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469章 杀你只要三息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大人自然会说到做到。”眼见生命女神和智慧女神将酒一饮而尽,踩囟淫笑道:“就怕这时候你们两个自己舍不得走。”

  “大人,我要……”

  “我也要,大人……”

  生命女神和智慧女神本来已经褪去一半的连衣裙圣衣,自己主动将剩下的一半完全褪去,呈现出玲珑玉体,鱼白的肌肤上绯色通红,双眼中充满了**。主动抓起踩囟和踩触的手,按在自己两团雪白嫣红上。

  “二位大人,不要太过分了!”

  复利乔奥满腔怒火,复利乔奥对子女看得不太重,整个克兰星球上,复利乔奥的后代起码有上万,所以对女人反而看得更重一些。

  “怎么?你不服气?”

  踩囟阴冷的看着复利乔奥,聆听着生命女神的娇-喘,一手不断捏着生命女神的雪白嫣红。

  “混账!我杀了你们两个贱货!”

  复利乔奥见急色的踩触已经捧起智慧女神的两半翘臀,准备让智慧女神容纳自己的火神,复利乔奥再忍不住自己的怒气,又自知不是踩囟、踩触两个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的对手,欺软怕硬的朝自己的两个女人动起了手了。

  “打扰我的雅兴,你这蝼蚁还真是该死!”

  踩囟将复利乔奥唤出的大地神矛单手折断,另一只手轻易穿过这曾经是克兰星球最坚固的大地神盾,指尖刺破复利乔奥的神王之躯,将复利乔奥的全身血肉吸干,只剩下骨架和外表的皮囊,看起来像个瘪了气的皮球。

  “既然你想杀了这两个贱货,那本大人就帮帮你。不过你现在得在这里看着……”

  踩囟将复利乔奥的灵魂禁锢在半空中,不让他逃出神殿,接着将怀里的生命女神一翻转,按在了复利乔奥的神座上。

  ……

  克兰星球,克夫隶行省。

  一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拿着曾经属于神王复利乔奥的命运权杖,在云端中穿行着,寻找夜轻寒的踪迹,下方正是克夫隶行省的中央城区。

  踩囟等蜥栖族奥义尊行者追查夜轻寒的下落,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时间一长就有了惰性,所以九个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做了下分组,踩囟和两个兽形状态是刻度八、四个兽形状态是刻度七的蜥栖族奥义尊行者,每次都可以单独外出追查,剩余的两个刻度是六的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就必须同时外出追查了。

  今天轮换到的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是一位兽形状态刻度七的蜥栖族奥义尊行者。

  邛莱利是个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一头金发,身躯笔挺,爱穿着属于贵族的爵士服,一双蓝颜色瞳孔的漂亮眼珠,看起来高贵动人。

  可惜这个看起来高贵动人的邛莱利梦想,却是当西城一霸,幻想着自己有天能像南城霸王那样一统西城。虽然西城只是贫民窟,没什么油水。但邛莱利除了开小酒馆的老寒头能欺负欺负以外,其他的人谁都欺负不了,谁叫贫民窟里出刁民呢?

  邛莱利今天起了床,摸了摸空瘪的口袋,昨天在赌场输得清洁溜溜,今天又只能去欺负欺负老寒头,顺便在老寒头那里预收一下后年的保护费。

  邛莱利出了家门,七拐八拐来到老寒头的酒馆。一所破旧的酒馆,桌子只有七八张。

  这里的客人喝的是最廉价朗姆酒,吃的是最便宜的黑面包和佐酒的小花生。其实老寒头的酒馆没什么油水,邛莱利也知道自己不能刮得太狠,但谁叫自己成为西城一霸的路还任重而道远呢!

  因为霸气的邛莱利暂时还只能在老寒头的破旧酒馆里收到保护费,所以也只能再委屈一下老寒头了!

  邛莱利点了一扎朗姆酒和一块上好的牛油面包,一小碟花生,一碟精美的小甜心,接着掏出一枚铜钱,对老寒头道:“找钱。”

  老寒头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像鸡窝,别人一看就要倒吸口寒气,所以叫他老寒头。

  “我眼睛不太好,这是什么钱?”老寒头接过邛莱利的铜币,将铜币聚到灯光下,双眼眯成一条缝,仔细看着这枚铜币。

  “这是一枚金币。”邛莱利不耐烦道:“不过我看你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就当它是枚银币吧!”

  “哦,哦!”老寒头扒拉着手指算账,“一扎朗姆酒和一块上好的牛油面包,一小碟花生,一碟精美的必奇饼干,总共是二十七枚铜币,一枚银币是一百枚铜币,那我还要找西城一霸邛莱利大人七十三枚铜币。”

  算完以后,老寒头从钱箱里找出七十三枚铜币给邛莱利,邛莱利收下后喜滋滋的哼着小曲,喝起了朗姆酒,嚼起了酥口的佐酒花生。

  几名在一旁吃着黑面包的贫民窟邻居,看到这一幕无奈摇摇头,已经劝过老寒头很多次了,这邛莱利只是个纸老虎根本不用理会,可是胆小的老寒头被邛莱利一吓,还是会乖乖的被敲诈。

  这几个贫民窟的邻居,也曾帮老寒头应付过邛莱利的敲诈,可是这狡猾的邛莱利,会乘自己几个人不在的时候再过来敲诈老寒头,而老寒头依然会乖乖给钱。现如今再看到这一幕,这几个贫民窟的邻居也只会在一旁干看着了。

  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

  不过会被邛莱利这个瘦弱的赌鬼敲诈的,整个西城也只有懦弱而奇葩的老寒头了。

  “各位今天突然有事,不做生意了,这顿酒钱就算我请的,各位请回吧。”

  正在擦拭酒柜的老寒头,放下抹布,回身对酒馆的客人说到。

  “你说回就回?没看见你邛莱利小爷东西还没吃完么?我管你有什么事,老婆生孩子也好,老妈得绝症也好,都给你邛莱利小爷忍着!”

  刚将一颗花生嚼下肚的邛莱利,撩起长袖,亮出跟小鸡差不多粗细的臂膀,对老寒头狠狠说道。

  “老寒头你做点生意也不容易,哪能让你请客,有事你就忙吧,改天我们在来捧场。”

  几个贫民窟的邻居,将剩余的朗姆酒一饮而尽,放下酒钱在桌上,还剩下黑面包的,纷纷将黑面包拿在手中边走边啃,出了酒馆。

  老寒头正是夜轻寒。他已经感受到了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的气息,不过只有一个他还不惧,才慢悠悠的让几位客人离开,见到邛莱利不愿离开,也只是笑笑不再多说。

  夜轻寒可没有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这小子的周全,平日里图好玩接受邛莱利的敲诈,还让他在自己这里白吃白喝,让他能活到现在不被饿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哐当当……’一连串巨响将沉浸在又一次威吓到老寒头,成功彰显了自己西城一霸威风的邛莱利吓了一大跳。

  抬头一看,只见房顶上冒出一个显露天光的大窟窿,而砖瓦掉落的地方,正有一个头似蜥蜴的半兽人傲然挺立着,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看起来居然比自己这个西城一霸还嚣张?

  “这还得了!”

  西城一霸邛莱利一拍桌子,立时起身,喝骂道:“你个丑陋低贱的半兽人混哪里的,谁叫你把房顶踩出个窟窿的,还在你西城一霸邛莱利大爷面前摆出个威风凛凛的姿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冲这句话我保你一命!哈哈……”

  见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被邛莱利气得鼻孔直冒粗气,夜轻寒朗声大笑,邛莱利回头看见落魄的老寒头,忽的变成了一个比自己还帅气几分的俊逸青年,顿时难以置信的拼命揉着自己的眼睛,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保他一命?”

  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冷眼看着夜轻寒,将手中的命运权杖收起,他已经确认好夜轻寒的生命印记,并不在命运权杖的记录之中,也就是夜轻寒就是他要找的人。等到夜轻寒再显露出本来面目,就再无疑问了。

  “我已经通知了踩囟少爷和族中几个奥义尊行者,马上就会赶到。我看你连自身都难保!”

  “马上太久了……”夜轻寒腾地起身,飞扑向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杀你三息足够了!”

  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瞬间变成兽形,空间板块在他肌肉力量作用下块块炸裂,整个人拔高了近两米,看得邛莱利一阵心头激荡,忍不住骂道:“这兽人还会变身,吓死你爷爷我了!”更没想到平日里任自己随便欺负的老寒头,居然是个隐世的绝世高人。

  “杀我三息足够了?好,你尽管放马过来!”

  “嗜血蜥栖爪!”

  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一爪拍向夜轻寒,兽形的臂膀力量充实,一旁的邛莱利不知道这一爪下去,就是一座山也能拍成粉碎。

  夜轻寒知道不能被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的‘嗜血蜥栖爪’抓到,要不然被吸干了血肉,等自己再恢复过来,先机就丧失了。

  “黑灯瞎火!”

  夜轻寒将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的五感六绝蒙蔽,矮身一转,躲过了‘嗜血蜥栖爪’的攻击。乘着‘黑灯瞎火’的迷惑力量还没过去,再接一招‘放火烧山’一掌印在这名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的右腿小腿上。

  瞬时,这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的右腿便如泼了油的柱子燃烧起来,继而将整个蜥栖族奥义尊行者的身躯都燃烧成灰烬。

  而在邛莱利的眼里,只见这蜥栖族奥义尊行者被夜轻寒拍了一下,刚想发出一声惨叫,便莫名其妙的自燃成了灰烬。可是自己连火都没有看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