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536章:开始治疗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廖文恩没想到,叶晨那么快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住,既是有些感动,又是有些佩服。看到他进来后,廖文恩看向他问道:“你现在觉得如何了?”

  “廖老,我已经没事了!单凭刚才罗阿六给我的感动,我就会拼尽全力将他救下来!”叶晨说道。

  “你可以吗?”廖文恩看向他问道。

  这并不是他质疑叶晨,而是他很清楚,这里瘟疫复杂的症状,和其他叶晨之前接触过的那些患者症状完全不同。

  其他普通患者症状,叶晨给他们治疗的时候,至少还要中医书籍的记载,以及一些病例的参考。

  如今,面对这起新的不知名瘟疫,廖老自己没有一点底,他真的不知道如何给患者治疗。

  从刚才罗阿六和罗阿七两人的病历,以及刚才罗阿六发作时间,那种双眼流出红血,甚至呕吐出那些带黑色的血水的时候,他觉得罗阿六这样的情况,基本上,难以治疗了。

  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他不是怕打击到叶晨。而是站在医生的角度来思考,确实只要患者有百分之一活下来的可能,医生都要尽全力救治。现在廖文恩也是那样,但是他没有底,他现在只能看向叶晨。

  “廖老,我一定可以!”叶晨说道。

  他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现在更是那样。他再次看完这段时间,周护士记录下来的数据,及另外两位医生记录下来的病历,然后再检查了昏迷过去的罗阿六的情况,他已经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

  当然,现在他觉得自己要让罗阿六的情志恢复过去,甚至让他的症状得到缓解,再逐步通过药方,或者针灸来对他进行治疗。

  这样的时间,可能需要不少。但是,只要能够救得了对方,自然不计较时间那些。

  在那位双眼依然通红的周护士进来后,叶晨看向她说道:“周护士,可以给我拿一些新的病历过来吗?”

  “可,可以。”周欣没想到,既然是叶晨要给罗阿六开药方。刚才在看到廖文恩那白大褂上的工作证,她知道廖文恩是老中医老专家,上海大医院的院长。

  但是,叶晨给她的年纪,只是比他儿子大六七岁而,现在自己儿子还在读初中,周欣没想到,叶晨已经可以给患者开药方了。

  “周护士,你别看他年纪轻轻,他医术比我好!”廖文恩看到周欣这个女护士有些迟疑的时候,说道。

  周欣已经明白了,看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再加上,刚才她已经知道叶晨是廖文恩的得意弟子,那样看来这个年轻人的医术更是不简单。

  周欣去把新的病历拿过来的时候,叶晨本来是想让罗阿六休息,不想再将他弄醒影响到他的情绪。

  但是,如果没有让罗阿六把自己的情绪调节好,怕是即使是在梦中,同样会是那样痛苦。

  叶晨将罗阿六弄醒后,罗阿六醒来,感觉双眼睁不开,这是因为刚刚周欣已经给她涂上了止血药方和止血贴。

  现在叶晨抓住他的手掌,按住他说道:“罗大叔,你不用担心,你弟弟我会救下来的。现在你也一样,最关键的,是你现在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避免太过于悲伤。有些事就是那样,现在你能够活下来,是对你父母,你妻子,你儿女最好的礼物。”

  “可是,我。”罗阿六还想说什么,显得很矛盾的时候。

  叶晨继续说道:“罗大叔,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如果你父母,妻子,儿女依然活着的情况下,肯定不希望你出什么事吧。所以,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把你和你弟弟给治好的,最关键你现在不要再胡思乱想其他什么。”

  “我,还能活下去吗?”听到叶晨那样说,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说的也对。他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丝活着的希望。

  虽然亲人离世,是很痛苦,但是他知道,很多时候,确实是那样都是天意,只要活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定可以,只要你相信我的医术,相信自己!”叶晨肯定地看向他说道。

  罗阿六没有再说什么的时候,叶晨看不到他的双眼,只是看到他的嘴唇在动了动,同样不知道罗阿六现在在想什么。

  “罗大叔,我真的希望你把心里沉重包袱放下,好好地活着下来,到时你还能见到你那个亲侄子,如果你真的病倒了,你以后想要再亲眼见到你那个亲侄子将困难了。”叶晨说道。

  这一下,叶晨如同给罗阿六打了一支强心针一样。罗阿六的父母,妻子,儿女确实是不再了。但是,他还有一个亲兄弟和一个亲侄子,这意味着,自己还是有家的,甚至他知道,自己还真的不想在这死去,见不到那个亲侄子最后一面。

  “我,医生,我听你的!”罗阿六说道。

  听到这里的时候,叶晨才松开一口气,刚才叶晨不知道自己那样给他开脱,有没有效果。毕竟,从刚才罗阿六的情况来看,对方的求死之心是非常严重的那种。

  现在廖老看到后,同样是有些赞赏地看着叶晨,他发现,叶晨这个年轻人,人情世故那些,还是知道不少的。

  那位女护士周欣,再次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把新的病历回来。她没想到,刚才昏迷过去的罗阿六再次醒来。

  现在叶晨从周欣手上将那张病历纸拿过来后,从身上拿出那个随身带着的白色盒子。

  盒子里面,自然是那些金针,银针,木针这些。廖文恩和叶晨接触得多,知道叶晨会随身带着这个盒子为人针灸治疗。

  在他拿出来的时候,刚开始,周欣还以为是什么,没想到,看到里面那些泛着寒光的银针,金针这些的时候,她更是可以肯定,这个年轻人的医术真的不简单。

  “周护士,这里有消毒的酒精吗?”叶晨问道。

  “有。”周护士说道。

  很快,周欣把酒精拿来,叶晨消毒后,看向躺在那张单人床上的罗阿六说道:“罗大叔,我现在先给你针灸,除了可以让你减缓一些痛苦外,更是可以让你恢复力气,等一会,我问到一些你自身症状的时候,你可以如实回答我。”

  其实,现在罗阿六那种情况,完全可以根据之前那两位医生记录下来的病历,以及周护士记录下来的数据,现在叶晨再给对方看脉象和舌象的情况下,来给他开初诊的药方。

  但是,叶晨没有,因为他并不清楚,前两位医生给罗阿六看得症状,有没有准确,所以,通过当事人来问清楚是最好不过了。

  叶晨拿出三枚金针,两枚银针,一枚木针,拿来分别消毒后,然后在廖文恩和周欣的注视下,叶晨开始给罗阿六进行头部,胸口周围,一共六个穴位上进行针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