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408章:糟老头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中医上说到,痴呆症是因气血不足,髓海失充,痰瘀阻闭,清窍失灵所致,以精神失常,郁郁寡欢,烦躁易怒,言语错乱为主要表现的一类神志疾病。

  而老年痴呆是较多见的老年病,其发病原因复杂,对于大多数老年患者来说,可能是由于增龄老化,各种疾病损耗,脑血管疾病等引起的。

  现在韩雨嘉说到痴呆症的时候,叶晨知道,对方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说起的,说不定是她身边的朋友,或者亲人可能换上这类疾病,她才会那样问起的。

  “韩小姐,这个不是小病,要看到病人的时候,我才能下结论。”虽然痴呆症和癫狂症那些不同。但是,叶晨知道,只要涉及到精神类或者神经类的疾病,都是比较难以治疗。

  因为这种病,很多时候,又和患者个人的心病,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患上痴呆症的患者,原来很可能很健康的人,只是记忆力方面消退后,但是,如果受到什么比较大的打击,同样会是一夜间会是让人变成痴呆。

  韩雨嘉刚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叶晨已经看到穿着唐装,显得精神气爽,满脸红光的韩老伯从里面出来,先是笑着说道:“叶医生,你来了。”

  “韩老伯,我要用的那些珍稀药材用完了,所以要过来买!”叶晨同样笑道。上一次,那样收了那么高的治疗费,让叶晨都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在韩老伯看来那完全是值得的。

  “叶医生,你要的那些珍稀药材,我们这里都有,还很充足。”韩老伯笑道。

  当然,刚才韩雨嘉和叶晨说的那些话,他同样知道,现在他再次问道:“叶医生,难道你真的可以把痴呆症给治好吗?”

  “韩老伯,我还是那句话,这要看到病人的情况下,我才能做确定,否则,我不能向你们担保!”叶晨认真地说道。韩老伯和韩雨嘉相互看了一眼,倒是觉得叶晨这个年轻人说的不错。

  没有人敢把话,说得太满,特别是还没有看到病人的情况下,更是不能那样说出来。

  否则,那样说出话来的人,第一个可能是傻子,第二个可能就是庸医。至于神医,那同样不可能是无所不能的。

  “这样啊,雨嘉有一个亲人正是患上这样的疾病,现在已经来了,他在后院,你可以和我去看看吗?”韩老伯看向叶晨问道。

  “当然可以,我很喜欢给人治病,为病人解除痛苦!”叶晨说道,他喜欢给人治病,正是因为可以给病人减少痛苦的原因,而且,同样有种满足感。

  叶晨跟着韩老伯往后厅过去的时候,穿过大概十多米长的长廊,叶晨看到在长廊一旁有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内院,内院里面除了有一口枯井外,周围还有不少老树,看起来那些老树,都是有些年纪了。

  在老树下不远,叶晨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一个满头白发,鼻子红红,双眼毫无神色的糟老头,正坐在地上喝酒。

  现在是六月天的原因,即使这里有大树遮住,他坐在那里,穿着那件厚衣服,还是看起来很热的。

  “这位老爷爷是?”叶晨问道。

  “雨嘉的二爷爷!”韩老伯说道。叶晨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到底是如何的,但是韩老伯那样说,那么说明这个糟老头,应该就是韩小姐其中一位亲人。

  在叶晨和韩老伯过去的时候,那位糟老头没有抬头看着两人,反而是在那喝酒,看着那个酒瓶没酒了,抬头,那双眼显得翻白眼一眼,显得有些痴呆地看着韩老伯说道:“酒,酒,酒!我要酒”

  那个空酒瓶里面没有酒了,他刚才喝的那瓶酒的时候,应该是有三分之一被他喝进去,三分之一从他脖子上流下来,黏在他脖子和衣服上,三分之一直接被流入到地板上。

  即使是这样,旁边已经有好几个空酒瓶的情况下,叶晨看他都喝了几瓶高纯度白酒,对人体的胃部伤害是非常大的。叶晨知道不少人平常把白酒当成饭那样吃,已经习惯了。

  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现在练功的叶晨,同样不敢那样做,因为他清楚,那高纯度的白酒,喝得多不止可能喝出血,甚至可能可能喝出胃穿孔。

  至于古人关于那些江湖人士的描述,几斤几斤喝下去,那是因为古代那些白酒的纯度,和现在的高纯度白酒完全不同,可能纯度还要低于那些普通的啤酒,那些江湖人士几斤下去,可能也就不会有什么事。

  看着韩文狮的样子,韩老伯看向叶晨说道:“叶医生,他现在什么都忘记了,只是记得酒。”

  “那这不会是失忆症吧?怎么会是痴呆症?”叶晨问道。

  “不是这个,他除了和失忆差不多外,其他方面和痴呆症更很相似,很多时候又会精神失常,烦躁易怒,胡言乱语,绝对不是普通的失忆症。”韩老伯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帮他看看!”叶晨说道。在他正准备靠近韩文狮的时候,叶晨发现糟老头双眼开始翻白眼,甚至开始在那胡言乱语,很明显是因为没有酒的原因。

  这种情况下,看到他那暴躁,叶晨想要给他看病也看不了。所以,他看向韩老伯说道:“韩老伯,不如你去家世兑换一瓶酒过来给他喝。”

  韩老伯点点头,知道现在不给韩文狮喝酒,对方肯定是不能安静下来的,在他出去重新给韩文狮兑换了一瓶酒水进来的时候,韩文绳喝了几口,直接喷了出来,甚至把一旁叶晨的衣服都给喷道了。

  很明显,即使韩文狮显得有些痴呆,但是喝那兑换了水的白酒,他还是能够喝出来的,不是原来那种酒。

  看到他那样子,叶晨觉得对方在对酒这方面,似乎还是很熟悉。看到这里的时候,叶晨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只能再次看向韩老伯说道:“先往一瓶酒里面下点药,让他喝下去昏睡了,我再给他看病。”

  韩老伯同样没有拒绝,作为一个买药的药师,自然很熟悉那种药材甚至药粉会是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昏睡过去,加人到那酒里面,因为没有兑换白水,糟老头咕噜咕噜几下,将那瓶酒喝下了大半瓶,但是还是没有昏睡。

  直到对方将那瓶酒全部都喝完了,那个酒瓶掉下来的时候,叶晨发现他已经靠在那棵树下的石头那里开始昏睡了。

  现在叶晨仔细打量这个糟老头的时候,除了感觉到他全身散发出那股难闻的酒味外,其他就是穿着那套厚衣服,现在都让他出很多汗了。

  “这大热天的,穿那么厚的衣服,没有病都会穿出病来!”叶晨说道,随手将他那件外面穿的厚衣服给脱掉,只是留下薄薄背心的他,自然是显得凉爽许多了。

  “这个是我二爷爷自己说冷,我才给他穿上去的。”韩雨嘉过来说道。刚才看到二爷爷那浑身冒汗的时候,自然是看得出他非常热。但是,韩文狮平常自己说很冷,自然是连冷热都分不清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