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392章:经行吐衄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04:37:49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叶晨正在逗那五只小狗,并不知道高美琳和刘雪慧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当然,以他的耳力,如果他想要刻意去听,还是很容易听到的。

  现在既然是高美琳公司的公事,叶晨自然不会去多听。在他抚摸福犬阿五的毛发,又看着脚下的哈士奇阿二在咬着他裤脚,叶晨将它抱过来。

  很明显,这哈士奇阿二,虽然很二,却是很喜欢和主人呆在一起,甚至,可以说,它对主人的依赖性很强。从这一点上,它就不错。虽然不少人说它外貌长得像野狼,但是叶晨知道,本性上,根本不同。

  野狼凶狠又不靠近人,即使有人养着的情况下,同样很容易养出真正的白眼狼,连主人都咬死都有可能的那种白眼狼。

  看到高美琳和刘雪慧过来的时候,叶晨知道两人谈完了,问道:“美琳姐,有什么事吗?”

  “我一会要和雪慧去公司看看,所以,想让你帮我看看周宁!”高美琳说道。

  “可以啊!你放心和刘秘书过去吧!”叶晨说道。毕竟,这别墅里面,还有芳姨的情况下,自然不怕其他什么。最多,就是怕周宁醒来的时候饿了,要喝奶,没有母奶喝,肯定会大哭起来。

  “叶晨,冰箱里面有我平常挤出的母奶,如果周宁醒来要喝奶,你让芳姨将那些母奶温热一下,再让周宁喝下去。”高美琳提示道。

  “我会的!”叶晨以为对方说完要离开的时候,没想到,看到这两女还是站在这里。

  叶晨抬头看去的时候,发现了刘雪慧神色显得有些羞红,叶晨奇怪了,难道是因为刚刚高美琳说的话,让她觉得羞红?

  “刘秘书,你有什么事吗?”叶晨问道。

  即使叶晨是一个再敏感的中医生,如果一个人没有在他面前,真正表现出生病的样子,叶晨是不会过问的。

  毕竟,如果那样问出来,还可能让人觉得你这个人不礼貌。所以,现在他看了一眼刘雪慧,只是觉得她神色有些羞红,并不知道她怎么了。

  “是这样的,雪慧想让你帮她看看病!”高美琳说道。

  “看病啊?行啊!我最喜欢给人看病!”既然是这样,三人再次回到那棵大树下的石椅上坐下,叶晨开始询问刘雪慧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叶医生,我这个病是老问题了,每次那个来了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少腹隐隐作痛。”刘雪慧坐在叶晨对面说道。

  上一次,叶晨打量刘雪慧的外表的时候,只是觉得她是一个年轻很有气质漂亮的女秘书,其他倒是没有多看,现在他仔细打量刘雪慧那张脸的时候,他才发现有些不同。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长时间站起来或者长时间坐下去会觉得头晕目眩,还是月经来的时候,你才出现这种情况。”上一次,叶晨给安妮老师看病的时候,安妮老师同样是出现头晕目眩。但是,她那种情况,并不是月经来的时候发生的。

  很明显,造成安妮老师那种情况,是因为她属于低血压的症状,根据治疗低血压的药方,就可以将安妮老师给治好。现在刘雪慧的情况和安妮老师不同,叶晨自然也要问清楚。

  “是在那个来的时候前后,或者经期期间才会出现的。”刘雪慧说道。

  “那么这就说明你的病,和你月经来的前后有很大的关系。”叶晨说道。实际上,在听到她少腹隐隐作痛的时候,叶晨已经猜到可能和她月经有很大的原因。另外一方面,叶晨又可以确定,这肯定不是因为她出现痛经的情况。

  刘雪慧脸色,更是觉得有些尴尬和羞红,被这么一个年轻几岁的异性问着,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并没有把叶晨当成医生来看待。

  “你最近的胃口如何,大小便又如何?”叶晨又问道。

  “这两天胃口一般般,大便应该是很干,有些时候,很难拉出来。小便没有注意!”刘雪慧几乎是喘口气说道。

  看着她那么尴尬的样子,叶晨说道:“刘秘书,我现在是医生,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如果我没有问清楚这些情况,我同样无法给你开药方,自然也就治疗不好你的病!”

  刘雪慧点点头,摆正自己心态后,没有再像刚才那样。叶晨让她伸出舌头,看她舌象的时候,叶晨已经看清楚,舌质红,苔薄黄。再给她把脉的时候,发现她脉象为脉细。

  看完舌象和脉象,以及刚才的询问,叶晨大概了解她的情况。但是,叶晨还是不能确定下来,是不是那种病,再认真看向刘雪慧那张精致的瓜子脸的时候,发现她的化妆同样很淡。

  “叶晨,你在盯着雪慧看什么,让雪慧都很不好意思了?”高美琳奇怪问道。看到叶晨目不转睛地盯着刘雪慧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高美琳觉得心中有些不舒服。只是,自己都是一个有孩子的少妇,又是刚刚死了不久丈夫的寡妇,她又能多想什么呢。

  “我在给她看病啊!正所谓,望闻问切,我现在做的都是给她诊断。”叶晨说道。看向刘雪慧那张精致的瓜子脸,刚开始,没有看到什么,等看到刘雪慧那对耳朵,很大很长的那种,按照面相的说法,这是一对福耳,寿命长。

  叶晨却不是看那些,发现她那对耳朵除了白皙红润外,却是在耳廓的时候,看到了一些不同红色斑点。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仔细看去的时候,发现并没有看错。

  “刘秘书,平常你有戴耳环的习惯吗?”叶晨问道。

  “没有啊,我不喜欢戴那些首饰,连耳洞都没有,怎么戴耳环呢?”刘雪慧说道。其他女生,可能喜欢将那些金饰品戴在身上任何部位,特别是耳朵戴着金耳环,戴着各种各样的钻石首饰,现在她的收人不少,但是依然不喜欢戴着那些物品。而且,她知道,戴着耳环那些对耳朵有害。

  “那你的耳朵怎么会出现淤血呢?”叶晨问道。他可以确定,刘雪慧耳边那些红色斑点,肯定是淤血残留物。

  “这个我也不知道,每次都是在那个来的时候,感觉到耳朵好像有东西堵着,有些时候,用手指去扣出来的时候,我也感觉到自己挖到小块的血块。”刘雪慧解释道。

  听到她那样说,叶晨已经明白了,刘雪慧这种情况到底是属于什么情况,又是属于什么病?怪不得,其他妇科医生给她看了那么多次都看不好,原来最大原因在这。

  总的来说,主要是那些妇科医生给她看病的时候,可能问不清楚,观察不清楚,刘雪慧本人对这些同样不关心,所以,还以为把那当成很普通的事。

  “刘秘书,是不是只有月经来的前后或者期间才有,平常其他时候没有。”叶晨问道。

  “是的,平常只有一些不干净的耳泄物。”刘雪慧说道。

  “你在病在中医上叫经行吐衄,在你月经前后或者来的时候,耳里流血是最明显的一个症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