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538章:误解的杨教授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古代发生大规模瘟疫的时候,都会那些病证统称为瘟疫。所以,没有具体区分的病名,到底是属于伤寒还是属于温病?

  但是,现在叶晨通过罗阿六前两位中西医医生,对他这一周多时间来的记录,以及现在叶晨对罗阿六的症状进行检查,他可以确认,罗阿六的症状明显是属于温病。

  当然,温病和伤寒,从许多表面上的症状来区分,即使是不少名医同样是区分不清楚。

  区分不清楚的情况下,这身为两大类病症,医生给患者开的药方,治疗效果,肯定不行,甚至会是越来越严重。

  其中,这一周时间,原来那位给罗阿六开药方的那位中医医生是辩证为伤寒症状的。从这可以说明,罗阿六的情况并不是属于伤寒。

  “叶晨,你真的可以确定?”廖文恩再次问道。叶晨点点头,可以确认。

  从他对中医古书籍这方面都了解,特别是对和和他同姓,被誉为中医十大名家之一的叶天士,在温病学方面的研究,叶晨同样了解不少。

  “如果真的是这样,看来我刚才辩证都错了。”廖文恩之所以加人伤派学派,实际上,还是因为现在伤寒派在中医上势大,温病派,相比起明清那时,可以和伤寒派均是的实力,已经变得很微弱了。

  甚至,这次上海中医专家组成员中,十五名专家组成员,廖文恩只是抽出一位是属于温病学派的老中医过来。

  “廖老,伤寒和温病学很容易辨错。而且,明清之前,甚至不少中医认为温病和伤寒是一派的,甚至觉得温病是属于伤寒派里面的。实际上,这种结论也不错,因为刚开始,温病派正是其中伤寒的一个分支。”

  “后来温病派名医,越来越发现,这两派,表面上症状有些类似,但是实际上,根本不同。以至于造成现在伤寒和温病两派的人,很多时候都弄不清楚。”

  当然,叶晨不清楚,现在国内,无论是大医院,还是大学的中医药大学,主要还是以伤寒派为主,以至于,无论是大医院的规定,还是中医药大学里面的教材,都是伤寒派医生给编出来的。

  廖文恩叹口气,看向他说道:“那你先开药方吧!”

  叶晨以为他的情绪,有些不行,看到他出去后,叶晨没有说什么,然后开始在病床旁边的那张桌子上,他开始在新的病历上写道:“罗某,男,33岁,患者感染一周多不知名瘟疫。”

  “初诊:患者在一周多前,出现高温,高烧,咽喉潮红,恶寒发热,口渴面赤,口臭唇裂,咳嗽咳痰,头痛神倦,便干溲赤,扁桃体表面上有点状白腐假膜,其色灰白或灰黄,不易擦去,身上有多处出现水肿。经一位中医医生诊断为伤寒,治疗效果不明显,反而越加严重,现在出现胸口,头部更加头痛,激动之时出现吐血,血带黑色,双眼同样带血水。”

  “检查:舌象:舌红苔薄白。脉象:脉弦数。中医辩证:温病范畴,属疫毒犯肺症。治法:疏风清热,解毒清肺。”

  “药方:桑叶15克,粉葛30克,薄荷(后下)6克,金银花10克,连翘10克,玄参15克,生地黄10克,川贝母30克,枇杷叶10克,土牛膝6克,生甘草6克,水煎服。7剂,1日1剂,1日3次。”

  叶晨写完后,看向周欣女护士说道:“周护士,之前给他罗大叔吃得西药,打得吊瓶,除了营养液外,其他一律停用,还有他之前喝的中药汤,同样要停止。”

  周欣将那张药方,正准备拿过去的时候,叶晨看到廖文恩从外面进来,进来的,除了他外,还有另外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中医。

  在军机上的时候,叶晨已经认识了这位喜欢沉默寡言的老中医,正是龙华医院的杨义先副院长,叶晨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廖老会是将他找过来。

  “周护士,先把药方给我看看!”廖文恩将那张药方拿过去看后,他的神色再次变了变。

  现在他看完后,交给一旁的杨义先看。

  杨义先刚才看到廖文恩来找他的时候,同样觉得很奇怪,现在他在另外一个帐篷里面负责两位患者。

  他同样是很矛盾,他更奇怪的是,现在廖文恩居然悄悄将他找出来,和他说了一句话。

  “温病!”在廖文恩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杨义先除了刚开始错愕外,更是有些说不出的激动。

  廖文恩是上海伤寒派副会长,现在伤寒派在中医势大,他同样是很清楚,杨义先没想到,现在廖文恩居然提起温病,刚开始,还以为廖文恩和他有共同的想法。

  没想到,在听到廖文恩说完的时候,他才知道,这并不是廖文恩说的,而是叶晨那个年轻人说出来的。

  所以,现在杨义先再次看到叶晨的时候,完全和来的时候不同,感觉和叶晨有股说不出的亲近感。

  这种感觉,自然是让他觉得,叶晨可能同样是温病派出身的,要不刚才肯定不可能说出那些话来。

  杨义先看完那张病历药方后,他看向叶晨的神色更是不同。

  “廖老,杨教授,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叶晨奇怪问道。

  “周护士,你按照这张药方去拿药,立刻煎药送过来给罗先生喝下!”廖文恩看向对方说道。

  周欣知道这三人有话要说,拿着那张药方,往临时中医药库房过去。看到周欣离开后,杨义先激动地握住叶晨的手问道:“叶小弟,难道你也是温病派出身的?”

  杨义先说的这个“也”字,叶晨就猜到他的身份。但是,他只能苦笑说道:“杨教授,我属于中医派的,但是不属于任何分派。我学中医的原则一直都是,取期精华,弃其糟粕。我对中医各大派都是那样,只要是有用的,我都会学!”

  廖文恩刚才还真的差点以为叶晨是温病派出身的,毕竟,从那次叶晨拒绝加人伤寒派后,他就有些想不明白,叶晨到底是怎么想的?

  现在听到他那样说,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的想法。确实,中医上,刚开始,本来就只有一派,但是发展越大,后人分的支派越多,但是,归根到底都是只有一个,甚至目的只有一个治病救人而已。

  杨义先刚刚很激动,现在显得有些尴尬地地放开叶晨的手。但是,现在叶晨发现有人患上瘟疫的症状属于温病的时候,他对叶晨这个人,同样是更加喜欢。

  不管如何,现在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单独的,还有叶晨这样的年轻人认可温病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