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3600章:上天的惩罚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9-01-12 18:19:10 源网站:2K小说fpzw
  萨满教是在原始信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民间信仰活动,流传于中国东北到西北边疆地区操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蒙古语族、突厥语族的许多民族中,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赫哲族和达斡尔族到20世纪50年代初尚保存该教的信仰。

  对这些民族的生产、生活和社会习俗等各个领域产生过重大影响。因为通古斯语称巫师为萨满,故得此称谓。萨满曾被认为有控制天气、预言、解梦、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狱的能力。

  叶晨对萨满教,其实并不是太熟,他只是听说过,现在又遇到过而已。

  现在叶晨帮助那位死者的家人检查,也询问了这里的情况,最后叶晨还是坚持帮这里附近的村民进行检查。

  让叶晨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一位女童以及一位老妪出现类似这种瘟疫的情况。

  “这两人要去隔离区救治。”

  叶晨说道。

  那些村民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也被恶魔给惩罚了。

  对于他们这些信奉萨满教的人来说,他们从巫师那里得知,之所以会染到这种病死去,正是因为受到恶魔的惩罚。

  这两人被立刻安排送去隔离区的时候,叶晨想见见那个萨满教的巫师。

  这位萨满教巫师是一位蒙古族人,年纪看起来和那位向导差不多,但是,看起来很睿智的样子。

  很明显,这位巫师应该是读过许多书籍的。

  “先生,我们可以谈一谈吗?”

  这位萨满教巫师想了想,还是同意了,点点头。

  坐在叶晨对面的时候,对方也在看着叶晨。

  他已经得知,这位年轻人是来自中国的,而且,对方是一位医生,对方是过来支援和救治蒙古国那些被瘟疫感染上的患者的。

  像这种精神,在巫师看来,是值得称赞的。

  毕竟,也不是什么人胆子都那么大,也不是什么人都那样做这些好事。

  “先生,不知道你对这次的瘟疫是什么样的想法?”

  “这是上天对牧民的惩罚。”

  对牧民的惩罚?

  叶晨觉得奇怪了,他已经知道,萨满教很喜欢拜火,拜日月星辰,风云雷电,拜山等等。

  也就是说他们是比较拜大自然的,这一点上,看起来和道教有点相似。

  但是,道教涉及到的可能会是更多。

  “为什么上天要对那些牧民惩罚?”

  “因为他们贪婪,他们不要命地养大量的牛羊,导致大量的草原沙漠化,甚至还杀了大批的野生动物,这都是在杀戮,他们杀戮太多,导致上天对牧民的惩罚。”

  贪婪?

  杀戮太多?

  叶晨怎么觉得都有些怪怪的。

  要说贪婪,这个人类似乎都是共有,也不可能满足现在的,有了也会想更多的。

  至于杀戮更是。

  “为什么是杀戮?”

  “因为杀戮太多,导致这个自然界失衡,所以就导致现在的瘟疫出现。”

  巫师又说道。

  这样说来,这萨满教巫师也不像是在胡言乱语,反而像是有点科学的沙发在里面。

  因为从现在叶晨了解的到来说,这些年,蒙古草原上对于那些野狼,狐狸等动物的大量杀戮,确实很可能是导致这边生物链的失衡。

  “是不是生物链出现问题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生物链,我只是知道,杀戮太多,就是破坏大自然,破坏大自然就是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

  “那你说怎么办?”

  “请求天神,山神,日月之神恕罪他们的臣民吧!”

  在萨满教巫师说完的时候,叶晨若有所思,但是,夏琪根本是不相信这些的。

  这肯定是因为什么病毒引起的。

  叶晨没有再留下来。

  在告别这个村庄,在往周围其他牧场过去。

  在车上的时候,叶晨看出去,发现现在这边么真的没有他想象中那样。

  这边许多草原被过度开发,而且,许多地方资源也是过度开发。

  蒙古国人口不多,加起来也就三百多万,但是,这些人现在基本上靠牲畜和卖资源为生,但是,对于许多蒙古国普通人来说,他们还是很穷,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无论有多少资源,似乎都和这些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关系,穷还是穷,富的却是富得流油。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在这边一样是处在的。

  所以,可以看到路边不时会是有那些拉煤炭的车辆来过。

  这些煤炭会是被拉到中国,甚至韩国和日本卖掉。

  不过,现在叶晨不是关注蒙古国环境的问题,而是这次的瘟疫,肯定不可能是那位萨满教巫师说的那样是上天的惩罚。

  而且,通过这一天的查看,叶晨发现这瘟疫比他想象中要恐怖得多,已经不知不觉蔓延到附近几百公里了。

  而且许多人可能已经被感染了,但是,还是不清楚。

  这种情况下,必须尽快加强隔离治疗,否则,到时传播的人肯定是更多。

  “乌兰小姐,不知道最先发现感染瘟疫的患者到底是谁?又是在什么地方?”

  “叶医生,这个我要查清楚才行。”

  乌兰去查看的时候,叶晨给隔离区医院那边打电话给一位中医生,询问那边的情况,得知现在那些患者喝下叶晨开的药方,病情并没有加重,但是,没有好转的情况出现。

  另外那位白人医生的情况差不多和今早一样。

  叶晨询问清楚后,看着车窗外,根本不知道现在在哪。

  “必勒格,我们现在在哪?”

  叶晨询问那位向导。

  对方说了一个地点,好像是第几旗,实际上也就相当于什么村的说法,但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一个人影。

  这方圆几百里,看起来加起来可能都没有多少人。

  其实,在叶晨看来,这也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地方,否则,人越多,到时感染到这种不知名的瘟疫肯定会是更多。

  “叶医生,我刚刚问清楚了,第一起上报的患者在一个小村,那里离中蒙边境很近。”乌兰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毕竟,时间不等人,现在叶晨也不是出来游玩的,而是要查看清楚这病毒传播和病毒传播源头。

  最关键,叶晨要查清楚这病到底是怎么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