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565章:刺痛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一夜白发在历史记录中确有其事,在我们生活中同样确实有不少这样的情况,为什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会出现白发,一夜白发是怎么样形成的?

  其实说到底,这就是因为情绪波动起伏太大而引起的。

  一夜白发的特征就是毛发迅速变白,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是因为情绪失常,造成内分泌失调,机体代谢发生混乱而引起的。

  极度紧张,忧愁,恐惧的情绪,使体内发生一系列急剧的变化,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了头发的黑色素脱失,造成了一夜白发。

  本来廖文恩前来小王村瘟疫区这里,他是上海中医专家组的负责人,责任就比较重大,现在又是临时总负责人,责任更大。

  来到小王村这里,将近十多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面,他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即使晚上在那个帐篷休息的时候,同样也是睡得很不好。

  他和年轻人不同,他已经是一个六七十的老年人了。如果是在城里,以他学得中医很会保养,基本上,可能到七八十头上的头发,都不可能全白,更不可能掉光牙齿。

  这正是中西医不同,中医注重个人的整体和保养,注重从个人在各方面的节制,达到身体内部的平衡。如果是那些西医医生,到了这个年纪,同样和那些普通老头差不多。

  现在让叶晨感到惊讶的是,根本没想到,自己刚刚一天一夜没有见到廖老,他的头发全部都白了。

  那种满头头发,让他觉得白得刺眼。

  “廖,廖老,你?”叶晨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些的时候,双眼都觉得有些酸痛。

  刚刚来小王村前,他就说过,不会让冰雪姐和廖老不会有什么事的。但是,现在一个感染瘟疫病倒,一个头发一夜全白,现在他那种不好受的感觉,他自己才真正明白。

  “叶,叶晨,你来了?”从昨晚开始,廖文恩和吴海平副院长过来这里后,他就留在这里看着躺在那里休息的孙女。

  即使是那位女护士,廖文恩都让她提前去休息了。

  这样下来,帐篷里面,只有他和孙女,孙女喝药下去后,即使是在昏睡中,同样是很不好,总是翻来覆去显得很痛苦。

  廖文恩看到孙女那种痛苦,自己却是毫无办法,他在帐篷里面,那种难受,焦虑,恐惧,紧张,忧愁,一会坐下,一会又站起来,一会又在狭小的帐篷房里面,走来走去,那种情况下的感觉,同样是他从医那么多年来第一次亲身感觉到。

  虽然他从医那么多年,生生死死,确实早就见过很多,同样已经看透了。没想到,现在轮到自己这个唯一孙女的时候,那个时候,廖文恩差点是蒙了,如同猛地被一棍子狠狠地打在他头上那样,昏沉沉,仿佛周围,都看不清那样。

  现在他同样没想到,正是这样过度的紧张,过度的焦急,过度的恐惧,过度的忧愁,造成他今晚过度的憔悴,头发在一夜全白,他自己都不清楚。

  现在看到叶晨过来的时候,仿佛看到主心骨一样,急忙抓住他的手说道:“叶,叶晨,你来得正好,小,小雪现在醒来呕吐得很厉害,你,你快想办法!”

  此时,对现在廖文恩来说,他只是廖冰雪的爷爷,而不是什么医生,看到孙女那个难受的样子,他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仿佛自身医术都如同忘记了一样。

  叶晨急忙将要站不稳倒下去的廖老,扶到一旁,让他坐下,看向那位女护士说道:“你先给廖老倒杯温水让他喝下去!”

  那位女护士给廖文恩倒水的时候,叶晨来到廖冰雪身旁那张单人床那里,看到另外一个女护士,正扶住她痛苦地呕吐。

  其实,自从廖冰雪生病后,自然没有什么胃口,肚子里面没有吃下食物,呕吐出来的,除了喝下的水外,就是吊瓶那些营养液。

  现在叶晨发现廖冰雪呕吐出来的,全部都是那些混合着胆汁的黄水。呕吐的情况,很多人都有遇到过,一般来说,坐车坐船发晕,甚至到游乐场玩摩天轮,都有那种感受,但是,真正出现呕吐黄水那种难受,却是很少人真正感受到。

  “让我来!”叶晨看向那位女护士说道。

  那位女护士让开到一旁后,叶晨急忙过去将廖冰雪抱起来,让她半躺着呕得舒服一点。

  四天前,叶晨发现,当时的冰雪姐,即使是因为来到瘟疫区这里,因为做护理工作,没有能够再像上海那样神采奕奕,但是,她的神采各方面还是很好的。

  现在叶晨看过去,发现就是四天时间不见,廖冰雪和之前相比,完全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奄奄一息。

  现在廖冰雪的那长长的黑发,变得有些混乱,有些粗糙,那张原来冷冰冰红润高傲的脸,现在却是变得惨白,如同那面粉在脸上涂了一层一样苍白。

  现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叶晨双眼更是酸红,他心中那种刺痛,知道是自己没有做到自己做出的承诺。

  “冰雪姐,是我对不起你!”叶晨看向她说道。

  即使其他患者的病情重要,但是他知道,廖冰雪在他心目中,同样重要,而且更加重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些患者对叶晨重要,是因为叶晨尊敬生命,敬畏生命,是因为自己有那些责任,要尽可能将他们从死神中救下来。

  但是,廖冰雪对他来说,更多了其他患者没有那种情。或许,这是亲情,这是友情,还有说不清的情。

  所以,在听到那位女护士说起廖冰雪的事,叶晨手中那个杯子掉下去,他是被吓到,被惊到,被恐到。

  他从医后,他不害怕任何瘟疫病魔,他却是害怕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失去,害怕她们生病那种那种痛苦。

  廖冰雪那死白的嘴唇,完全没有平常那种红润的唇色,艰难地动了动,没有说出口,同样说不出来,只是那样看着叶晨。

  叶晨更是紧紧地抱住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晨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双眼眼泪直接滴下来,掉在廖冰雪脸上的时候,旁边那位女护士推了推他说道:“叶,叶医生,廖小雪已经晕过去了?”

  此时,叶晨才知道,廖冰雪只是感染瘟疫而已,并不是那些已经离世的村民那样。在那位女护士提醒的时候,急忙轻轻地将廖冰雪放到那张单人床上,并且让那个枕头给她贴好。

  叶晨拿来纸巾给廖冰雪擦干那脸后,开始给廖冰雪检查脉象,以及看了廖冰雪最近的病历记录。

  他根本没想到,廖冰雪从他那天早上,看到她那一面后,廖冰雪就感染瘟疫,出现不适。

  当然,廖冰雪感染瘟疫的时间,可能更早,会是推迟到一两天左右。但是,那个时候,叶晨没想到会是那样,同样没有注意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