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高手在都市 第817章:治脚气

小说:神医高手在都市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06 15:30: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在西医上,足癣,系真菌感染引起,其皮肤损害往往是先单侧(即单脚)发生,数周或数月后才感染到对侧。

  水疱主要出现在趾腹和趾侧,最常见于三四趾间,足底亦可出现,为深在性小水疱,可逐渐融合成大疱。

  足癣的皮肤损害有一特点,即边界清楚,可逐渐向外扩展。因病情发展或搔抓,可出现糜烂、渗液,甚或细菌感染,出现脓疱等。

  足癣是由致病性真菌引起的足部皮肤病,具有传染性。足癣在全世界广为流行,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更为普遍。

  在我国,足癣的发病率也相当高。人的足底和趾间没有皮脂腺,从而缺乏抑制皮肤丝状真菌的脂肪酸,生理防御机能较差,而这些部位的皮肤汗腺却很丰富,出汗比较多,加之空气流通性差、局部潮湿温暖,有利于丝状真菌的生长。

  此外,足底部位皮肤角质层较厚,角质层中的角蛋白是真菌的丰富营养物质,有利于真菌的生长。

  &nb{ 3w.;足癣临床表现为脚趾间起水疱、脱皮或皮肤发白湿软,也可出现糜烂或皮肤增厚、粗糙、开裂,并可蔓延至足跖及边缘,剧痒。

  可伴局部化脓、红肿、疼痛,腹股沟淋巴结肿大,甚至形成小腿丹毒及蜂窝组织炎等继发感染。

  由于用手抓痒处,常传染至手而发生手癣(鹅掌风)。真菌在指(趾)甲上生长,则成甲癣(灰指甲)。

  真菌喜爱潮湿温暖的环境,夏季天热多汗,穿胶鞋、尼龙袜者更是为真菌提供了温床;冬季病情多好转,表现为皮肤开裂。

  以温飞静的情况,因为前后有五六年的时间了,所以同样属于皮肤病的一类疑难杂症。

  至于为什么她会被感染上这种足癣,要么刚开始,可能是因为从其他人那里传染到,又因为她的环境,以及吃的方面,前后长时间治疗,都没有什么效果。

  现在叶晨已经清楚温飞静的情况,从中医的角度来看,本病的发生与患者体内湿热停滞兼感外邪有关。

  正常的情况下,脾主运化,脾运失职则水湿内停,内湿蕴久而化热,湿热下注,兼感外邪而诱发。所以,针对温飞静的情况,治疗上多用除湿解毒杀虫为主。

  现在叶晨通过望闻问切给温飞静看完了,前后用不了多长时间,自然可以给她进行开药方了。

  叶晨让廖冰雪去给他拿来一张纸的时候,叶晨再看向她问道:“你今年多少岁?”

  作为一个女明星,公众人物,似乎一举一动,都是属于隐秘的。比如,现在叶晨问起温飞静的年龄的时候,对方和那位经纪人,自然是显得很警惕,还以为他想要干什么?

  “我要你的年龄才能给你开好分量的药材。”叶晨说道。看到对方那个警惕样子,也不知道平常活着有什么意思?

  “我今年24岁,不过,请你不要告诉其他人。”温飞静说道。

  “这在合同里面同样说道,如果你违法了,到时我们可以上法院告你的。”那位经纪人林亚男还不放心,看着叶晨又加了一句说道。

  “我只是给你看病,其他什么我都不会说,我也没有那个兴趣。”叶晨说道。

  现在清楚这些后,叶晨在那张白纸上直接写到:“温某,女,24岁,间断性双脚糜烂五六年之久。”

  “初诊:患者五六年来,双脚长时间起水疱,肿胀,糜烂,作痒,流水不止,严重时期不能走路。在夏天,特严重。前后,经过不少中西医治疗,甚至在国外进行手术切除,效果并不明显。最近,因为穿着长筒靴,长时间排练下,双脚瘙痒,异味更重。”

  “检查:患者痛苦病容,双足出现肿胀,两脚趾间及脚底部糜烂,流水不止,表面上有多条红线向足部延伸,脱掉鞋子和袜子时,能够闻到很浓的脚气异味。脉象:弦数。舌象:舌苔白薄,舌质红。”

  “中医辩证:湿热下注。治法:清热解毒,健脾利湿。”

  “药方:胆草15克,茵陈50克,泽泻15克,木通15克,猪苓15克,车前子25克,萹蓄15克,牛膝15克,金银花50克,云苓皮25克,陈皮10克。水煎服,7剂,每日1剂。”

  “外用:苍耳子50克,蛇床子50克,苦参25克,明矾25克,马齿苋50克,地肤子50克,败酱草50克,川槿皮50克,煎水泡脚。”

  叶晨写完这些,检查完,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后,自然可以直接将药方交给温飞静。只是,叶晨知道,其实,想要让温飞静那脚气好地更快,其实他是有更好办法的。

  温飞静将那张药方拿过去,看到都是内服中药汤,以及泡脚外用药方后,暂时还不知道,这药方效果有多好。

  不过,她还是问道:“有没有更好的药?”

  “你本身湿热停滞多年,需要喝中药调理才行。至于有没有更好的药,当然有。”叶晨说道。

  “那你还不快点拿出来,都收了温小姐那么多钱。”经纪人林亚男显得很不高兴地说道。

  “温小姐,并不是我不想拿出来,只是我要自制的一些药膏,外面市场上并没有卖。即使要提供给你,可能最迟也要到明天才行。所以,现在我建议你先回去喝药,并且用外用药方泡脚。不过,我建议你最近时间都不要再穿高跟鞋或者密封的长筒靴。”

  “谢谢你的建议,我明白了。既然药膏要在明晚才能拿到,我明晚会让经纪人过来拿。”温飞静还是那样说道。

  既然已经开完药方,温飞静和经纪人怕是被八卦记者拍到,影响她的演唱会和以后的星途,所以在穿上丝袜和长筒靴后,忍痛从楼上下来,然后趁着夜色悄悄离开。

  看着那两人离开的身影,叶晨和廖冰雪已经从楼上下来,还没有休息的廖老自然知道叶晨已经看完了,笑着问道:“叶晨,觉得如何,这病难治吗?”

  “不难,最多就是普通的疑难杂症。”叶晨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