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602章:毒蛇咬伤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毒蛇咬伤是指被有毒的蛇咬伤,毒汁经创口侵入营血,内犯脏腑所致,以伤处红肿麻木作痛,全身出现寒热,呕恶,头痛,眩晕,甚至出血,神昏抽搐为主要表现的中毒类型疾病。

  在中医上,毒蛇咬伤,分为风毒,火毒,风火毒三种类型。

  现在眼前这位中年农妇,被她两个儿子抬进到那间房里面,除了看到她昏迷过去后,暂时还不知道其他情况。

  “叶晨,你先看看,看你医术最近是不是落下了?”叶道看向叶晨说道。

  他自然害怕叶晨到了外面大都市,看到那些花花世界,反而把医术方面给忘了。叶晨知道爷爷想考自己,同样没有推开,而是先给中年村妇把脉,很快,叶晨知道她脉象后,然后再捏了捏了这位农妇的脖子。

  这位中年农妇很快睁开双眼醒来,看到自己丈夫和两个儿子在这,还有叶道两人的时候,她已经清楚自己在哪了。

  “大婶,你现在觉得如何啊?”叶晨问道。

  “我感觉头晕眼花,身上发冷,胸闷想呕吐,周身酸痛。”那位中年农妇说道。

  她指着自己被毒蛇咬到的地方,叶晨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正是在她右足背外侧,这应该是在她今早在菜地摘菜的时候,不小心踩到菜地那条毒蛇的尾巴,以至于咬到她右足背后侧。

  “当时被咬的时候是什么情况,是被什么毒蛇咬的?”叶晨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蛇,那条毒蛇皮是黑斑点的,头扁扁的,当时伤口被咬出血,有些疼痛,我自己用布将那个伤口绑住。”那位中年村妇说道。

  从早上到现在,都已经过去十二个小时了,她能够熬到现在,算是她命大,运气比较好。

  叶晨暂时可以肯定,那条毒蛇不是致命毒蛇,否则,如果是被眼镜蛇王咬到一口,没有送到医院,早已没命了。

  叶晨听完后,再仔细看向这位农妇的伤口那个地方,现在那里不止右足肿胀起来,现在连右腿都全肿胀起来,说明那些毒汁,已经渗透到她整条大腿。

  叶晨仔细将伤口那块布解开后,除了右大腿肿胀起来,小腿及足背最明显,足背外侧有1厘米长的创伤口2个,有黄水渗出,伤口周围有热潮红。

  “这痛吗?”叶晨用手轻轻一按,问道。

  “有些痛。”那位村妇说道。

  叶晨再仔细观察,发现小腿及大腿内侧,有散在大块瘀斑。在他仔细看完,其他倒是不太问题后,他已经清楚这位农妇,到底是被什么毒蛇给咬到了?

  “爷爷,大婶的情况,应该是被蝮蛇咬伤!”叶晨说道。

  “看完了吗?”叶道看向他问道。

  “爷爷,我看完了。”叶晨说道。

  “那你开药方吧!”叶道那样说,自然是他没有看错了。在神农架里面,各种动物是非常多的,蝮蛇同样是有不少。

  当然,蝮蛇有毒。但是,同样是中药里面一味药材,叶晨刚刚说出是蝮蛇的时候,叶道知道这小子没有看错。现在最关键的,还是看叶晨开的药方如何。

  叶道拿来笔和纸的时候,叶晨问这位农妇的姓名和年龄后,在那张病历纸上,拿着毛笔写到:“杨某,女,45岁。被毒蛇咬伤中毒发作。”

  “初诊:患者于今早在菜地一条黑斑点,长尺许毒蛇咬伤右足背外侧。当时伤口稍出血,疼痛,自己用布包扎伤口。到今晚出现头晕眼花,恶寒发热,胸闷呕吐,周身疼痛,便秘尿黄。”

  “检查:患者右下肢肿胀到大腿,以小腿和足背明显,足背外侧有1厘米的创伤2个,伤口处有黄水渗出,伤口周围出现热潮红,压痛明显。小腿及大腿内侧有散在大块瘀斑。舌象:舌质红,苔稍黑。脉象:脉细数。”

  “中医辩证:诊其为毒蛇药伤,属风火毒证(蝮蛇咬伤)。此毒蛇咬伤后,毒液进入肌肤,进而扩散到全身。蝮蛇为混合毒蛇,即中医称为风火毒,所以,出现诸多病症。治法:祛风解毒,清热凉血。”

  “药方:大黄12克,枳壳12克,生地15克,赤芍12克,白芷15克,五灵脂15克,白菊花15克,青木香12克,蚤休15克,细辛3克,甘草6克。2剂,水煎服经常服。”

  这张药方是叶道平常总结的经验药方,叶晨是跟着他学的,开出来自然是这样。现在他写完,发现自己长时间用签字笔写药方,现在再用到毛笔字来写,发现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但是,他写毛笔字都写了十多年,算不上什么,很快,原来那种感觉慢慢就来了。

  现在那张白纸上写的清秀的宋体字,整整齐齐,众人都看得很清楚,叶晨轻轻吹干后,叶道看了一眼,觉得没有错误。

  叶晨说道:“大婶的那个伤口,还有蛇毒没有挤出来,我先帮她挤出一点余毒,再用点药粉涂上去,你们再按照药方,煎药让大婶喝下去,不用两天就好了。”

  “叶小神医,真谢谢你了。”那位农妇的丈夫中年男子说道。

  叶道自己去那个小药房拿药的时候,叶晨蹲下来,在那位村妇那个被咬的伤口面前,他发现那个伤口被咬,散发出的味道,还是有些异味,很难闻。

  叶晨用手将那个伤口挤出一些黑血和其他污血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拿来一条洗干净的布擦干净后,叶晨再用爷爷自配的药粉洒上去,他知道,用不了到明天,这个伤口,很快就会自愈了。

  叶道自己这个小药房,虽然比不上外面那些药材铺那些大药房,但是里面平常一般用到的药材还是有的。

  很快,他把两剂包好的药材拿出来。在那位农妇的丈夫拿过去后,叶晨已经给她涂好了药粉。

  “你们兄弟俩扶她回去休息,两天应该没事了。如果到时还觉得没有好起来,可以过来再进行复诊。”这两兄弟点头后。

  那位农妇的中年丈夫从口袋拿出一张十元递给叶道,叶道没有说什么,收了。

  旁边看到的廖冰雪,还是感到很惊讶,毕竟在大城市里面,怕是开一张很普通的药方,都不止收十元钱。

  在这里,居然只是收十元。但是,想一想,这里周围都是成片的杏树,她就清楚,正是叶道和叶晨不收那些村民的钱,或者很少收钱,那些村民觉得过意不去,才在这里种了那么多杏树。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