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1812章:讹诈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叶晨给徐老先生开的是七剂中药,在他看来,只要对症下药,老先生今天喝药下去就会效果。

  七天后,效果会更明显,如果到时把对方的病给治好,那么就不用再喝二诊的中药。

  如果效果不太明显,那肯定要换药方。

  这一点上,对叶晨和林歆婷来说,早已习惯。但是,对徐老先生一家来说,却是显得很惊讶,叶晨就那样轻轻松松看完开出一副药方。

  那位中年男子徐先生却是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是那位神医叶晨后,一点都不惊讶,急忙让妻子招呼好叶晨他们,他骑着那辆摩托车过去附近的药店买药。

  在那位徐先生买好中药回来,叶晨亲自教他如何煎药的时候,徐先生的母亲和妻子已经做好丰富的饭菜,招待叶晨他们。

  叶晨没想到,本来自己过来这里游玩,居然还碰到患者和好客的徐先生一家。

  “徐先生,七天后我再来看看你父亲的情况。”叶晨说到。

  现在已经初九,七天后已经是十六,那个时候正好过了元宵节,大学新学期快要开学。

  叶晨和林歆婷,林长福,刘冬花,林源往外面出去,上到车上往市区的方向回去。刚开始,叶晨还觉得奇怪,自己刚刚来东北,怎么会有人悄悄跟踪他呢?

  不过,叶晨并不理会,带着林歆婷,林长福夫妇,林源,来到大安市的湿地公园,准备看完这个湿地公园再回去。

  这湿地公园是需要门票的,叶晨在门口那里买了门票,和林歆婷她们往里面进去后,刘冬花建议分开来玩。

  这主要还是两人考虑到叶晨和林歆婷要培养感情。

  在谈好结束在门口见面时间后,叶晨拉着林歆婷的手往湿地公园其他地方过去。得知这个湿地公园,虽然早就存在,但是,真正建好并且成现在这样,正是这几年的事。那个时候,林歆婷在上海读护校,现在才是真正过来。

  两人找到一个地方住下的时候,林歆婷靠近他的手臂说到:“叶晨,看来我爸妈对你真的很满意。”

  叶晨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表现得不错。

  不过,想起其他大小姐的情况,他感觉自己有些欺骗林歆婷的父母。当然,叶晨知道,林歆婷父母看得上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长得还行,其他方面优秀更不用说。

  但是,现在看着林歆婷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自己的情况?

  下午的六点多,叶晨和林歆婷出到湿地公园门口,他已经看到林长福三人在那等着。

  叶晨过去和他们上到车上后,准备往林场的村庄回去。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突然一个人影如同一只猫一样窜了出来,不止把林歆婷吓了一跳,同样林歆婷父母吓了大跳。

  如果是在以往,叶晨肯定觉得对方是想自杀。但是,现在看着地上那个染发的年轻人,他就猜到对方是故意的。

  林长福提议叶晨赶快倒车离开这里,千万不要下车的时候,叶晨还没有倒车,发现在他那辆车的后面车轮又躺了一个染发的年轻人在那。

  明眼人都看得出,叶晨遇到了讹诈。

  不过,周围那些看热闹路人只是站在那里,并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叶晨没想到,刚刚来到东北不久,就遇到了讹诈,而且,还是两个染发的小混混。

  如果是那些老人,或许还可能更有说服力。但是,如今看到他们,就一眼看得出不是什么好人。

  林长福让叶晨报警的时候,叶晨却是显得很镇静。

  林歆婷也知道,叶晨不是普通人,上海那些小混混敢惹到他,最后倒霉的还是那些小混混。

  叶晨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后,先是看到翻滚在前轮的那个染发年轻人。看对方那痛苦的样子,还以为刚才真的被叶晨给撞到了。

  叶晨蹲下去,好声好气地问道:“撞到哪了?”

  那个染发年轻人没想到叶晨居然承认自己被他撞到,眼神漏出一丝迷惑。

  “我大腿被你撞断了,快点送我去医院,要么快点给我赔钱!”那个操着东北浓浓的口音的染发年轻人喊道。

  “正好我是医生,我是上海来的叶晨,今天正好给你看看。”叶晨笑道。

  刚开始,那些路人还奇怪,叶晨这个年轻人那么大胆,明知道是被讹诈,还敢从车上下来。

  现在听说眼前这位年轻人就是那位叶神医的时候,自然不同了。

  “真的是左腿断了?”叶晨笑着问道。

  那位染发的年轻人越加觉得可疑,但是,现在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他想不承认肯定不行,因为刚刚自己都说得那么痛苦。

  “是,是,我管你是不是叶医生,还是刘医生,你要么赶快送我去医院,要么赔钱私了。”那个染发年轻人更是嚣张地说到。

  对方却是不知道,既然叶晨是全能科的中医,骨科这方面,他肯定非常熟悉,拆骨八法更是了解。

  那次他正是这样教训了周家子弟,眼前这两个不知死活的染发年轻人也想那样讹诈他,叶晨又怎么可能会害怕呢?

  那些围观的路人只是看到,叶晨将那个染发年轻人拉出来,然后用很娴熟的手法给那个年轻人摸骨。

  其他路人都看得出,这两个肯定是附近的小混混,想讹诈这位路虎的主人。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承认自己是叶晨,却是真的把对方当成有病来治疗。

  在那些路人看过去,还想看看叶晨到底想如何的时候,叶晨却是嘴上带着一丝笑意,如同轻轻地拉了拉那个染发年轻人的左腿。

  那个年轻人感觉自己的左腿的骨头发出咔擦一声,那个年轻人顿时痛得大声惨叫。

  刚才他是假装的,这一次却是要比真实还真实,其他看热闹的路人却是看不出来,还以为对方继续在演戏。

  叶晨却是没有停下来,依然给对方进行治疗的意思,这一次却是拉着对方的左手,对方已经感觉到那种疼痛,知道叶晨是真的在捉弄他,他想要挣扎开的时候,却是一直被叶晨紧紧地拉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