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509章:治疗狂犬病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中医论述中,狂犬病毒属于中医风邪,狂犬病称为犬咬疮。被狂犬咬伤,初起见局部齿痕,或皮肉腐烂,伤口黑紫,周围浅黄,继则全身不适感觉,周身麻木,神昏气短、敏感,受风全身肌肉痉挛,听到铜锣声,尤觉惊惶不安。

  再者,患者往往不敢喝水,逐渐变为不敢见水,或一听到“水”字,即可发生强烈的咽喉肌肉痉挛,和全身抽搐,引起剧烈疼痛,故又称恐水症。

  最后转为狂燥,终因呼吸瘫痪而心肌功能不全,而迅速死亡。

  狂犬病患者三怕,怕风,怕水,怕闻铜锣声,一多,口水多。此外古中医籍有记载,狂犬病人头顶,有红发数根务必拔去。一般为三个月左右发病,最短者六到十天,长者可达两年以上。

  狂犬病多在人身两足并腿上,间有咬伤两手者。刚刚被一般的狗咬到,急用生甘草煎汤洗之,则毒散而不结黄,用玉真散,或搽或服,一般不会有事。

  惟独被疯狗伤人,其毒最厉害,急打散头发,往头顶内细看,有红发如铜针者,即拔去。然后以地骨皮一把,约一两,煎汤洗去黄,内亦服之;又用地龙粪为末,将咬伤处封好,口出犬毛,同样不会有事。

  如果人已发狂如狗状,大小便俱闭,外热急痛,腹痛甚者,前方又不能解,亟用活命仙丹解其热毒,还能救得了。

  听到叶晨从中医的角度来解释的时候,除了以前廖老在这方面有过听闻外,作为急救科的丁贵,还是第一次有听说过中医在狂犬病这方面的资料。

  他同样是学中医的,但是又偏向于现代那种急救科,反而中医方面的熟悉程度,比不上那些真正学中医的。

  “叶医生,难道古中医书籍上真的有这方面的记载?”丁贵问道。

  “当然有!”叶晨说道。

  丁贵知道,即使自己的年纪比叶晨大许多。但是,在中医书籍上的了解,要比叶晨少得多了。

  “中医辩证,狂犬病属于伤寒瘀血发狂范畴,总体辩症为风邪入血,最后造成瘀血积聚(蓄血症),病发前期以风为主,病发后以瘀为主,既有风毒,又有瘀。”

  “其中,内经中说到,血在上乱而喜忘,血在下其人如狂。瘀热在里,其人如狂。伤寒论就瘀血发狂病因病机,确立了多个治疗方剂。治疗重点是辩症论治,随症而变。”

  “其中,潜伏期以祛风发汗为主的方剂,严重期以破瘀散结为主的方剂,主要是‘汗’、‘消’、‘下’,祛风、破瘀、解毒,狂犬症实为毒入血分,瘀血蓄热之症,排瘀下血,为上乘治法,下淤血汤正和病机,是为顺治攻下法。”

  “很明显,现在伍洪文的情况,正是属于严重期,就是西医上说到的兴奋期,这样的情况下,唯有就是按照中医辩证对狂犬病严重期来进行治疗。”

  “伍洪文已经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被狗咬到,更是不知道在什么部位被狗咬到。所以,想要找到当年那个伤口,已经是非常困难。但是,至少可以判断出,当初咬他的那条狗,并不是那种患有狂犬病的癫狗,只是携带有狂犬病病毒的普通狗而已。”

  听到这里的时候,廖文恩和丁贵都清楚了。其实,中医上最难的就是,能不能进行辩证,辩证正是让人信服之处,同样是治疗病症的根据。

  这就如同一个人,平常做事有没有违法,要根据法律来评定。中医上所谓的病症的出现,无法就是和那外感六淫和内感五邪有关,现在说到的狂犬病的病毒,正是和风毒有关。

  “按照中医古书籍的判断,我可以肯定,现在伍洪文的情况,屁股,或者下体,会有淤血的状态。”叶晨说道。

  其中,在中医上,狂犬病的严重期,患者有一个症状,会出血蓄血症状态,就是说伍洪文下面那两个位置流血,并且有血淤血堵住那两个位置。

  廖文恩,丁贵,还有伍洪文的妻子,听到后都感到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伍洪文妻子将伍洪文脱开裤子,戴着医用手套的丁贵亲自检查的时候,果然发现正是有那种症状,怕是这种症状,连伍洪文平常自己都不清楚,现在这几人听到,看到叶晨的神色更是感到惊讶。

  叶晨,廖文恩,丁贵,还有伍洪文的妻子,出到那间急救科病房外面的时候,病房里面留下那位女护士和伍洪文的女儿。这一间病房是属于急救科病人,自然是不用来提供给患者住院的病房。

  “丁主任,赶快将那位伍先生安排一间阴暗安静的病房。”叶晨看向丁贵说道。因为那三怕对患者的影响太大,一般的病房还真的不能适合他养病。

  面对狂犬病患者的治疗,丁贵可能不知道如何。但是,安排病房这方面,可以做到,在他急忙离开后。

  叶晨,廖老,还有伍洪文的妻子张英兰,来到旁边那间急救科办公室里面,廖文恩让一位女护士拿来新的病历后,叶晨开始通过张英兰,询问她丈夫最近的情况。比如,伍洪文的年纪,以及最近狂犬病前后发作后的症状。

  叶晨坐在那张桌子旁边,全部问题都询问清楚后,开始在病历上写到:“伍某,男,48岁。狂犬病发作前后一个多月时间。初诊:患者多年前被狗咬到,并不注意,没有打防疫针,一个月前,突然出现狂犬病初期状态,患者出现低热,头痛,全身发懒,恶心,烦躁,恐惧不安的状态。”

  “只是患者当成感冒状态,并不注意,后经提醒,到一家大医院检查发现,确认为狂犬病,并打防疫针,后发现症状全部消失,以为病已康复,患者不注意。”

  “半个月后,患者再次出现狂犬病症状,情况更加严重,经检查已进入到狂犬病的严重期状态(兴奋期)。”

  “检查:患者对风,水,光,声,及其敏感害怕恐惧,神志时而清醒,时而出现胡话状态,下身出现蓄血状态。舌象:舌质暗黑。脉象:弦紧。中医辩证:患者处于狂犬病兴奋期,属风邪蓄血症。中医治法:祛风,破血,活血,通滞。”

  “处方:人参20克,羌活20克,独活10克,柴胡20克,枳壳10克,枳梗20克,川芎20克,云苓20克,甘草10克,地榆60克,紫竹根500克。7剂,煎服,1日1剂。”

  叶晨将药方写完后,交给旁边的廖文恩,廖文恩仔细看完后,急忙找来一位女护士,立刻按照那张药方去煎药,再端过去给伍洪文喝下。

  现在做完后,前后大概十五分钟左右。但是,叶晨却是不能同样不敢大意,毕竟,自己以前没有治疗过这类的患者。

  但是,他知道,只要按照中医这方面的辩证和治疗,伍洪文将药汤喝下去,那肯定不会有事的。

  只是,让伍洪文妻子张英兰不解又佩服的是,眼前这位要比她女儿,还要年轻的年轻人,真的可以治得了她丈夫吗?

  “伍夫人,你放心,经过治疗的患者,都安全康复的。”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选择相信叶晨和这家医院了。

  因为现在这种情况,即使将丈夫送到其他医院,其他医院同样不敢再接收自己丈夫,到时伍洪文只能在痛苦中熬不了多久离开这个世界而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