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431章:都是腰痛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从李援朝和何金花两人的走路姿势,叶晨看得出,两人的病还没有好,急忙过去,让李飞义扶住两老上去.

  现在叶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两老很少到东方医院那边看望朱月。毕竟,这两老自己的病,还没有好起来,所以走动非常困难。

  四人往楼上上去的时候,叶晨看着李援朝说道:“大叔,看你的身板和气势,以前也当过兵吧?”

  “不错,三十年前的时候,我还在广西军区那边当过兵,打过越猴子,只是后来自身身体,确实扛不住了,只能复员,不能继续留在军队里面。现在飞义本来在沈阳军区那里,做特种兵做的好好地,因为我俩的病,只能提前复员回来。”李援朝显得有些兴奋地说道。他没想到,刚才叶晨只是第一眼看到他,就猜到他以前的身份。

  只是,叶晨倒是没想到,李飞义一家人,父母和妻子都生病,如果是其他人,怕是真的扛不住。

  上到三楼房门口,李援朝掏出钥匙开门,让叶晨进来的时候,发现这一厅两房的出租房,比起卢文一住的公寓楼,还要小一些。

  叶晨猜到,这两间房,应该是李援朝夫妇两人一间,李飞义夫妇两人一间,李飞义的情况,实际上,他因为经常要上夜班,更多时候,实在鸿嘉大厦那里的办公室休息。

  现在叶晨进来后,将那些礼物放下,看着都是名茶名酒,还有一大袋水果的时候,何金花觉得叶晨这个人太客气了。

  “叶医生,你太客气了,你对我们李家有恩,还买了那么多礼物过来。”何金花看着叶晨说道。

  “大婶,这是我应该的。”在看到这两人有些艰难地在客厅里面走着的时候,首先叶晨是看到何金花走起路来,好像是一扭一扭的,如果不是她的腿部有问题,那就是腰部,应该是有问题,还有李援朝走起路来,腰身同样是显得有些弯。

  李飞义给叶晨倒了一杯热水后,朱月已经回房休息了。现在叶晨坐在客厅那里的时候,李援朝看向叶晨小声问道:“我儿媳妇那样的情况,以后她和飞义有了儿子,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出现?”

  很明显,李援朝夫妇两人是担心因为媳妇患有肝炎的原因,即使现在朱月的病快要被叶晨给治好了,但是她的肝炎病毒还是存在的,甚至会是一辈子潜伏在她的体内。

  但是,叶晨却是很清楚,中国都有一亿多人有肝炎,差不多相当于十个国人有一个有的。

  这种情况,很明显是属于很普遍的那种,国家同样早有提过,任何工作单位,不能歧视有感染肝炎的工作者。

  但是,实际上,情况又是有些不同。当然,叶晨知道,如果身上潜伏有肝炎病毒的普通人,如果没有出现像朱月之前那种情况,一辈子,其实和正常人差不多一样而已。不过,现在李飞义的父母担心李飞义的孩子,叶晨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叔,大婶,你们不用担心,以后他们孩子出生,肯定是会遗传带有这样的基因的。但是,在孩子出生后不久,可以打肝炎之类的防疫针,加强孩子本身的体质,让这种病毒不容易出现发作,或者以后有可能研究出这方面的药物,可以完全将肝炎病毒给消灭掉。”叶晨简单给两老解释。

  两人已经明白,更何况,叶晨说的不出,中国那么人感染上肝炎,何必太过于担心那些。

  现在叶晨和两人说完那些后,既然来到这里,看到两老病还没有好的情况,他自然要给两老看看他们的病到底是什么病,能不能给治好?

  “大婶,你是感觉腰身疼痛,还是下身腿部疼痛?”叶晨看向她问道。

  何金花已经知道叶晨是一个很厉害的中医生,现在问到她的时候,急忙说道:“我的腰身疼痛。”

  “那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叶晨问道。

  “大概一年前,飞义还没有复员退伍,有一次,我到山里砍柴,不小心从两米高的地方掉下来,刚开始不注意,只是觉得腰部有些疼痛。但是,腰部越来越痛,甚至没有办法起来,飞义知道后提前复员回来,带我到镇里的卫生院看了,医生开了一些膏药和膏贴用来敷和贴,痛苦减少了一些,一直到现在。不过,在做重力工,或者是稍稍站直和弯腰的时候,还有冬天和夏天的时候,疼痛最明显。”何金花说道。

  “那你还藏有当初在卫生院看病的病历吗?”叶晨问道。

  “可能还有,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毕竟,这都一年前了,就一张在卫生院看的普通病历,没有怎么保护起来。

  看到何金花显得有些艰难站起来的时候,叶晨不用她那么麻烦,再去找那张病历了,而是看向她说道:“大婶,你把衣服掀起来,让我看看你腰身哪里的情况?”

  面对这种情况,何金花没有说什么,在让李飞义帮忙把她那件普通的短衫掀起的时候,叶晨看到她腰部那里,除了贴了一张白色的膏药贴,其他倒是没有什么。

  “阿婶,这是什么膏药贴啊?”叶晨问道。

  “这是复方蟾蜍酥膏贴,价格比较贵!”叶晨对蟾蜍自然很熟悉,因为这物俗称癞蛤蟆,喷出来的气很毒,表面上那层皮肤和疙瘩同样是有毒的。但是,在中医上,它全身都是宝,它的作用却是很大,特别是它们表面上那层薄薄的皮衣,却是价比黄金,是中医上难得药材。在蟾蜍药膏贴上,更是广泛应用。

  不少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拿着这样的一张膏药贴去贴上去,有些时候,还是能够起到不少作用的。

  “那你觉得效果如何?”叶晨问道。

  “一般般,粘着的时候,腰身没有觉得那么痛,这样的膏药贴比较贵,买一盒回来,一张贴几天,可以用很多天!”何金花说道。

  其实,她同样不知道自己那腰身的疼痛,和她那次砍柴,从两米高的地方掉下来,会是有多大的关系。

  她自己不清楚,叶晨却是很清楚。首先,何金花的年纪大了,再加上两米高的地方摔下来,自然会是引起腰身疼痛。

  “大婶,你当初摔下来的时候,是不是头部,腰部先着地。”叶晨又问道。

  “应该是这样,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也忘记了!”何金花记得不太清楚,只是自己就没有站稳就那样掉下去。

  一旁的李援朝看向她说道:“你当初就不应该到那砍柴,你就不会掉下来,飞义就不会提前退伍,现在就不用干得那么辛苦了。”

  何金花没有反驳丈夫的话,她确实觉得自己当初不应该那样。但是,只有一个儿子的她,当初儿子在军区那里,丈夫平常腰身痛,干不了什么,从丈夫提前退伍出来就那样了,如果平常不是她种菜淋水,还有砍柴,那两口子平常吃什么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