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0221章:有杀气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04:37:49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如果叶晨有去过那种高档的理发店,肯定看得出这里和理发店有些相似.但是,这里相比外面那些高档的理发店,显得更加高档。

  即使是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女子,同样是姿色一流的那种。叶晨不是好色之人,同样不像那些家族那样风流,但是他是学中医的,学中医之人,一般来说,最会看人,特别是,看到一个人的神色,各种神态的qíngkuang,他将会将这个人,最近的qíngkuang看得出来。

  叶晨读的各类中医书籍,自然不少,其中包括古代那些辨认一个年轻女子,是否还是完璧,通过那些书籍中的了解,叶晨自然会是得到很多种的办法。

  其中,没有其他药物的帮助下,可以通过对一个女子的走路姿势,动作,媚态,眉毛,嘴唇,脸色来查看对方是否还是完璧之身。

  现在叶晨坐在那张柔软的椅子上,看着眼前这位年轻女子的时候,他觉得有些奇怪了。难道在这种地方,还是有出于淤泥而不染的?

  叶晨真的不敢相信啊!按照他之前那种辨认方法来看,应该都不会chuxian错误,心中自然有些疑惑了。

  “不知道大少爷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呢?”娇滴滴的年轻女子挨着过来问道。

  “没什么,帮我理发吧!”叶晨觉得,也许是zìjǐ看错了,都说不定。

  “大少爷,那不知道你想剪什么发型呢?”那个年轻女子问道。

  “平头式吧!”现在大夏天来了,叶晨自然不适于,再继续留更长的头发,这样洗起来,都觉得麻烦,更不用说长头发的时候,流汗更不舒服。

  那个年轻女子,果然拿出一套理发工具过来,那些理发工具中,有两把锋利的剪刀,还有梳子,一台风筒,一块折叠起来的黑布,专门用来剪发的时候,挡住掉下来的那些头发,防止沾到衣服上。

  “大少爷,我先帮你洗头发吧!”这间独立的房间里面,除了建筑是民国中西合璧式的,其他全部都是现代化的那种,里面独立卫生间,水龙头这些什么都有。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标准的理发店,所以,并没有那种让人可以直接躺下来让你洗发那种小床,而是让叶晨弯腰低头,站在水龙头面前,对方开始给叶晨洗发。

  在洗发的时候,那位年轻女子,抹了洗发水在叶晨的头发上,开始摸来摸去,然后开始给叶晨进行按摩头部和颈部。从这里来看,那确实是很那种标准按摩式的按摩方法。

  但是,这让叶晨觉得奇怪,她那双手给他按摩颈部的时候,叶晨感觉对方的双手,并不像那些女子那样的柔和,而是有些粗糙感。

  chuxian这种qíngkuang,一般来说,平常都是做苦干,然后双手会是留下很厚的茧。当然,另外一类人,就是练武之人,才会有那么厚的茧。

  “姑娘,你是哪里人啊?”叶晨问道。

  “我是四川的!”听对方的口音,有些相似。毕竟,叶晨的老家在神农架,离那边并不远,平常偶尔会是和那些说四川话的人交流过。

  眼前这位年轻女子从刚开始,带着四川口音和他说话。但是,让叶晨觉得反而有些刻意的那种。

  “哦!”叶晨没有再说。

  她在给叶晨洗了几分钟头发,按摩了几分钟后,让他再坐回到那张椅子上。然后,在给他披上那间黑布。

  叶晨坐在那里,这位年轻女子给他擦了擦头发,然后拿风筒来吹一下,再拿来剪刀和梳子,开始给他进行剪发。

  叶晨闭着双眼,坐在那里,并没有看向前面那个大镜子。在刚才的时候,他已经看出这个精致漂亮瓜子脸的年轻女子。

  那么漂亮的女子,平常在俱乐部这里,做这种工作,听说之前还是技师,这样的qíngkuang下,还是完璧之身,又是出于淤泥而不染?

  除非,除非她有病。比如,患有艾滋病那些,其他男性才不敢靠近。但是,叶晨相信,肯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在给叶晨慢慢剪发的时候,那速度看起来很流畅,这方面同样说的通,她之前在理发店,做过这方面的剪发工作。

  叶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个年轻女子,似乎偶尔用那丰满的shuangfeng,在他进行摩擦诱惑似的。

  叶晨心中笑了笑,没有其他什么反应,等到她将叶晨左手边的头发,都剪得差不多的时候,叶晨反而觉得眼前这个年轻女子,越加有些不同。但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做出其他什么动作来,叶晨自然没有做其他什么。

  “少爷,额前的头发,还要剪短一点吗?”那位年轻女子说道。看到叶晨一直闭着双眼,不知道在那想什么的时候,她刚才那神色,一闪而过,那神色,如同带着一股杀戾一样,根本不像刚才那个娇滴滴,双眼水汪汪,如同快要出水一样。

  “剪短点吧!”叶晨说道。

  在那个年轻女子继续给叶晨剪发,并且将叶晨头上的头发,整体剪得短了很多,现在地上都是那些被减掉的黑发,叶晨觉得舒服了许多。将叶晨后脑勺那部分的头发同样是剪短了不少的时候,叶晨问道:“姑娘,剪完了吗?”

  “还没有,需要继续给你整理一下!”她说道。不知道她从那里拿出一个胡须刀,开始给叶晨两耳旁边的短毛给慢慢地剃掉。那速度很缓慢,甚至对方在给叶晨剃完后,再给进行颈部到头部之间的按摩。

  “可以了,现在我再给你洗头发!”那个年轻女子说道。

  在让叶晨弯腰低头站在拿出水龙头旁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女子,开始给他进行很细心的洗发,那细心度,娴熟度,如同她以前真的做这样一份工一样。

  在她给叶晨洗得差不多的时候,她说道:“大少爷,你先站在这,我拿来干得毛巾帮你擦一下!”

  就是在这个时间,她除了过去拿那条干的毛巾外,并且手上已经多出了刚才那把锋利的剪刀。

  她一手握住那把锋利的剪刀,一手拿着那条毛巾,双眼那凶戾的眼神,瞄了叶晨一眼,又是一闪而过。

  在她来到叶晨面前的时候,站在叶晨的前面,先是拿着那条毛巾,在给叶晨擦那头发,左手拿着那把锋利的剪刀,在她认为弯腰低头的叶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一剪刀想要往叶晨的脖子上插进去。

  毫无疑问,人体最危险的部位,头部,颈部,心脏,几个部位,现在如果那把锋利的剪刀一刀狠狠地插进去,如同那次程飞拿着锋利的啤酒瓶,狠狠地刺金石的脖子上那样。

  在她刚刚想刺过来的时候,叶晨已经抓住对方的手问道:“喂,你想干什么?”

  刚才这位年轻女子,那股杀气散发出的时候,叶晨已经知道,而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抓住她拿住剪刀的左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