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1099章:正赛开始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04:37:49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黄小薇坐在马桶那里,抱着脸,越想越哭,越哭越想,想想自己的家世,就是因为自己进入娱乐圈,却是遭受那么多的误解。

  特别是想到叶晨,不但误解她,鄙视她,还因为给她针灸,看光了好几次。这还是重点的,重点是今晚,叶晨不止抱了她,还摸了她。

  这对她来说,自然是非常难受,如果不是想到自己在河内这里,如果不是想到自己的病,她还真的想立刻回到京城,让大哥来找叶晨算账。

  “小薇,你怎么样了?”廖冰雪问了好几声,发现黄小薇还是没有回答她的时候,廖冰雪还以为她病情发作很严重。

  “叶晨,还不快进来看看小薇,她病情可能发作了。”廖冰雪说道。

  正站在卫生间外面门口的叶晨,正准备往里面进去的时候,黄小薇擦了擦眼泪,说道:“我,我的病没有发作。”无错小说

  “那你怎么了?”廖冰雪问道。

  “我心里不舒服。”黄小薇说道。

  廖冰雪转身看了一眼叶晨,猜到应该是因为叶晨睡到大床中间的原因。

  既然是这样,廖冰雪让小薇从卫生间出来,在客厅那里安慰她一下,再回到房间里面休息。

  本来叶晨想在外面客厅睡算了,但是,廖冰雪还是叫他回去。所以,叶晨回到大床上,还是睡在廖冰雪那边。

  一夜无语,第二天大早,叶晨早早醒来的时候,他还记得深夜发生的事,现在看向廖冰雪的时候,发现她和昨天一样,睡在廖冰雪的另外一侧的黄小薇,双眼还是有些红肿。

  这让叶晨就觉得奇怪了,自己昨晚不就是不小心抱了她,把她当成廖冰雪了吗?这样对方有什么好伤心的?

  叶晨轻轻拿开廖冰雪的手,从床上起来,出到外面洗漱后,在坐在外面沙发看书。

  等到廖冰雪和黄小薇醒来,已经是上午的八点多,叶晨自然是和两女先到酒店餐厅吃早餐。

  只是,黄小薇醒来后,一言不发,只是戴着墨镜遮住她那双有些红肿的双眼,看向叶晨的眼神更是充满的敌意。

  叶晨不和她计较,吃完早餐,回到楼上房间,那两女坐在那看电视,叶晨则是在那看书。

  上午十一点,叶晨和两女坐车再到福建街那边吃午饭,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位越南女大学生志愿者吴玉已经在那等着他。

  “吴同学,你吃午饭了?”叶晨问道。

  “还没有,我们忙完了,主办方那边会统一发快餐。”吴玉说道。

  看来这些大学生志愿者也不容易,现在叶晨已经清楚,吴玉是要带他到越南卫生部办公大楼那里,越南首届东医大赛的正赛在那举行。

  毕竟,进入到正赛的参赛者只有三百人,相比起初赛的时候,要少了许多人,即使有人在看热闹,那里同样容纳得下这些人,并不用再到巴亭广场那边。

  越南卫生部办公大楼离巴亭广场同样不是很远,叶晨三人和吴玉上到那辆出租车上,大概坐了二十分钟车已经来到卫生部办公大楼附近,因为那里已经有越南的警察和许多人在那,所以,现在叶晨和三女只能从车上下来。

  叶晨支付了车费,跟着吴玉往里面进去的时候,同样看到了许多关于东医大赛的标语横幅那些。

  至于比赛的场地,是在办公大楼楼下的草坪上进行。

  这和昨天的初赛差不多,那里同样早已准备好了桌子,椅子,脉枕,还有笔和纸,叶晨拿到自己参加正赛的那个牌子,来到那个座位坐下的时候,吴玉坐在叶晨作为叶晨的翻译。

  大概五分钟后,主办方一位工作人员领了两位年轻男女过来,年纪应该都是在二十多。

  叶晨让那位年轻女子先坐下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这位年轻越南女子,抱着自己的脸,显得很痛苦的样子,叶晨再看过去,发现她左侧脸部,已经有些突出肿胀那种。

  再有,对方神色带着憔悴的神情,看得出,她被这病折磨得厉害。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叶晨问道。

  看到这位黑黑瘦瘦越南年轻女子,应该是听得懂他的话,只是不会说汉语,所以,她说了越南语。

  旁边的吴玉再翻译出来,说道:“叶先生,她叫阮氏金银,今年二十岁。”

  叶晨简单了解到越南女性的姓名,一般除了那些姓氏和中国差不多外,他们国家的大姓也就是阮,吴,黎,陈这些,而女子姓名,中间一般带一个‘氏’字,男子姓名中间多带一个‘文’字。

  现在叶晨已经知道她姓名和年龄,再问道:“是不是脸部不舒服?”

  阮氏金银急忙回答,然后用越南语说出自己的情况,很快,叶晨从吴玉的介绍中得知,原来这位越南年轻女子在两天前,左口角外上方起了一颗大红肿块,因为出现痒痛,她用手抓破后,她那张脸的左侧当晚就出现肿胀疼痛。

  第二天起来,还出现恶寒头痛,呕吐,今天到河内一家医院准备看外科的时候,被越南东医大赛的主办方带来这里,据说是免费治病,到时还能拿到药。

  对这些河内民众来说,自然知道首届东医大赛,现在叶晨已经由初赛进入到正赛,没有再出现像昨天那位中年患者那样怀疑叶晨的医术水平。

  再有,现在这位女患者却是很痛苦,即使说说话同样不是很麻利,每次都是断断续续,吴玉听了几次才完全清楚。

  叶晨从吴玉的翻译中,已经了解这位女患者阮氏金银的病情。

  叶晨再仔细看向对方那张脸,检查现在她那里的症状表现,除了左侧颜面红肿明显,还感觉有些像一个发酵的馒头那样。

  另外,她右口唇明显肿胀下坠,疮头色黑隆起,周围皮色发红,患者本人用手去触碰有些僵硬,触痛感明显。

  叶晨看完这些,再给阮氏金银检查脉象和舌象,前后不到五分钟,叶晨已经清楚这位越南年轻女子的病情。

  “你这种情况是属于阳明热盛,火毒结集者造成的锁口疔。”叶晨说道。

  这些中医名词,吴玉不知道如何用越南语翻译,只是说了是口疮问题。

  “你两天前是不是吃了过多的热毒食物?”叶晨再问道。

  以越南现在的情况,已经进入到十一月份,还是属于湿热那种情况,根本不适宜多出其他热毒的食物。

  在叶晨刚刚问出来的时候,很快,他已经清楚,这位阮氏金银两天前吃了狗肉,而且,还喝了自家酿的米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