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423章:脏躁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叶晨对其他人的私事根本不感兴趣,但是很多时候,治疗一个人的病,需要让患者康复的时候,却是要清楚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比如,叶晨在给徐文文治疗癫狂症的时候,肯定要了解清楚她以前,到底发生了情况,病因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吴小姐,如果你再年轻二十岁,那个时候找我治疗,或许能够可以让你不孕症给治好,现在可能都有孙子了。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何况,我想你应该同样是找过不少医生看了,但是都没有用,这应该就是你的命了,怨不得其他人。”叶晨说道。旁边的林歆婷听到后,急忙拉扯着叶晨,让他不要再说出来。

  毕竟,这正是戳到吴兰青的痛点和心事,叶晨现在那样说,岂不是更加惹到她的生气?

  吴兰青听到后,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松开了一口气,她发现这个年轻人说的不错,那么多年来,都看了不少医生,毫无用处,确实是自己的命。只是自己都活了五十多年了,却是还没有把这些看透,说来还是自己还比不上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心态。

  “那些事,我觉得已经过去了,现在最关键就是治好你现在的病,否则,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能长命百岁!”叶晨还是那样看着他说道。

  “那你帮我治吧!”吴兰青说道,只是现在她的语气,已经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咄咄逼人,反而变得平静下来。或许,这正是她开始信任叶晨的原因。

  “吴小姐,那我要先了解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叶晨说道。

  “平常就是心烦急躁,失眠多梦,因情绪波动而加重。”吴兰青说道。

  “那这样有多长时间,发作时间有多久?”叶晨坐在那里问道。

  “前后大概有二十多年了,每次发作的时间,有长有短。这次发作是前几天出现的,因为公司一些纠结的事务,导致心烦意乱失眠,来这里的内科接受检查,没有其他特别的情况,那位女医生诊断为神经官能症,服安神补脑液剂镇惊养心安神汤5剂,效果不明显,现在只能借助西药片才能入眠。”

  “歆婷姐,你将吴小姐的药方拿过来给我看看?”叶晨说的自然是镇惊养心安神汤药剂的药方。

  在前几天,孙梦洁在青龙集团发生那种事,叶晨同样给她开了安神这方面的药方。但是,孙梦洁喝下去后,第二天就显得很精神,甚至和平常一样。

  当然,面对不同人,面对不同的病症,面对不同年龄的患者,如果不能做到对症下药,即使是再贵的药材,都不能把病给治好。

  林歆婷去将那张镇惊养心安神汤剂药方找来的时候,叶晨看了上面的药方,看得出是附属医院那位女医生,针对现在吴兰青的情况,以及结合她的年龄,开出的一张名方。

  这剂镇惊养心安神汤剂,在古代的时候就是中医名方,不少受到惊吓的皇帝,或者其他诸侯都有用过,效果同样是很好。但是,现在面对吴兰青的情况,却是毫无效果,只能说是没有做到对症下药。

  现在吴兰青平常要入眠,需要借助西药片,叶晨猜到应该是安眠药之类的药物。这种药物短时间内,却是很有效,不少人晚上失眠,或者长时间失眠的情况下,都会借助这种药物。

  但是,安眠药的副作用太大,用得多了,甚至可能还会出现上瘾,和强烈依赖的情况。所以,叶晨一般都不会建议医生给失眠不寐的患者开这种药,对人用得多了,对人体的伤害真的很大。

  叶晨看完后,把那张药方递回给林歆婷,至于安神补脑液,叶晨知道,这同样是中成药,只是服用下去的时候,相比起药汤方便许多而已。至于效果这些,都是属于安神药一类的。

  现在吴兰青都服用下去,毫无效果的情况下,说明她的病很严重了,不是简单的这些安神药,能够将她病给治好,甚至缓解下来。

  “那你之前每次发作的时候,出现什么情况?”叶晨看向吴兰青再问道。

  “一样是受情绪波动的影响,容易出现心烦,失眠加重,服用谷维素,晚上要服舒乐安定3片,可以入睡4个小时。但是,容易多梦,容易惊醒。”吴兰青无奈地说道。

  受到这种病的折磨,其实现在她58岁,看起来是年过半百。但是,如果是一般像她这种家世的人,有钱可以保养,吃好穿好的,一般来看起来最多就是四十多点而已,完全不像现在那样衰老成那样。

  “那现在你生病时具体有什么症状?”叶晨问道。

  “白天脑中糊涂,不能自已,心烦,急躁,易怒,喜欢骂人,看什么都看不顺眼,偶尔还会有悲伤欲哭的感觉,记忆力明显减退,心慌,惊悸,四肢无力,头晕,胸闷气短,全身不定时游走性疼痛。”吴兰青在陆陆续续中想着自己的症状,甚至经过林歆婷的提示说了出来。

  现在可以听得出,吴兰青的病,却是很严重。当然,除了和她心病有很大关联外,更是和她年纪有很大关系。

  毕竟,吴兰青不是一个年轻妇女,而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人了,本身体质各方面就比不上年轻人,记忆力各方面自然会是减退。

  叶晨看向吴兰青那张脸,除了面色萎黄呈现慢性病容,精神疲惫外,其他就是双眼也是很不神采。如果不是她会发怒,还真的看出她是很衰老的那种病人。

  让她伸出舌头,再看向她舌象,以及刚才把脉知道她脉象后,叶晨基本上已经知道她的情况。

  至于其他,吴兰青没有将自己心病说出来。但是,叶晨知道,她的病因为和当年流产后导致不孕,没有亲生后代有很大的关联。这种病史,其他医生,如果询问病人,病人没有亲口说出来,那肯定不知道。

  但是,现在刚才已经清楚,而且可以确定下来,所以不再询问当年她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

  毕竟,现在再问出来,只是让吴兰青生气,憋着那口气而已。所以,现在还是先给她开药,让她先喝下中药汤,脱离对安眠药一类的西药片的依赖,让她的身体可以在中药汤的调理下,可以慢慢康复过来,以后再慢慢了解她那些事。

  但是,叶晨知道,以廖老的医术,其实只要给她进行治疗,吴兰青的病,根本不用拖延下去。但是,她为什么没有找其他男医生看呢?

  叶晨不清楚,但是猜到这应该同样和她当年因为流产导致不孕后,一直找医生看病都治疗不了的情况下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这一次,如果不是叶晨说出她的情况,甚至故意激怒对方的情况下,对方还真的不愿意接受他的治疗。

  “年轻人,我这到底是什么病?能治吗?”吴兰青看向叶晨问道。

  “这在中医上称为脏躁,中医书籍上早有记载和研究,这自然能治!”叶晨说道。或许在其他医生看来,这比较难以治疗,特别是吴兰青的病,将近二十多年时间了,肯定是属于疑难杂症这一类了。但是,在叶晨看来,只要找到病症,做到对症下药的情况下,自然不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