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0206章:治疗癫狂症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徐老,徐娇娇的父亲和叔叔他们,带着叶晨往现在徐文文居住的地方过去,他们想kan kan叶晨的医术,是不是真的可以治疗好徐文文的病?

  此时,天色已黑,他们来到那处偏僻院子的外面,站在铁丝网外,往里面看去的时候,只是看到那座黑色的屋子发出的一丝昏黄的灯光。

  夜色笼罩下的院子里面,给人的感觉,显得很不同。叶晨站在那里不久,已经看到罗姨过来开门。很明显,看到徐家那么多人一起过来的qing kuang下,她显得有些奇怪。

  “徐老,你们怎么都来了?”罗姨问道。

  “文文呢?”徐老问道。

  “她在那边坐着!”在徐老他们和叶晨往徐文文现在所处的地方过去的时候,果然,看到房子后面的石凳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坐在那里嘀嘀咕咕。

  如果是在白天的时候,普通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同样觉得很奇怪,更何况现在黑夜下,只见徐文文除了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外,时而如同发神经一样,不时大笑,又不时哭出来。

  看到这个样子,徐老自然是皱眉头。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亲自看徐文文了,没想到,徐文文的病居然会是那么严重了。

  “文文,我来看你了!”徐老说道。

  但是,正是他这么一喊,徐文文转身抬头看向徐老的时候,如同看到了非常可怕的恶魔一样。

  “你是魔鬼,你是恶魔,你不要过来!”徐文文已经站起来,疯狂一样往前面跑去。

  在徐家刚和徐家鹏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将她拦下来,没想到,徐文文这么一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不清楚,“噗通”一声传来,徐文文已经掉进到那个池塘里面。

  这个池塘有好几米深,现在又是大夏天,如果及时救出来,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徐文文患有癫狂症,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看到徐文文在水里面不停挣扎,徐家那些保镖正准备下去将徐文文救上来的时候,叶晨已经跳入到池塘里面,直接将在水里面不停挣扎的徐文文抱住,然后拖住带到池塘边。

  徐文文已经喝了不少池塘的水,全身又是湿漉漉的那种,不停地在那吐水。不过,在她还没有昏迷过去的时候,披头散发的她,看到徐老和徐家刚他们过来的时候,拼命地躲缩,仿佛不愿意再看到他们一样。这一下,徐老和徐家刚他们,只能叹口气,停在那里。

  “娇娇,罗姨,你们先把徐大小姐,送回去洗一个热水澡,然后我再上去给她进行治疗!”很快,罗姨和徐娇娇将徐文文,带上到木房二楼上。

  叶晨站在那里,看向徐老说道“徐老,从娇娇告诉我当年的往事中,我觉得徐大小姐,受到那么大的刺激,造成今天这样,和你们当初的态度,有很大的关联。所以,刚才她看到你们的时候,她才会有那么大强烈的反应。所以,我想,如果在还没有治疗好徐大小姐的病前,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过来见她。”

  现在叶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徐老反对外人,再来打扰到徐文文?现在徐文文那样子,似乎要比那些胆小的小鹿还要害怕。

  “我们明白,只是,叶晨,你真的有办法治疗好我妹妹的病吗?”徐家鹏问道。刚才看到叶晨奋不顾身地跳入到池塘里面,将徐文文救上来的时候,徐家鹏对叶晨的印象,自然是好了很多。

  “二叔,我应该有八成的可能治好她。”叶晨还是那样说道。

  在徐老和徐家刚他们,无奈地叹口气,从这个园子里面出去后,湿漉漉的叶晨,暂时换上了一套徐家管家拿过来的干衣服。

  这个时候,徐娇娇从楼上下来说道:“叶晨,我小姑已经换洗完了。但是,现在她还是很害怕,畏畏缩缩地躲在被子里面。”

  “那我们先上去吧,希望尽快治疗好她的病!”在上到二楼的小木房那里,叶晨发现里面的空间,实际上,是很大的,除了有一个客厅外,还有两间房,其中一间是徐文文居住的,另外一间,则是罗姨住在那里。

  但是,因为徐文文晚上的时候,经常会醒来,如同梦游那样,这样的qing kuang下,罗姨基本上,都是呆在徐文文那间房,看着徐文文休息。

  进到徐文文那间房,叶晨看过去,发现里面的装饰很简单,除了一间大床,床边有一个梳镜台外,还有一台液晶电视外,再没有其他什么多余的东西。

  现在叶晨看到徐文文躲在那张被子里面,并不敢伸出头来,可能还是因为刚才那件事,变得更加胆怯。

  “罗姨,你差不多二十四小时,都照看着徐大小姐,你对她的qing kuang,应该是很了解的。有一些问题,我需要再问问你。”叶晨说道。

  “叶先生,你问吧!”罗姨已经知道叶晨是一个医生,现在特意过来治疗徐文文。

  “她平常在夜晚的时候,是不是一直都在做噩梦?”叶晨问道。

  “几乎每晚都会,有时一晚上好几次,每次我听到后,都会及时过来看她,唤醒她,给她擦汗。”

  叶晨再问了好几个问题,对徐文文一些外在的问题,算是了解清楚了。但是,叶晨要给徐文文治疗,还要看徐文文的舌头,脉象的qing kuang如何?

  “罗姨,你能不能先让徐大小姐,从被子里面出来,然后让我kan kan她的舌头的qing kuang,以及帮她把脉!”罗姨照顾了徐文文四年多时间,可以说,是在徐文文发病后,最亲近的人,徐文文应该很熟悉罗姨。很快,徐文文从被子里面出来,依然是有些胆小害怕地看着坐在一旁的叶晨。

  “大小姐,你伸出舌头来!”在罗姨说了好几次,徐文文才伸出舌头,在灯光的照射下,叶晨已经看清楚。

  其舌质红少津,再为她把脉的时候,叶晨同样是显得有些不容易,才握住她的手臂,然后给对方把脉,得出脉象是脉细数。从这来看,叶晨他需要的治疗前的数据都有了。

  先是拿出笔和纸来,在那张纸上写到:“徐某,女,25岁,精神失常4年多。初诊:四年前因精神受到刺激,而致精神失常,经长时间治疗,效果不明显。期间,在精神病医院就诊,服用氯丙嗪,奋乃静,安坦等药,症状治疗不明显,反而有加重明显。”

  “现状:烦躁恐惧忧郁,失眠,通宵不寐,多梦,惊恐不安,口干无津,弄舌不已,大便干结,神情呆滞。舌质红少津,脉细数。”

  “中医辩证:属于情志郁怒,不得宣泄,肝郁化火,扰乱心神。治法,以养心安神,镇惊泻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