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1479章:蛇蛊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04:37:49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Shu.Shumilou.Co

  看到叶晨是尊重地方文化的大学生,又是一个倾听者,那位出租车司机大叔一路上,和叶晨说了许多湘西这边的怪事.

  但是,总的来说,湘西最奇怪的事,都是和湘西的三邪有关,要么是湘西巫蛊,要么是湘西赶尸,要么就是落花洞女的故事。

  叶晨觉得现在科技信息都那么发达了,即使湘西有些地方还是很落后,比如,许多地方道路还是不通的,有人死在他乡,亲属要就死者送回家乡,那么古代那种环境复杂,交通不方便的情况下,唯有就只能通过所谓的赶尸来进行,以免尸体在没有运回到死者老家的出现腐烂。

  不过,叶晨觉得尸体,应该不会自己会走,其他人也赶不了,唯有就是利用了一些掩人耳目的手法,让人觉得那些赶尸的道士是在进行赶尸。

  至于那落花洞女,叶晨觉得更奇怪,因为他清楚,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愿意嫁给什么洞神的,完全可能是和当时女性地位低下影响有很大的原因。

  像现在如今的社会,不可能再有那种事,自然是因为社会再不停进步,所以连这位出租车司机同样很少再听到有落花洞女的事出现。

  从凤凰机场到吉首市区六十多公里,叶晨再让那位出租车司机开车往吉首市的警?局那里过去的时候,对方奇怪叶晨怎么过去警局那里?

  “我有一个朋友的大哥在那做警察,我过去找他或许能够得到一些帮助。”叶晨解释道。

  那位出租车司机觉得也是那样,再开了十多分钟来到市警局的门口,叶晨支付那笔车费,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公安大楼。

  想要进到里面,是要登记身份的,叶晨在外面先打了一个电话,大概两分钟,一位穿着便服,带着有些威严的中年人出来。

  “你好,你就是那位叶晨同志吗?”说话的中年男子看向叶晨问道。

  对方没想到,叶晨居然那么年轻。

  但是,他在刚才已经清楚,这位年轻人是廖院长的弟子,这次到贵州那边解决一个大问题,听说这边出事,特意过来看看。

  “你好,我叫叶晨。”叶晨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手介绍道。

  出来接叶晨的是一位姓马的副局长,当然,平常的时候,可能不会那样出来接人,但是,这次叶晨的身份不同,而且,因为这个案件,让警局上下绞尽脑汁都解决不了。

  叶晨和这位马副局长往里面进去,得知对方也是本地苗人的时候,他自然不觉得奇怪了,因为这边苗人占更多数。

  当然,对方说的普通话还是很标准,叶晨可以很顺利和他交流。

  两人边走边说,从这位马副局长那里,叶晨大概了解到一些这起案件的资料。但是,现在最严重的,连当地一个派出所警员都出现中蛊毒的情况,案件无法继续调查下去。

  现在他们找来的中西医生,甚至苗医都没有病房解决,那位警员已经送到吉首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马副局长,现在那位警员情况如何?”叶晨问道。

  “现在很严重。”马副局长说道。

  他是本地长大的,自小就受到巫蛊文化影响,要比其他人要清楚巫蛊的危害。但是,他不是医生,也没有办法啊。

  “那现在先带我去看看对方的情况。”叶晨说道。

  现在马副局长看到叶晨刚刚过来,还想先让他喝杯茶再过去。既然叶晨那么着急过去看望患者,自然是要带叶晨过去。

  现在叶晨没有再坐在马副局长的办公室,直接从办公室里面出来,马副局长那位秘书兼专车司机将一辆小车开出来,然后让叶晨和马副局长上到车上,往吉首市人民医院的方向过去。

  马副局长的秘书把车停在停车场那里的时候,叶晨和马副局长从车上下来,叶晨已经闻到了中药材的味道,说明这里更多使用中药材。

  两人,还有那位急忙追着过来秘书,往医院大厅里面进去的时候,叶晨也是有许多患者。

  从那位秘书那里,叶晨了解到,这里主要是中医和苗医,西医也占一部分,更多这边的喜欢看中医的患者更多。

  来到医院大厅那里,然后直接坐电梯进去,可能是因为马副局长穿着便服的原因,其他人并没有认出他的身份。

  三人,还有其他患者坐电梯上到五楼,从五楼电梯出来,然后往内科一间病房过去。

  在那间单独普通病房里面,叶晨先看到一位穿着白色病号服,年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躺在床上,在旁边还有几位男女,应该是那位警员的家属朋友。

  看到马副局长过来的时候,那些人明显是认识的,急忙和马副局长打招呼,马副局长只是点点头,然后看向叶晨说道:“叶医生,这位警员的情况,现在就是这样了。”

  叶晨一进来就观察到对方的神色,脸色青黄,毫无生气,和正常人的神色还是有很大不同。

  而那位警员的家属和朋友,明显奇怪,马副局长怎么请了这位那么年轻的年轻人到这看病?

  叶晨在旁边坐下来,然后给对方把脉的时候,同样很清楚对方的脉象。

  “阿姨,可以叫醒他吗?”叶晨看向一旁中年妇女问道。

  他一眼就看得出,这位中年妇女应该是警员的母亲。

  “可以。”那位中年妇女说道。

  在他把那位警员叫醒后,这位年轻警员醒来,看到马副局长又带着一个陌生年轻人过来,对方只是打声招呼,因为痛苦,并不多想说话。

  “你现在感觉如何?”叶晨问道。

  叶晨问了对方的情况,对方简单说出来后,叶晨再找来那位女护士,拿到这位警员的病历,从病历来看,基本上清楚现在这位患者的情况。

  在之前,这位警员原来是当地派出所警员,刚刚毕业进去工作不久,在那个村庄连续发生命案,他和多位同事过去调查,在第二次的时候,就觉得不舒服,然后在镇里的卫生院治疗,没有效果,后来越来越严重,然后送到吉首人民医院这里接受治疗。

  “马副局长,这位警员的症状,我基本上可以确认为蛇蛊。”叶晨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