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0314章:无赖的廖老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没有人的打扰下,有美女相陪,又坐在靠近窗口的地方,看到黄昏下的黄浦江美景,吃饭的时候,果然很舒服。

  林歆婷对叶晨的医术,自然很自信,她知道,叶晨和秦大海的打赌,叶晨肯定会赢的。但是,到时真的让秦大海滚蛋吗?

  “叶医生,到时那位秦主任输了,真的让他离开附属医院吗?”林歆婷问道。

  “到时你就知道了!”叶晨笑道。

  虽然廖老那边,在下午六点前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但是,叶晨并没有那么快过去,而是,带着林歆婷沿着黄浦江兜风,欣赏黄浦江美景,将近晚上的八点多,叶晨才送林歆婷回她住的女护士宿舍楼下。

  看到林歆婷离开后,叶晨倒车离开这里,再往廖氏国医馆过去。在他来到廖氏国医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

  “这小子不会是偷偷回孙家别墅了吧?”看到叶晨那么久还没有过来,廖老自然是以为他已经回孙家别墅那边了,一直在大厅,转来转去的,刚刚想再拿出手机的时候,听到门口外传来停车声的时候,廖文恩从里面出来,看到叶晨的身影。

  “你不会和那位女护士玩到现在吧?”廖文恩问道。

  “差不多吧,我刚才和她到黄浦江岸边看夜景!”叶晨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抽出时间和冰雪去黄浦江玩啊?别看冰雪外表冷冰冰的,实际上,内心却是很火热的那种,只要你和她混熟悉了,保证不会像现在你想你看到的那样!”廖文恩笑着看向他说道。

  在他看来,叶晨之所以喜欢林歆婷那种漂亮温柔的女护士,自然是觉得自己这个美貌的孙女,外表实在是冷冰冰了,总是有种给人拒之千里的感觉。

  叶晨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廖老身后传来廖冰雪的声音说道:“爷爷,你在乱说什么?”

  “没,没什么。”很明显,廖冰雪已经知道,爷爷肯定是故意的。

  叶晨则是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系着围裙的廖冰雪,说道:“冰雪姐就像那高贵的公主,我能够邀请到冰雪姐去玩,那才是我的幸运。”

  叶晨真的不会拍马屁,他那样说说出来,廖冰雪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廖文恩则是拍了拍叶晨的肩膀,竖起拇指头说道:“以后记得要多找冰雪,有事没事多给她打电话,你们不就慢慢熟悉了?而且,你也有她的私人电话,半夜给她打电话都行!”

  廖老是那样建议,叶晨却不是那样想的,本来看到廖冰雪那性格,自然知道她不喜欢和人交流,如果自己再没事,甚至三更半夜给她打电话,岂不是打扰到她,让她觉得烦恼和厌恶吗?

  叶晨才不会相信廖老说的来做,他同样不会那样做。这个时候,廖文恩让叶晨坐到饭桌对面,看着他说道:“虽然你刚才和那个小护士出去吃饭了,但是,我知道你肯定还没有吃饱,而且,还想特意来这吃我家冰雪做的饭菜。”

  “廖老,我!”突然间,叶晨觉得廖老在这方面,真的有些无赖,自己根本没有那样想想法,没想到,他则是那样说出来。

  正从厨房端着菜出来的廖冰雪听到爷爷说的话,又是瞪了爷爷一眼,她都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会是说那些话。

  “叶晨啊,你有口福了,这是冰雪听到你要来吃饭,特意提前下班,在菜市场买回了很多菜,认真做好**味菜,等你过来吃的。甚至,还是等你来的时候,再把菜热好!”廖老又是故意大声地说道。

  刚刚从厨房里面端着另外一碟菜的廖冰雪,听到爷爷说的话,更是有种想要生气的感觉,自己从来没有那样做,也没有那样的想法,没想到,被爷爷那样强加到里面。

  不过,她只是瞪了一眼爷爷,又看向叶晨冷冷地说道:“叶晨,你不要乱听我爷爷说的。”

  “冰雪姐,我明白的。不过,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做的饭菜,我已经闻到了那饭菜的香味了。”叶晨刚刚要进去帮忙将其他饭菜端出来的时候,廖冰雪却是不用他进来。

  无疑,因为廖老那样不时地插嘴,甚至将两人拿来调笑,让叶晨和廖冰雪两人,都很尴尬。

  特别是面对这个冷冰冰的廖冰雪,叶晨更是有那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廖老的原因,叶晨还真的有些不喜欢来这个地方,因为他觉得像廖冰雪那样的性格,一般人都难以靠近,甚至觉得难受。

  “冰雪,你去把酒拿出来吧,我很久没有喝酒了,早就等着叶晨过来才能喝两杯!”廖老看向廖冰雪说道。

  廖冰雪没有反对,站起来,往她的房间去拿出来,因为她不能将酒放在爷爷的房间,防止爷爷平常偷喝。

  只是,这个时候,廖老又故意说道:“叶晨,你看冰雪对你多好,如果不是你来这吃饭,冰雪还不肯让我喝酒呢?”

  叶晨竟无言以对,廖冰雪听到后,差点要从楼梯上摔倒下来,转身看向爷爷说道:“爷爷,你再乱说,今晚不让你喝酒了!”

  “好吧,冰雪,从这一刻开始,我保证不再拉扯你们两人的关系,不再笑话你们了!”廖冰雪听到后,才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叶晨那张脸,已经变成哭脸,则是继续在那忍着,都不知道如何说廖老为好?等到廖冰雪将那罐还没有开的,听说有几十年的女儿红打开的时候,那香醇的味道传来,让叶晨都觉得酒瘾要来。

  平常叶晨不喝酒,不像其他人那么好酒。但是,要说那些高价的红酒,和现在的一罐女儿红相比,叶晨更喜欢这白酒的味道。

  “好香醇的黄酒!”叶晨说道。

  “这是正宗的绍兴女儿红,绍兴一个老朋友送的,原来还想送我几瓶竹叶青蛇酒,我不要!”廖老说道。

  叶晨知道,女儿红是绍兴那里的传统,家中每当生了千金,然后在满月酒后,将那些女儿红埋在地下,等到那位千金出嫁了,再取出来招待客人。当然,平常也有酒老板专门做这些生意。

  至于那些蛇酒,这些在中国更广,叶晨和廖老都是学中医的自然很清楚,那蛇酒,对一般的风湿骨痛的治疗很有效。

  但是,看到那些蛇泡在酒里,并不是一般人敢喝下去。现在廖老的身体很好,自然用不到那些蛇酒,反而觉得这几瓶女儿红不错,偶尔喝一口,也算是品尝到美酒的滋味。

  “廖老,是你那个朋友的女儿,还是孙女,刚刚出嫁吗?”叶晨问道。

  “当然是他的孙女。当然,他也是学中医的,在绍兴那边很受人尊敬,那些蛇酒就是那些因为他治好病的病人亲自买来送给他的!当年,冰雪刚刚出生满月的时候,我让他帮我埋好了不少的女儿红,等冰雪出嫁的时候,我再让他取出来,送来上海这里,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喝到那些女儿红。”廖文恩说完,故意看了这两人一眼说道。

  叶晨刚刚喝着那杯女儿红,却是被廖老这句话,差点被咽着。反正,别看平常廖老一本正经的样子,无赖的时候,却是让叶晨都觉得害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