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559章:斑疹伤寒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据统计,从昨天开始,出现类似瘟疫症状的四地专家组成员中,其中,上海中西医专家组成员,中医共出现八名类似症状,西医出现十二名类似症状。

  京城中西医专家组成员中,中医出现六名类似症状,西医出现十三名类似症状。

  广深中西医专家组成员中,中西医出现类似症状,分别都是七名。

  本地中西医专家组成员中,出现类似症状,中医有十三名,西医有十四名,再加上从县医院,和镇卫生院调过来的九名医生中,几乎是全部中招,出现类似的症状。

  至于其他护理患者的女护士,现在同样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女护士,出现类似的症状,再加上原来已经感染,还活着的村民,现在小王村这些患者人数,已经将近六百名。

  这六百名患者,特别是那些中西医专家组成员,如果最后在瘟疫中离世,那是让人很恐惧的事。

  现在叶晨,廖文恩,吴海平,孙若山,在办公室里面商量完后,孙若山立刻让秘书周长海拟一份红头报告,报告上的内容,自然是请求云,贵,滇三地卫生厅,在各调入一百名护士,各地分别调入五十名药剂师,以及调入大量的中药材。

  在之前,这里用的中药材,应该还不算是太多。毕竟,全部加起来最多就是几百名患者,可能还比不上县城的医院看病人数。

  像上海,京城那些三甲大医院,排在前十位的看病人数,全年都超过百万,甚至最高的还有二三百万,这相当于那些大医院,每天都可能有几千患者在医院看病。

  周秘书拟完那份红头报告,孙若山认真看完,然后让周秘书去打印多份出来,然后他再盖上自己的印章,签上自己的名字,并且通过紧急密令,分别让人送往云南卫生厅,贵州省卫生厅,四川省卫生厅,以及国家卫生部,还有四川军区。

  这些事,自然都有人去处理,叶晨,廖文恩,还有吴海平从里面出来后,廖文恩看向他说道:“我的医术明明比不上你,你刚才为什么推给我和吴院长呢?”

  “廖老,我还年轻,即使让我来负责,他们还是不服众,更何况,现在你们负责,相当于叫我负责,这有什么区别!”叶晨看向这两人说道。

  “难道你对这些名利,真的不重视?”吴海平奇怪问道。

  在医学界,不少人都想拿到诺贝尔医学奖,以来证明自己,在国内,不少人都想成为下一个含南山那样的功臣。

  那不紧紧是名利双收,还有带来的地位更是无法比拟的。但是,叶晨这个年轻人,居然对那些不感兴趣,真的让吴海平感到惊讶。

  “吴院长,我还年轻,还是喜欢低调点,这样对我的生活更好!”叶晨说道。吴海平听完后,算是有些了解叶晨的想法了。

  现在真的如同叶晨说的那样,现在想要破解现在的情况,唯有的就是尽快给那些出现瘟疫的感染者,通过对症下药来治疗患者。

  所以,叶晨带着吴海平,廖文恩,分别先去看看那些感染的中西医专家组成员。三人在先来到上海中医专家组,新华医院的谭铁牛教授那间帐篷房里面的时候,叶晨已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叶晨已经知道谭教授感染了瘟疫,现在里面出现那些浓浓的中药味,叶晨可以肯定,是他自己在给自己开药喝下去。

  六年前爆发的南方瘟疫真是那样,不少中医老专家,都是给自己开药。当然,有些信奉医不自医的老专家让其他医生替他们开药。

  叶晨,廖文恩,吴海平,掀开那个帐篷的房门,在进入到里面的时候,看到谭教授在那喝药外,更是在不停地翻身在呕吐黄水,看到他这种情况,叶晨和吴海平急忙过去把他扶住问道:“谭教授,你觉得怎么样?”

  谭铁牛抬头看到是这三人过来的时候,他的神志还是正常。只是,现在脸色看起来很惨白,可能是因为病情的原因。

  “吴院长,廖院长,我真的对不起国家,我不知道自己居然中招了,那些村民患者的情况,我可能负责不了了。”谭铁牛痛苦地说道。

  虽然在军机上的时候,他们早就做好准备,猜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才刚刚过去一周时间,自己就出现现在这样的症状了。

  “老谭,你会没事的!”廖文恩看向他安慰说道。

  但是,现在谭铁牛自己都不清楚现在这样的情况。从他来到这里一周时间,以及负责的那些患者来看,怕是想要让那些患者,以及自己康复过来很难。

  这正是对这些专家本人,起到了一定打击,让他们自信心受挫,这样的情况下,无疑会是引起更大的恐慌。

  叶晨没有看问其他,第一时间,看了谭教授自己开的药方,以及现在抓住他的手,给他把脉看了他脉象后,叶晨看向他问道:“谭教授,你感染了伤寒!”

  “不错,只是我都喝了两剂药,没有效果!”谭教授无奈地说道。

  “叶晨,他这是属于什么伤寒啊?”廖文恩问道。

  “廖老,这不是普通的伤寒,是属于斑疹伤寒。”叶晨看向这两人说道。

  或许叶晨并不清楚,正是这种伤寒,造成当年莫斯科瘟疫大爆发,差点把莫斯科城都给毁掉了。但是,小王村出现伤寒的情况,他已经发现有不少类型。

  “斑疹伤寒?”廖文恩和吴海平都不敢相信。

  但是,以叶晨的医术,和之前给其他患者对症下药的情况来看,叶晨确实没有出现过错误。

  “谭教授,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寒热往来,发无定时,午后或者夜晚,更加严重,汗出黏毛,胸胁胀满,口苦咽干,呕吐黄水,舌边尖红,苔黄腻。还有,刚开始,头部出现剧烈疼痛,周身疼痛,高热。”

  叶晨刚刚说完的时候,谭教授惊讶地看着叶晨说不出话来,因为现在叶晨说到的病症,正是他自身那样的感受。

  原以为自己辩证出是伤寒,给自己开药喝下去,应该会是有效,但是,给谭教授自己的感觉,却是越来越严重的那种。

  “在中医上,伤寒和副伤寒是属于温湿范畴,斑疹伤寒却是属于瘟毒发斑,瘟毒发斑,更偏向于温病。所以,你开的药方,应该没有效果,没有做到对症下药!”叶晨看向这三人说道。

  实际上,在中医,古代很多瘟疫,都是直接称呼为伤寒,流感,温病,没有现在区分得那么清楚。

  甚至,古代的时候,出现的瘟疫,流感,温病,鼠疫等等都统称瘟疫。

  但是,这些病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中医上那些名医在书籍上还是说道。比如,最出名的,正是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