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010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 >-~ 潘多拉和爱丽丝五人整整担心了一夜,而西格等一群大主教也是一夜未睡,他们等待着看一场好戏,要么教皇陛下的女人被辱。要么教皇挑战大天使的威严,结果寒夜陛下被大天使一掌拍死。当然这些大主教,更希望的是后者,因为夜轻寒死后,他们机会就来了…

  然后让潘多拉等人无比惊喜,让几名大主教无比震惊的是…夜轻寒第二天从大天使的房间内出来之后,就宣布了一个消息。伟大的大天使大人,半夜接到光明之神的召唤,匆忙赶回了天堂。

  这个消息来得很震撼,很突兀!

  来得就连最单纯的潘多拉,都完全不相信,数十万年来,神圣位面的人要想去天堂,都必须通过天台的祭坛,祭坛要想启动最少要几天的准备。再说了,就算大天使走的再匆忙,多带一个人走的时间总有吧?

  大天使消失了!

  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所有的红衣大主教都惶恐起来,无比的惶恐。

  大天使是什么?那是光明之神的代表啊!居然莫名的消失了?光明之神会不会大怒,降下神罚,来一个灭世?所有人望着夜轻寒的目光也更加的虔诚起来,能让实力强横的大天使莫名消失,这教皇陛下的实力该有多强大?

  爱丽丝和潘多拉几人狂喜之余,却为夜轻寒担忧起来,击杀上界使者,这是要捅破了天啊!

  身处在风暴的中心,夜轻寒却是一点没有在意众人怎么想,每日不是去教堂后面的湖泊钓鱼,就是在教堂最高一层悠闲的看着书,好吃好喝,日子过得很安逸。

  爱丽丝四人虽然很想和夜轻寒恢复以前的“炮友”关系,但是伟大的寒夜陛下似乎最近开始修身养xing了,对几人的百般诱惑熟视无睹,就连潘多拉都冷落了许多。

  夜轻寒开始一心一意的压制脑海内的黑线,随着奥巴玛恶魔气息的减弱,他脑海内的邪恶念头也少了很多。没有了邪火,当然不会在去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发生关系了,爱丽丝四人那一夜的无心举动,让夜轻寒很是失望,也更加怀念…轮回秘境的妻子们。

  潘多拉感觉到了夜轻寒的冷淡,没有和一般女子一样纠缠着他,开始一心一意的炼化神晶,直接闭关了!爱丽丝却是开始安排拉西斯三人进入教廷,进一步的巩固自己的势力,一边炼化神晶。

  她感觉这个强大而又神秘的男人,似乎就快离开她们了。在这男人还没走之前,她们必须要有自保的力量,保护自己也保护潘多拉!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

  三年过去了,那位喜欢修女在夜里,找他忏悔的大天使确定以及消失了。但是几名大主教想象之中的神罚却没有来,甚至天堂一个使者都没有派下来。所有人都完全放心,也对夜轻寒更加的恭敬了,能击杀一名大天使,还能让上界完全不察觉,寒夜陛下强大若斯!

  夜轻寒依旧每天钓钓鱼,喝喝茶,看看书,夜里则一人站在教廷的天台上仰望着天空,享受属于一个人的孤独好时光。

  潘多拉每隔几个月会出关一次,每次都在夜里悄然的来到天台的门口,却没有出去。而是一人悄悄的躲在角落里,看着那个仰望星空的孤独背影,眸子内没有泪水,却有着和那个孤独背影眸子内一样的淡淡忧伤…

  今夜,一样的寂寥,一样的妖娆,一样的凄美!

  潘多拉炼化了神晶三年,虽然没有突破天神境,但是身手也颇为了得了,虽然她样子依旧柔弱如水,但是身影却是无比的矫捷。

  她悄然的来到天台的门口,最快更新还是到:我要啊-< >-.躲在熟悉的角落里,朝外面望去,却没有看到以往夜夜都在的那个孤独背影。她微微弯曲的睫毛抖了抖,宝石般的眸子有些疑惑,夜夜都要在这里仰望星空,思考人生的寒夜陛下,今夜怎么不在了?

  难道他转xing了?

  又去和爱丽丝四人谈论教义了?只是当她鼓起勇气,走进爱丽丝房间时却没有发现寒夜陛下。她有些慌了起来,和爱丽丝四人开始分开寻找,却将整个教堂寻遍了,都没有找到夜轻寒。

  而爱丽丝却想起什么,脸色顿时苍白了,好像…有三天没有看到伟大的寒夜陛下了!

  夜轻寒虽然和她们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熟络了,但是每次要出行离开圣城,或者要进战皇殿内修炼,都会和她们说一声的,这次却…突然的消失了,还是三天了!

  最后潘多拉和爱丽丝四人来到了那个天台上,五人学着夜轻寒仰望星空,对视一眼,都开始恐惧起来。难道寒夜陛下真的离开了?抛弃了她们?

  几人中爱丽丝的实力最高,但是她原来也就神将巅峰的实力,炼化了神晶三年,也勉强才达到神王实力,而那几名大主教却都是神帝水平,而她们每个人望着潘多拉的目光都有着隐晦的贪婪之色…

  潘多拉却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她只是无比忧伤的望着星空,这一刻,她感觉…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夜轻寒没有离开!

  他就是想离开,目前也没有很好的办法。他进了战皇殿。之所以这次进战皇殿没有和爱丽丝她们打招呼,是因为…出事了,出大事了!

  吸收了整整三年信仰之力,他身体内的光明之力已经很强大了。脑海内的黑线也压制的七七八八了,那三十条最长的黑线已经完全压制了,而那些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短黑线,也压制了很多。

  灵魂海洋内的光明之力,已经完全超过了黑暗之力,黑线不在蔓延,灵魂也不会崩溃了。

  但是就在三天前,却异变突生了——

  战皇殿内那间都是玄奥石碑的大殿内,夜轻寒的身影在地上滚来滚去,他双手死死的抱着脑袋,一张清秀的脸都变得扭曲了,鲜血淋漓,无比狰狞可怖,浑身释放着凶厉的气息,双眼内血丝遍布,尽是痛苦之色!

  “啊!啊!啊!”

  突然,夜轻寒在地上翻滚了几次,猛然弹射了起来,而后捧着脑袋,狠狠的撞向旁边的玄奥石碑上,强大的力量,让整个玄奥石碑都为之一颤,如果不是石碑上有禁制的话,恐怕此刻大殿内的石碑都被他撞碎了。

  他的脑袋开始鲜血狂涌,一头绿色的头发染的血红,一袭神圣纯白的袍子上,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魂戒第一时间,散发出道道柔和的光芒治疗着夜轻寒的伤势,而后夜轻寒又开始捧着脑袋在地上打滚。没过多久,又跳起来开始猛烈的撞击着石碑墙壁,周而复始,已经整整三天三夜了!

  夜轻寒此刻就感觉自己,就是那只被唐僧不停念着紧箍咒的孙猴子,头痛欲裂,灵魂海洋时刻都在崩溃的边缘!或许,下一秒,两个灵魂海洋就会“嘣”的一声,四分五裂。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