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0167章:谁高谁低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从叶晨和张日欢这些医生相比,唯一亮点,暂时在唐儒他们看来,叶晨敢为刘先生把脉,问得更详细一些,能够做到望闻问切。

  但是,此时,在张日欢他们看来,叶晨不过是装逼而已,关键还是看谁开出的药方是对症下药,谁开出的药方,更有效,否则,做太多其他,都是纯属无为的。

  叶晨和他们想的,却是不同,这是他来到上海后,第一次真正是皮肤病的病人看病。他给王聪看得同样是皮肤病,但那是因为王聪惹到他,让叶晨下了手脚,最后他才那样。

  像现在这位刘先生就不同了,很明显是皮肤病中的湿疹,看起来有些时间了。这种病,如果是看西医,打针水,比如打青霉素那些,甚至吃西药,或者是涂上一些药膏,应该可以将那些湿疹消除。

  只是,叶晨可以肯定,这种湿疹,即使消失一段时间,肯定用不了多久,它们又会恢复过来。中医则是不同了,正所谓,对症下药,治标又治本,只要找到病根,以后肯定不会再发生。

  叶晨拿到桌面上一张纸,在纸上写道:“姓名:张某;性别:男;年龄:46岁,初诊日期2009年4月29日。病人主诉:先是腿部瘙痒,发展到全身瘙痒,糜烂流水已两周,自用一些皮炎平药膏,效果不显著。现在状况:全身瘙痒,瘙破流水。纳食不香,喜冷饮,烦躁不安,大便干,小便黄,夜间因太痒不能入睡。”

  “检查:胸背及四周皮肤潮红,在潮红的基底上,有集簇或散发粟米大的红色丘疹,间有水泡,部分皮损坏,糜烂,渗出液体较多,双下肢部分糜烂面,有脓性分泌物。”

  “脉象:弦数。舌象:舌苔薄白中黄,舌质淡,舌尖红。中医辩证:湿热内蕴兼感毒邪化热,热重于湿。治法:清热解毒利湿止痒。”

  “药方:胆草25克,黄芩25克,大青叶25克,干生地25克,苦参25克,防己15克,车前草50克。水煎服,七剂,每日一剂,每日两次。外用:马齿苋150克,黄柏100克,龙胆草50克,煎水敷,每日4次,每次半小时。兼用祛湿药油,黑豆油软膏。”

  叶晨在那张纸上写的很快,但是,笔迹非常清晰,完全不像其他医生那样,写出来的字,只有他们医生或者那些药剂师才能看清楚,一般人真的看不清楚他们在上面写什么鸡化字。

  但是,现在叶晨写的很清晰,速度也是很快。写完后,直接交给那个刘先生,并没有递给唐儒或者廖老。

  现在叶晨是给这位刘先生看病的,自然是把药方给他。看到叶晨的样子,唐儒他们都有些傻眼了。

  “刘先生,先把药方拿给我kan kan。”廖老说道。

  那个中年男子刘先生,把那张药方递给廖文恩,廖文恩拿过去看的时候,自然是看得很清楚,从这一点上,他还是很佩服叶晨。

  唐儒同样是拿过去看,一看,也就知道叶晨和他弟子张日欢他们的医术距离。当然,先从表面上来说,叶晨已经比他们高出了不少。

  “刘先生,你过来,我们再帮你kan kan。”唐儒说道。

  那位刘先生又是走了过去,今天他也是觉得奇怪了,既然眼前这些都是医生,怎么会是那么多医生轮流给他看病呢?

  不过,从感觉上来说,似乎刚才那位年轻人,虽然是最年轻的,但是医术上似乎很高明。至少,他看到上面那些qing kuang,对方描述得非常zhun que 。

  刘先生坐在唐儒和廖文恩两人面前,两人分别给对方把脉后,然后再看那张药方,看得出来,在这些医生的比赛中,谁已经胜出了?

  “廖老,看来你推荐的这个叶晨很不错的!”唐儒赞道。

  “师父,那我呢?我刚才开的药方没有问题吧,也会是很有效,我保证刘先生按照我开的药方喝下那些药汤,不用一个星期也就可以完全止痒。”张日欢听到zi师父夸赞叶晨的时候,立刻觉得不服气了。

  这个时候,唐儒直接说道:“你和他差远了,连病症都看错了,怎么可能开出正确的药方?”

  “师父,我怎么可能看错病症呢?”张日欢根本不敢相信会是那样。在他看到叶晨那张开的药方,刚开始,觉得很普通,但是看到上面的病症,也就是中医辩证,这一栏上的时候,zi和他写的完全,不是同一个治法辩证。

  虽然这都是湿疹,但是因为不同的原因引起,病症也就会不同,开出的药方自然不同。

  “我怎么可能看错呢?这明明就是脾虚湿蕴症,而不是什么湿热侵yin证。”张日欢不服,立刻争辩道。

  “你下去吧,不要再说了,你还是差点。”张日欢再说下去,也是让他现在丢脸,甚至以后丢脸而已。

  唐儒和廖文恩都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自然看得出,除了叶晨外,张日欢和其他医生开出的药方都有问题。

  只是,那外用的祛湿药油,他们没有听说过,至于那黑豆油软膏,则是知道市场上有卖外,祛湿药油,他们还真的没有用过?

  “叶晨,这祛湿药油是什么东西?”廖老问道。

  “廖老,这顾名思义是祛湿的一种中医药油,我知道现在市场上没有卖。所以,我一会准备亲自做一瓶送给刘先生,然后刘先生涂擦上去,应该用不了多久,身上也就不会痒了。”

  听到叶晨那样说出来的时候,唐儒,廖文恩,以及其他伤寒派的成员,都听得出,这是一条秘方,也是一条中医偏方,如果真的那么好用,如果大量生产出来,这里面到底会是产生多少利益,他们真的不敢现象。

  至少,现在像云南白药那个集团公司,就是因为一张药方,发展到规模那么大的一家集团公司,现在一年会是产生几十甚至上百亿的价值的东西,也就会知道,一张药方价值到底有多大?

  “真的?”唐儒问道。

  “是的,只是这里没有那些药材和香油,我暂时做不出来。”叶晨说道。

  “假的吧,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药方?”张日欢肯定不相信。

  如果叶晨真的有那样药方,根本就不会穿的像现在那样普通,更不会只是开着一辆很老旧的凤凰牌自行车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