象中要恶心千倍万倍。”

  林在安脸色也变了,微微有些动容,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刘丰,他不是傻子,否则,也不会打造林氏家族,或许他多多少少有一点想要攀上刘家的打算,但绝不是全部。

  从前刘丰在他的面前表现的彬彬有礼,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这才让他决定把林雅妃嫁给刘丰的,现在陆天星这个旁观者直接说了出来,顿时让他有所怀疑起来,因为陆天星没有说错,来魔都是刘丰叫他来到,说有人看到林雅妃出现在魔都机场,而来到警察局同样是刘丰说找到了林雅妃的踪迹的。

  一次巧合就算了,接二连三的巧合就不是巧合了,既然刘丰能找到林雅妃,为什么不早点找到偏偏在该发生都发生了之后才找到,这不得不让人深思。

  “陆先生,请你不要污蔑我的清白,我刘丰行得正站得直,从没有做任何的亏心事。”

  看到林在安怀疑的目光,刘丰心中杀机狂闪,脸上却表现的极为的愤怒,解释道:“林伯父,你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他是在诱导你们。我要是不喜欢雅妃,我为什么要跑到津市来。陆先生,请你不要再胡说八道,误导别人,我对雅妃的心是不会改变的,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对我来说,永远是最美丽的,请你不要在胡说八道,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到最后,刘丰的声音带着带着阴森之色了。

  “不客气,就凭你吗?我也告诉你了,立刻,马上的从我眼前消失,不然,我也会对你不客气的。”陆天星冷笑着说道。

  刘丰勃然大怒,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脸色阴沉的说道:“陆先生,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不客气又怎么样,你大爷的,想动手直说,老子忍你很久了。”

  陆天星说话的同时,突然身影一闪,突然出现在刘丰的面前,一只手如同一条毒蛇探出,瞬间掐住刘丰的脖子,重新回到原地。

  “少爷!”

  那几名刘家保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见刘丰已经被陆天星掐住了脖子,只要陆天星微微一用力,刘丰就彻底和这个美好的世界说拜拜了。

  “放开少爷,你敢得罪刘家,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赶紧把少爷发我放下。”

  几名保镖大声叫喊,充满杀气的看着陆天星,却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他们从陆天星的眼里看到了杀机,明确的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敢有任何的异动,最先死的人一定是刘丰,哪怕他们最后杀了陆天星,刘家也不会放过他们,让他们为刘丰陪葬。

  刘丰见到自己被擒住,下意识运转体内的真气,给陆天星一个致命攻击,却感觉脖子陡然一紧,一股大力几乎要把他的脖子捏碎。

  “别乱动,否则,我不保证会不会突然一用力捏碎你的脖子。”

  陆天星冷笑一声,手指微微用力,对于刘丰的反抗毫不在意,一个小小的玄级武者,他还不放在眼中。

  “我跟你好好说话,你非要对我恶语相向,我告诉你,这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背景,敢对我的女人有想法,哪怕是天皇老子,我也要他死的很惨,你信吗?”

  说完,陆天星对着一旁已经呆滞的林雅妃说道:“雅妃老婆,这个家伙怎么处理,要不要我帮你弄死他或者阉掉他。”

  林雅妃浑身一颤,才恍然眼前发生了什么事,她终于明白陆天星为什么有恃无恐了,这么鬼魅般的速度,谁能奈何得了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