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2114章:尼亚达西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在来到老君山镇中心的时候,叶晨才看到多一点的房屋,经过的村民,还有那些摩托车那些。

  叶晨从摩托车上下来的时候,看到这位年轻人开摩托车也很辛苦,也就多给他一百元,而且看向他说道:“回去多读点书,那么早出来,以后也是做苦力的。”

  只是这个开摩托车的年轻人正是因为不喜欢读书,才早早出来。

  那个年轻人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询问叶晨还需要搭他到哪?

  叶晨要去的那个地方叫东山村,是老君山镇下面一个自然村,离这里有多远,叶晨也不知道。

  “你知道东山村在哪吗?”叶晨问道。

  “东山村?知道,但是那里的山路很难走,慢点开还是可以的。”对方说道。

  叶晨先掏出手机给廖老那个老朋友白名顺的老人打去电话。

  很快,那边接通后问道:“你是叶医生吗?”

  “白老爷,我是叶晨。”叶晨说道。

  那边的白名顺确认叶晨已经到了老君山镇镇里的时候,他准备亲自过来接叶晨过去。

  但是,叶晨知道从东山村出来一趟也不容易,所以,在让白名顺给他一个地点后,叶晨确认没有错误后,再让这个年轻人开摩托车载他过去。

  叶晨上到摩托车上,那个年轻人确认这个叫叶晨的年轻人不错,又可以赚钱的时候,也就往东山村的方向开去。

  “你们白族人平常有听说过巫蛊吗?”叶晨问道。

  “听过,现在还有,只是比起以前少了许多而已。”那个年轻人说道。

  其实,云贵地区,少数民族最集中的一个地方,而这里,无论是苗人,白族人,还是傣族人等等都有知道巫蛊,而且,自古以来,这一片地方都有关于巫蛊的传说。

  只是现在大城市里面各方面交通发达了许多,和外面的联系多了,巫蛊方面的事又少了许多而已。

  但是,像下面那些封闭的山村里面,那些巫蛊还是很盛行。但是,大多数人都痛恨巫蛊的存在,厌恨巫蛊,同样害怕巫蛊害了自己。

  一路上,这个年轻人和他说了许多,叶晨从他那里得知,他的姑姑就是被人下巫蛊害死的。

  只是,他的小姑死了之后,都没有查清楚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尼亚达西,那你的姑姑死前,是什么样的?你有看过吗?”叶晨问道。

  “我听我妈说,我姑姑死前的时候,突然变得黑瘦下来,然后不到一个月,瘦得剩下全身是皮包骨,然后在死前的一晚,痛叫了一晚,那个时候,我在镇里读初二,我就不清楚,直到我父亲过来找我回去的时候,我才知道。”尼亚达西说道。

  现在他说起这件事,又是痛恨又是害怕,痛恨的是那个巫师害死了他咕咕,害怕的是,自己也像姑姑那样,年纪轻轻就没有命了。

  “那样说来,你姑姑临死前非常痛苦,那你们有找过医生给她看吗?”叶晨问道。

  “有找过,送到老君山卫生院看了,医生给她检查后,算是检查不出什么来,让我们家将姑姑带回去休息。”尼亚达西说道。

  其实,那个时候,医院医生就是让尼亚达西的家人接他的姑姑回去等死,在医院这里治疗不了,只是花更多钱而已。

  叶晨没想到,居然还真的遇到这种事。

  但是,像尼亚达西对她姑姑死前的描述来看,叶晨暂时不能确认到底是什么病,只是在他看来,肯定是中毒了,而且属于中性毒药来看。

  如果是慢性毒药,应该不会那么快死前,如果是剧毒毒药,尼亚达西的姑姑那也不可能熬了一个多月。

  “我暂时只能确认你姑姑应该是被人下毒了。”叶晨说道。

  “你怎么知道?”尼亚达西很惊讶地问道。

  “因为我是医生,而且,我对那些所谓的蛊毒有一定的了解,从你对你姑姑的描述中,我觉得她应该是中了一种植物蛊,这种植物蛊具有慢性到中性一定程度上的剧毒,所以你姑姑从中毒到发作到死亡,前后有一个月的时间。不过,可以看得出,这背后下毒的那个人很狠毒,用这种办法来折磨你姑姑,一直到你姑姑死去。”叶晨说道。

  现在说起这件事,叶晨还想起了当初孙晓伟中蛊毒的情况,也是属于植物蛊毒,甚至,后来孙耀文吃得那种慢性剧毒药丸,也是可能带着这种成分的。

  尼亚达西很惊讶,没想到,这个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居然懂得那些。

  尼亚达西一直开车往东山村的方向过去,叶晨发现路上也就是一条山路,下面都是泥土,石头一类的,如果下雨天,这些山路肯定是走不了的,而且,两边都是高山,密林,再加上,这里属于高原地区,海拔在两三千米高,本来就很高了,现在再看到连绵不绝的高山,看得出这里更是原始落后。

  这些地方,本来路就难走,人口又少,即使这里有不少的资源,怕是也很难发展到这种地方。

  在下山寨那边的时候,叶晨已经感觉到一些,没想到,来到这边的更是明显感觉到这边的落后。

  “尼亚达西,和你同龄的村民,都是出去打工了吗?”叶晨问道。

  “大部分是那样,有的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我也准备今年结婚。”尼亚达西说道。

  叶晨知道,那些少数民族山区的里面许多村民都是很早结婚的,十六七岁结婚更是看起来很正常。

  尼亚达西一直往东山村的方向开去,一直到很远,叶晨才看到有路过的村民,而那些村民都是穿着本地特色的服饰,看起来就和外面那些人不同。

  “叶先生,你可以叫我张达西,我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叫张达西。”尼亚达西说道。

  叶晨知道,对方一个是白族名,一个汉族名,而他的身份证上,为了觉得好听,也就叫尼亚达西。

  但是,这都只是一种称呼而已,如果是出到外面,他们还是会叫汉族名,也就是在老家的时候,才会叫这个乳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