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2236章:再看嫌疑犯患者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叶晨不知道安妮是不是故意的,幸好现在杨静雅先提醒,否则,到时被廖冰雪看到还不知道会是如何?

  “静雅姐,谢谢你。”叶晨说道。

  杨静雅先是冷脸,但是,很快又恢复过来。

  总的来说,杨静雅知道,叶晨在她心目中重要得多了,否则,她怎么可能会那样呢?

  来到廖氏国医馆,叶晨就不进去和廖老喝茶了,让廖冰雪出来上车后,叶晨再开车往东方大学城的方向回去。

  回到东方大学城,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廖冰雪和杨静雅都已经吃过晚饭过来,但是,叶晨还没有吃过。

  “我一会和孙晓伟他们出去吃饭,你们去吗?”叶晨问道。

  “不去了。”廖冰雪说道。

  杨静雅也不饿,两人就不去了。

  叶晨来到科技园区那边,看到孙晓伟和卢文一的身影,至于周子东和李一帆,应该是回去陪着他们父母了。

  在游戏公司那里,了解了一下公司情况,然后和孙晓伟两人出来吃晚饭。

  两人在六点多的时候,已经吃过工作餐,还不饿。但是,现在既然叶晨叫了,那肯定出来。

  在来到一家饭馆那里,三人点了几个菜,也就聊天,等着服务员把饭菜送上来后,三人吃完,一直到差不多十点左右,孙晓伟和卢文一往旧办公室那里回去。

  现在孙晓伟,周子东,李一帆,甚至叶晨都很少再回宿舍那里住宿,基本上,宿舍那里就剩下吴悠和郑阳两人了。

  叶晨回到公寓,杨静雅刚刚洗完澡准备休息。

  现在叶晨想着,上周筑基期突破似乎非常快,不知道这次是否也是那样呢?

  从龙腾山庄遇到的那些武者高手,叶晨预计到,自己遇到的武者高手会越来越多,而到时,唯有自身实力提高了才有能够保护自己。

  毕竟,无论是恐吓,还是用七步散这些,都是借助外力而已,如果被对方了解到,那么外力作用下的效果就没有什么用了。

  叶晨拿着最后一包筑基期药材到浴室,舒舒服服药浴修炼到凌晨一点多,再用清水冲洗的时候,感觉到经脉间那股灵气的流动,但是,他发现却是没有多大变化?

  难道不是那些筑基药材的作用?

  叶晨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肯定还是需要到韩氏药材铺再购买一份珍稀药材回来试一试才行。

  至少,在炼气期修炼的时候,叶晨依靠炼气期的珍稀药材,帮助他在修炼方面的速度提高了不少。

  现在出来,叶晨吹干头发,看着杨静雅和廖冰雪的房门都没有关。但是,叶晨知道,廖冰雪是在没有结婚前,是不可能和她有那种亲密关系。

  至于杨静雅,叶晨就不知道了。

  但是,现在叶晨也只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房间里面继续通过静功法修炼筑基期修炼口诀。

  第二天大早,有些刺眼的阳光通过窗口照射进来的时候,叶晨发现已经是上午的七点多。

  在他起来洗漱的时候,杨静雅和廖冰雪都起来了。

  叶晨和两女坐下来吃完早餐,再往国医协会办公室过去。

  这一周的新国医协会周报已经出来,同样有许多同学在排队购买。

  叶晨则是在那看了一会其他国医协会成员是否有其他问题,然后拿几份国医协会周报,往教室的方向回去。

  回到教室的时候,夏琪已经在教室。

  现在夏琪和班上其他三位男生是国医协会的正式成员,所以他们对周报的需求比普通学生要重视得多,他们甚至把以前旧的国医协会周报都找过来钉在一起,这样可以慢慢翻看。

  在叶晨把那几份协会周报给夏琪后,说道:“夏琪,下午帮我请假,我有事。”

  夏琪也不知道叶晨为什么经常请假,但是,即使那样,叶晨的成绩,除了英语外,其他都要比班上同学好太多的情况下,那自然算不上什么。

  叶晨回到教室后面坐下,和吴悠,郑阳他们,聊了一会,上午在教室上完课后,回到公寓那里,和廖冰雪两女吃完午饭后说道:“我下午有事。”

  “回来吃饭吗?”杨静雅问道。

  “可能回来。”叶晨说道。

  他要先去看看前天遇到的那位嫌疑犯患者,不知道现在对方情况如何?

  在开车来到陆静带他过来的那家医院门口外面,叶晨把车停下来,然后往里面进去,在前台那里询问了一位女护士得知,那位嫌疑犯患者已经被转到普通病房。

  这自然是因为对方的病情,已经过渡到安全期,病情稳定下来。

  来到那位嫌疑犯患者的门口,正准备往里面进去,看到一位警员站在那里,叶晨认出那位警员是陆静的下属,市警局刑警大队那边的。

  这位警员看到叶晨,还以为叶晨是陆静的男朋友。当然,另外对方也知道叶晨的中医术非常厉害,现在看到他到来,还以为是陆静叫来的。

  叶晨往里面进去的时候,看到里面,还有一位警员,那位警员同样是陆静的下属,在那位患者的旁边,坐着几位家属。

  但是,那几位家属神色很不好,特别是面对那位警员的询问,显得非常不耐烦。

  毕竟,这位患者那样,是被警方那边错认,并且通过酷刑审问那样的,所以,他们再面对这些警员的询问的时候,及其不想理会。

  “你们警方等着,我们会告你们的,要你们赔偿。”患者的父亲说道。

  那位警员刚刚已经说了,他是市警局刑警大队的,和附近派出所那些警员不同。但是,这些患者的普通家属,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觉得他们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是一类人。

  不过,在他们看到叶晨到来就不同。

  这些患者家属已经清楚,因为昨天叶晨给患者治疗,才让患者渡过危险期,把病情稳定下来。

  现在看到到来的时候,那些患者家属把他当成恩人那样,和对待那些警员的态度完全不同。

  那位陆静的下属和叶晨打招呼后,叶晨和患者的家属说道:“这些警员是市刑警大队的,和伤害到患者的那些派出所警员不同,如果他们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正面回答,或许他们能够帮得上你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