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483章 月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剑圣峰上,可杰斯虔诚地跪拜着。

  “请前辈现身一见。”

  剑圣宫的弟子和再传弟子不明所以,见到可杰斯这样的动作,只能跟着可杰斯的动作跪伏在地,高声喊道。

  一直跪到神皇托尔都赶到了剑圣峰,夜轻寒也不曾现身相见,可杰斯难以掩饰心中的失望。

  剑圣宫里的克兰帝国皇帝隆口多和一众剑圣宫的弟子,还以为可杰斯所说的前辈就是神皇托尔,纷纷大礼参拜。

  战神和海神其实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寿元耗尽而死,世间只剩神皇托尔一神,平日里孤苦寂寞,确认了可杰斯真是邛莱利的血脉后裔,神皇托尔大喜过望,再加上可杰斯已经突破神境,又善于使剑,神皇托尔便下达神谕册封可杰斯剑神。

  朱克为、丰查森、米歇尔三尊布罗帝国的剑圣,立誓追随剑神可杰斯,只为求得剑道境界上更高一层的突破。可惜他们却不知道自身的剑圣修为,全是夜轻寒为了让他们给可杰斯做嫁衣,拔苗助长突破的,以后的日子不管再过多长时间,恐怕也不会有机会突破克兰星球的‘神境’了。

  夜轻寒虽然没有现身相见,但还是在克兰星球隐居,并没有离去。

  十年后,懦弱皇帝隆口多离世,新的皇帝隆口成继位,五年整肃朝堂,又花了三十五年一统克兰星球,终于让克兰帝国恢复前朝旧貌,再次成为克兰星球唯一一统全球的国家。史称成祖皇帝,论功绩可与克兰帝国开国太祖相比并论。

  时光如白驹过隙,夜轻寒在克兰星球隐居了五十年,坐看沧海桑田,纤云花开花落,朝堂纷争,天下一统,心内竟有了一丝明悟。要是能让夜轻寒掌山中法界,成为山中法界的巡游星使,想必不出千年夜轻寒就能领悟第四条奥义。

  这克兰星球的历史,本来就是被蜥栖族奥义尊行者意外灭绝了大半,之后相当于重建整个文明,夜轻寒参与其中自然能有更深的领悟。

  ……

  试炼星,鱼鳍峰。

  夜轻寒从虚空中降临,此时已经是夜间,蜥栖族奥义尊行者踩重正在机械族阵法闭目养神。

  平日里,踩囟、踩重、踩宇三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都是白天下饵,让踩重到机械族阵法外盘膝闭目,装作修行,而到了晚上三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则去休息。

  这一次,踩囟等三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耐心奇佳,耐心等了夜轻寒五十年,也没有丝毫不耐烦,想来是不杀夜轻寒不肯罢休。

  夜轻寒察觉四周无人,但踩重丝毫没有出机械族阵法的迹象,便朝旦夕部落潜去,准备多观察踩重些时日。

  一进到旦夕部落,夜轻寒便想找个深居简出的土著附身,想来这么几十年过去了,当初那个祭祀恐怕早就死了。但夜轻寒刚进入旦夕部落,便发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

  虽然踩囟、踩宇为了蹲守夜轻寒,平日里很少使用法界伟力,也掩饰了自己的气息。但二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始终不曾将这些土著放在眼里,经常在旦夕部落中悄悄释放在自己的**,长期日积月累下来,整个旦夕部落的生活习惯都有了许多改变。

  这又怎么瞒得过在旦夕部落生活了二十年的夜轻寒呢?

  而且蜥栖族好淫,踩囟、踩宇经常使用简单幻术将旦夕部落的大媳妇小姑娘召来自己屋中淫乐,竟把自己当成皇帝一样。

  而蜥栖族这种好淫的轻浮男传女,女再传男,到现在一到夜中,整个旦夕部落便是燥热难耐之声。要不了多久,恐怕这旦夕部落连白日也要开始宣-淫了。

  夜轻寒附身在一个寡居的中年男子身上,安定下来,静静观察旦夕部落的不同。

  ……

  第二天一大早,夜轻寒就发现机械族阵法里的踩重走出机械族阵法,在机械族阵法外看守修行。

  再联想到旦夕部落的异样,夜轻寒觉得自己心中有了一丝头绪。

  夜轻寒附身的这个寡居中年男子,名叫秋平德,平日里替族中的老爷放牧为生,将族里那二十来个智力低下,高三丈的岩石巨人治得服服帖帖,算是精通此道。

  走到曾经自己附身的祭祀房前,夜轻寒还有些感叹,想来现在的祭祀,应该是当初那个老祭祀的学徒吧!

  祭祀房门开着,夜轻寒路过一瞟,居然发现当初自己附身的祭祀还活着,顿时脚步一顿,竟忍不住想用法界伟力去探查一番,强忍住冲动,夜轻寒快步离去,心中的疑团已经解开。

  带着二十来个岩石巨人走出旦夕部落,夜轻寒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没想到蜥栖族的几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也学会动了脑子。可惜他们千算万算,竟没有算到自己曾经在旦夕部落生活了二十年,还跑来旦夕部落蹲守自己,更巧的是附身在了老祭祀身上。

  修行久了,对于凡俗生命的寿元有多少往往容易忽略,踩囟、踩宇两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就是犯了这个错误。

  这的确是个天大的漏洞,要是夜轻寒再过个百万年、千万年,恐怕也会忽略这个漏洞。就好像一个数学教授提笔做小学生的数学作业,自大的都用心算,不用笔算,也是极有可能出错的。

  “现在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就剩下三尊,自己已经找到了两尊,只要再将剩下的一尊找出来,自己就可以掌控先机了。”

  想到三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意图和身份,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夜轻寒更是高兴的大笑起来。

  “祭祀大人,族长老爷请你过府一叙……”

  一连数天,夜轻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无事的时候就在观察这被蜥栖族奥义尊行者附身的祭祀,便发现连续数日都有族长的奴仆,夜间来请这被蜥栖族奥义尊行者附身的祭祀饮酒作乐。

  夜轻寒便将目光锁定这旦夕部落的族长,想那踩囟自视甚高,心高气傲,附身也要附在一族之长身上,才是最符合踩囟性格的。

  说是饮酒作乐,其实就是二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在族长府中使用幻术,召唤族中女子前来淫乐而已。

  如此一来,夜轻寒轻易便确认了这族长的真实身份。

  又是一日早晨,秋平德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这大半月自己过得有些恍惚,许多事虽然历历在目,但又好像真的只是‘历历在目’……自己好像是看着‘自己’这大半月做了许多的事情。

  不过经历了这大半月的‘历历在目’,秋平德倒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好了许多,连以前劳作埋下的旧患都全好了。

  ……

  此时,夜轻寒已经到了千里之外。

  这是一座名叫丘比的城池,夜轻寒在高空分辨了一下方向,就降落在城主府中。

  这城主名叫唬,善射,手握家传宝弓,可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唬的夫人名月,乃是方圆万里第一美女。

  月今日一早醒来,女仆进房间替她梳洗,一坐到梳妆台的镜子前,月就惊喜发现,自己虽然生的花容月貌,往日醒来也要梳洗打扮一番,美貌才能有绝世之态。

  月却没想到今天一早醒来,自己本就白皙似雪的肌肤,竟生出璞玉透亮之感,衬得整个人如同神女下凡一般。而原本需要靠眉笔粉饰的柳眉,今日也越发浓密,不多不少,浓淡相宜,正好到了不需要用眉笔粉饰的地步。

  整个人的五官虽然没变,但却更添和谐自然之感,看起来完美无瑕,仿佛被人微调过一般。连打水进来梳洗的女仆,看着月的这张无暇玉面都看待了。

  “不好了,夫人!城主大人在攻打闸铖部落的时候,被人偷袭重伤,现在生命垂危。”

  正在这时,府中仆人前来禀报,月立刻点起府中的仆人和军卫,带上风魔巨人和几个女仆,凑成个百人小队,便朝闸铖部落急急赶去。

  月带着府中仆人和军卫、风魔、女仆的百人小队,日行三百里,行到第四天就到了旦夕部落范围。

  可能是连日来的奔行让养尊处优的月气血受损,又或者是水土不服,刚到旦夕不过,月便一病不起。府中仆人和军卫,赶紧带着自己的主母到旦夕部落找祭祀医治。

  月的百人队伍到了旦夕部落这个还不到千人的小部落,自然影响极大,附身族长的踩囟也出府查看动静,一眼便看上了月这个绝世美女。

  至于附身在祭祀身上的踩宇,得到医治月的机会,更是大饱眼福,将月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在握上月那仿佛柔弱无骨的小手,更是色与魂授,差点就想杀光这些仆人和军卫,将月就地正法。

  只不过在踩囟的眼神制止下,才强忍下来。

  月身上的小毛病自然难不倒一尊奥义尊行者,等到将月轻易治好,百人小队继续向闸铖部落进发,踩囟和踩宇便碰头了。

  “什么时候动手?”踩宇话音里透露出一股迫不及待。

  “不急,再等个三日,出了鱼鳍峰范围千里,再将她抓回来淫乐也不迟。”踩囟和踩宇淫笑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