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224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申屠无邪身子一阵抽蓄,英俊的脸完全变形了,脸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的,浑身传来撕裂般的痛苦,只是此刻这种痛苦,已经麻木,他都感觉不到痛了!

  他努力睁开被血夜黏糊的眼皮,看着夜轻寒那张微微狰狞的脸,他灵魂深处都在颤抖,这个世界怎么有这么凶残的人?

  从小都是在永恒之殿内长大,一直没有受过半点屈辱的申屠无邪,心理承受能力可想而知,此刻都差点崩溃了。永尽全身力气,不断的点头,用力张了张嘴,虚弱的说道:“别打了,我,我帮你救人,求你别打了,我…会死的!”

  夜轻寒点了点头,有些满意,而后却在申屠无邪惊恐的目光下,又是一拳,将申屠无邪,砸进了地下,这次全身被砸的只有一双脚在地面上,微微的在颤抖着…

  嘶嘶…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当夜轻寒站了起来,目光淡淡扫过众人之时,所有人都慌忙的后退,甚至有人因为承受不了夜轻寒眼中森寒的杀气,吓得瘫软在地上。

  最后夜轻寒将目光投向了天空中的血夜君主,森冷不带任何感qs彩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血夜,滚下来!”

  “咻”

  血夜君主浑身一凉,但是没有考虑太久,立刻急速飞了下来,而后单膝跪在地上,脸色通红满脸恳求的低声说道:“大人我夜以前被妖血蒙蔽了眼睛,求你大人大量,饶我一次,我保证…”

  城内众人再次一阵唏嘘,见过人下跪低头求饶过。但是九品战神,一个大陆君主至高存在给人下跪求饶,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过。

  不过想想,血夜君主不求饶,以他和夜轻寒之间的仇恨,和此刻夜轻寒凶残暴虐程度,捏死他都正常。面子和命那个重要?当一个人面临抉择的时候,最能体现出来这个人的性格,很显然,血夜君主性格不是很刚强。

  “夜轻寒,别杀了,为神界留点火种吧,否则下次位面之战,神界将会一败涂地!”

  夜轻寒还没说话,但是此刻耳边却响起一道冷冰冰的的传音。夜轻寒朝高空中的冰雪女王看了一眼,最终没有说话,转头提起申屠无邪,一个瞬移离开了!

  夜轻寒离开了,笼罩神恩城的漫天杀气也消失了,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又感觉兴奋刺激,又感觉一阵后怕,接着想到夜轻寒和申屠雄之争,神界会大乱,血流成河,又忐忑起来。

  天空的灵魂幻境解除了,莫尚煌和血夜君主望着下方青山的尸体一时感慨良多。夜轻寒没有动他们,这说明夜轻寒还是原来的那个夜轻寒,只是这实力…让两人无比汗颜,也让两人一阵懊悔!当初要是跟着一起走,此刻就不用如此受气和尴尬了!

  冰雪女王脸上没有任何神情,冷冰冰的屹立高空,目视着夜轻寒的身影朝星辰海瞬移而去,最终幽幽一叹。

  “申屠无邪,你听说过一种叫噬骨虫的魔兽吗?这噬骨虫据说能吞噬人的骨头,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啃食,那种痛苦我没有尝试过,曾经在一个物质位面我的手下见过,如果这次你不能将我的族人亲人,一个不少的救出来,我会给你身上放上一万条噬骨虫,让你尝试一下味道如何?你知道我有魂戒,绝对不会让你死去,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星辰海上,夜轻寒提着申屠无邪,傲立在半空,远处的至尊岛,此刻护罩大开,而空中的永恒之殿已经消失了,显然都已经收到了消息。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让无崖放人的,但是…大人能保证不杀…我吗?”

  申屠无邪很是“乖巧”的点着头,而后小心翼翼的问道,似乎生怕惹怒了夜轻寒,再次给他来几百拳…

  夜轻寒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你应该了解过我的为人,如果你父亲懂得做人,我会留你一条命!”

  “这…”申屠无邪感觉夜轻寒这话说的有些模棱两可,有些迟疑的说道。

  “哼!我能击杀青山,你不相信我能破至尊岛的护罩,永恒之殿是战皇炼制的,你不知道战皇和我的关系?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否则…”

  夜轻寒手一用力,猛然抓住申屠无邪的脖子,微微用力,申屠无邪就感觉脖子差点被捏断了,随即看到他拳头上本源之力又开始冒了出来,立刻吓得小鸡啄米般使劲点头。

  “申屠雄的这个废物儿子,和那个被我杀了的儿子相差太远了!”

  夜轻寒冷笑一声,急速朝至尊岛飞去。申屠雄不在神界,这神界还真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他的神识无比强大,连隐藏在至尊岛上空的永恒之殿都能模糊探查到,所以断定申屠雄不会隐藏在神界,否则早就出现了,而且嫣然也不会骗他!

  “大人,等等,我传讯给无崖!”

  飞到至尊岛上方,申屠无邪立刻开始传讯起来,只是片刻之后一张脸苦涩起来,眼巴巴的看着夜轻寒说道:“无崖…无崖,没有回讯!”

  “哼!”

  夜轻寒冷冷一哼,手缓缓抬起,四周的空间之力朝他潮水般涌来,一只大手掌突兀出现在前方,而后对着前方的虚空猛然拍下。

  “嗡!”

  大手掌朝远处飘去,但是手掌途径之处,空间层层震荡,化作道道涟漪荡漾而去,而后一座金光闪闪的瑰丽宫殿慢慢浮现出现,隐藏在平行空间的永恒之殿被震荡了出来!

  “传讯给申屠无崖,如果不交人,永恒之殿,我只有强行摧毁了!永恒之殿的禁制虽然强大,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是战皇的传人,战皇殿想必你们听说过吧,此刻就在我手里!”

  夜轻寒的话,申屠无邪有些相信了,因为战皇的事情,他们了解一些。申屠雄就是战皇的徒弟,这点他无比清楚,封神谷是战皇的墓地,这点他也知道,夜轻寒当年既然能从封神谷内走出来,如果说和战皇没有关系,这谁也不相信。

  为了几个普通人,赔上一个永恒之殿以及自己和无崖的命?这个选择,申屠无邪不用考虑,所以他传讯的更加频繁起来。

  片刻之后,申屠无崖传讯终于来了,开出了一个条件:“放了申屠无邪,他就放人!”

  “先放人,什么都好说,不放人,后果自负!”

  夜轻寒毫不让步,结果申屠无崖的传讯又断了,申屠无邪气的差点大骂起来了,只是申屠无崖xing子木讷,死脑筋一个,他也没办法!

  “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夜轻寒冷冷一喝,身边十杆长枪呼啸而出,朝着永恒之殿猛然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