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头逐渐向西,时间到了半下午光景,青松镇内的铁柱宅子处,逐渐涌出大量的镇民。

  因为铁柱已经被郎中确认过性命无忧,所以镇民们出宅子的表情也大都如释重负,正在相互讨论着方才的地震。

  虎卧山脉虽然内含十万大山,但是其下的大陆板块却极为稳定,所以平日里几乎没有地震的产生,镇民都是第一次经历,难免记忆犹新,但所幸此次的震动不强,也没有造成大的伤害,最多也就是家中的杂物被摔落在地,造成了一些财产上的损失。

  宅子之内,吴老爷子为了让铁柱可以好好休息,将其房间里的人员都赶了出去,随后同样回了自己的宅子小憩片刻,方才的剧烈心情起伏,让已到耄耋之年的老爷子有点吃不消,而本就大病初愈的铁柱妻子同样需要休息,所以这一家子的重担一下子就要落到小姑娘铁兰之上。

  不过小姑娘早已经习惯,她大哥在无尽山西疆参军那会,家中的一切都几乎是她在打理,所以麻溜的择菜,添柴,烧火做饭一气呵成,饭做好后,先给隔壁的老爷子送过去了一份,然后再端给自家的大嫂,最后端着一口小碗,跨出厨房的门槛,慢慢来到院子的一个角落。

  角落里木愣愣地站着一位年纪很轻的少年,一动不动,面容痴呆。

  之前连番的劳作使得小姑娘有些喘气,走路的时候,头上扎着的马尾辫一翘一翘,但还是努力地稳住双手,不让端着的米粥洒出来,随后走到少年的身边,轻轻开口道:

  “喂,你可以听的到我说话吗?”

  声音清脆,但是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蒙眼的依旧已经毫无反应。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用布条蒙着眼睛,是因为看不见吗?”

  小姑娘还是不死心,依然开口询问道,但还是得不到任何回应,最终她颇为无奈地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将手中的碗筷放在院中的小石桌之上,然后将二公子林霄拉过来,按着后者的肩膀让其缓缓坐下。

  随后拿起小碗,用勺子舀了一口米粥,送到少年的嘴边。

  “让你张嘴肯定也听不见,所以得罪了。”

  话音落下之后,小姑娘伸出左手,捏住少年的下巴,然轻轻往左右一搓,后者嘴巴自然而然地张开,然后将勺子喂入少年的嘴巴,由于之前她嫂子患有顽疾,常常陷入昏迷,因此这个法子她很有经验。

  于是就这样一勺一勺地将一小碗全部喂入,喂完之后,也不嫌脏,抬起自己的衣袖就将少年嘴边流下的米粥擦干,两者的距离极近,小姑娘抬起头,忽然发现面前的少年长的颇为清秀,只是眼睛被蒙住,看不清真切,鬼使神差地,她将手伸向少年蒙着眼的布条,想要取下来开看看究竟。

  小姑娘伸出去的手才刚刚到一半,面前布条之下的眼睛突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红光,一闪一烁,铁兰下意识地一声惊呼,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

  青松镇外一青松,青松之下有着一位断臂青年孤零零地站着。

  他已经足足站立了一个时辰之久。

  运奄拓跋左手握着霜华枪,抬头望天,凝视着那一颗大雪积压之下,依旧挺直的老青松,那双桃花般的眼眸内,倒映出了这颗青松的模样。

  “原来这就是姑祖母曾经说的,如青松般挺拔。”

  淡淡的话语自他口中传出,与此同时,手中的霜华枪上,一颗青松形状的符文,渐渐浮现,其整个人浑身气势再次向上拔高一层,气势之中,多了一股坚韧不拔。

  忽然远处的虚空之中出现一条红线,刺破整个虚空,以极快的速度破空而至,红线之内是一条飞腾的血色应龙,龙鳞片片分明,龙爪尖锐无比,笔直地朝着下方的那颗青松直冲而来,而紧随红线之后,是一道道速度极快的黑线。

  “来的真快。”

  运奄拓跋的眉头微皱,左脚向前迈出一步,整个全身发力,将手中的霜华枪瞬间朝着那道红线甩出!

  霜华枪上有青松,所以这道神通的名字就叫青松。

  神通.青松!

  镇子外的虚空在刹那之间,有一道白线乍现,白线之中不断往外喷涌的寒气形成了一颗巨大的青松,与自远处而来的血色应龙直接相撞,两种霸道至极的本源相互炸裂消弭,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但这还未完,与此同时,紧随其后的道道幽翅军黑线之下,一颗又一颗挺拔的寒冰青松自地下破土而出,刺破天地,直接扎向驭风而行的幽翅军腹部。

  幽翅军纷纷避让之间,最前方坐于幽翅兽首领之上的关正卿面无表情,右手轻轻一招,泣血应龙枪瞬间回归。

  天地有风起,有人随风至。

  一杆猩红的龙枪瞬间在运奄拓跋的头顶出现,刺破而下,整片虚空都好似被煮沸,空气剧烈模糊,但是下一瞬间,枪下的人影直接化作一个雪人四散碎裂。

  关正卿仰头一声轻啸,再次将枪抛于空中,化为应龙,向着远方飞驰。

  “我就不相信这种如此消耗本源之力的空间转换神通,你可以无限制的使用,那么就让我看看,你可以逃到什么时候。”

  运奄拓跋穿越整个虎卧山脉之时,到底留下了多少个雪像,可能难以去计数,但正如关正卿所说的那样,就算是掌缘生灭境的大宗师,所拥有的那些微薄本源也坚持不了几次这种长距离的转换,所以运奄拓跋一日之内传送的极限是三次。

  当月光刚刚升起之时,运奄拓跋又和幽翅军在虎卧山十万大山之间碰撞了一次,剧烈战斗之后,再次与雪像移形换位而走,只留下一个更为惨烈疮痍的深坑。

  关正卿依然还是孤身一人出手,但显而易见的是,双方都在变强。

  这是一场属于年轻一辈第一人之间的围猎,同时也是一个人的大宗师进阶之路。

  月光如水,洒在虎卧山脉十万大山内的一处白雪之上,反射出略微刺眼的光芒,同时也照耀在一个断臂年轻人的脸庞之上,他的对面,是一个宏伟宽阔的巨大城门。

  虎卧山脉,十万大山的深处,竟然有着一个苍茫,古朴,甚至带着狰狞的古朴城门,而城门的上方,四个金色的前朝文字在月光之下就像是张嘴吞噬一切,咆哮野兽脑袋之上的怒目眼珠。

  这处城门在整个大夏几乎家喻户晓,但是真正能知晓其在十万大山深处的寥寥无几。

  大夏八大禁地之一,赢氏皇陵!

  地面之上一城门,门后地下一座城,城中帝皇三百位,数亿阴兵待转生?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