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484章 捉月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月离开第三日,到了傍晚,踩囟与踩宇收回对鱼鳍峰的关注,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不过这一天两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既没有沮丧,也没有破口大骂。

  因为在鱼鳍峰上没有收获,但在千里之外他们会有收获。

  “我去将那绝世美女擒拿回来。”踩宇朝踩囟道:“你让仆人点好灯火,备好美酒,回来之后玩上整夜。”

  “那绝世美女的头香一定要让我先品尝。要是你在擒拿她的时候率先享用了,可别怪我翻脸无情。”踩囟威胁道。

  “踩囟你这话就过了,那女人又不是处子,这头不头香,又有什么重要的。”踩宇自然不肯接受踩囟的威胁,不过又不是踩囟的对手,只能这样说道。

  “这倒也是。”踩囟端着下巴想了一阵,恶狠狠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短命的家伙,将这绝世美女的处子之身破了。你干脆再将她男人给杀了,出了咱们心头这口恶气。”

  “好,我这就去了。”踩宇顿时朝月的百人小队追去,虽然踩宇不知道月的丈夫唬已经时日不多,但也没准备去杀唬,毕竟踩宇的占有**可没有踩囟这般强烈。

  “等等……”踩囟想了想,还是怕踩宇抢了自己的头香,立马将踩宇叫住:“还是我自己去吧,反正跑这一趟也耗费不了什么时间。”

  “那你去吧。”踩宇停下脚步,返回居所,踩宇知道踩囟所想,心头暗骂,这踩囟还真把那月当成是自己的禁脔了。

  钻入虚空的踩囟嘴角露出一丝嘲笑,自己这一趟去抓到那绝世美女月,径直就找个山洞和那绝世美女月快活一夜,才不会傻傻的把人送回来和踩宇一起分享。想到这里,踩囟更是将传讯玉符扔回了自己的族长府。

  不多时,踩囟已经擒拿到月,再找到月奄奄一息的丈夫唬给送上了西天。就在唬的军帐中,让月宽衣解带伺候起自己来。

  ……

  旦夕部落。

  在踩囟刚离开的时候,夜轻寒便出了秋平德的破落小屋。

  夜轻寒原本所想的会是踩宇去追那月,然后自己跟到千里之外去将踩宇杀了。却没想到踩囟会亲自去,不过这也没有打乱夜轻寒的计划,杀踩宇的计划依然进行。

  虽然此处有两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但踩囟的实力最强,夜轻寒若是去杀踩囟,恐怕会被踩囟抵抗很久,要是耽搁的时间长了,踩宇和踩重赶到,那危险的就是夜轻寒了。

  祭祀学徒发现今天有两件奇怪的事,一是族长老爷今天居然没叫祭祀大人去府中饮酒作乐,二是祭祀大人今天不知道是有什么心事,在屋中坐如针毡,时不时就出屋看向天空,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火烧眉毛!”

  “黑灯瞎火!”

  “乘火打劫!”

  黑暗中,看到踩宇附身的祭祀再次走出自己的房屋,夜轻寒立马扑上去,接连三招一招不落全攻击在踩宇身上。连血脉兽身都来不及变化,踩宇就被夜轻寒打碎了肉身,立马控制传讯玉符给踩重和踩囟。

  夜轻寒静静看着踩宇传讯完毕,才将踩宇的灵魂和真灵灭杀。

  “夜轻寒,你死定了这次!”

  踩重从机械族阵法出来,瞬息间便跨越二十里地的距离,到了夜轻寒和踩宇面前,正好看见踩宇被夜轻寒灭杀灵魂和真灵那一幕。顿时心头大怒,踩重召唤出血脉兽身,使出‘蜥栖血脉神爪’朝夜轻寒抓去。

  踩重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夜轻寒对手,不过已经给踩囟玉符传讯,等到踩囟赶回,届时以二敌一,自然可以将这夜轻寒合力杀死。

  夜轻寒并不答话,其实心中也在犹豫。夜轻寒猜到踩宇和踩重两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肯定已经通知踩囟了。等待踩囟赶回,与踩重联手,就是以二敌一。

  不过杀这踩重机会难得,夜轻寒想要搏一搏,在三息时间里,要是能将踩重杀死。到时就算踩囟赶回,夜轻寒也不怕踩囟一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

  “火烧眉毛!”

  “黑灯瞎火!”

  “放火烧山!”

  躲过踩重一招‘蜥栖血脉神爪’的攻击,夜轻寒又是三招抢攻,只是将最后一招‘乘火打劫’换成了‘放火烧山’,毕竟踩重的形态已经变为身躯庞大的血脉兽身。夜轻寒自然要灵活应对,才能对这踩重战而胜之。

  “想跑!”

  硬抗了踩重一招‘蜥栖血脉神爪’,被吸干血肉的夜轻寒,用生命之力瞬息将血肉充实,便看到踩重的灵魂漂浮欲逃,立时飞奔过去,将踩重的灵魂擒住。

  “踩囟,你个狗-娘养的,害死老子了!族里来的八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都是被你给害死的,我诅咒你也逃不掉……”

  这踩重倒是硬气,没向夜轻寒求饶,在宣泄一番情绪后,竟然直接自爆了自己的灵魂。

  眼见夜空中,飘出一团无形的真灵,夜轻寒头一次没有灭杀,只默默看着这团真灵无意识的飘荡四处。想要再聚出新的灵魂,这团受损的真灵起码得花上千万年、上亿年了。

  杀这踩宇、踩重实在太过容易,连夜轻寒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不过看到这一刻那踩囟都还没出现,夜轻寒立刻想通那踩囟肯定是和月去快活,而且还故意封锁了空间,屏蔽了传讯玉符,怕被人打扰,所以才会到现在还没有赶来。

  夜轻寒朝虚空中遁去,穿梭到试炼星星空外,吸收星空的游离能量,恢复自身的法界伟力。以夜轻寒如今的法境,要是夜轻寒在试炼星上吸收游离能量,恐怕试炼星上的修炼传承十年以内就得断绝。

  ……

  试炼星,军帐中。

  月在踩囟身上如烈马般骑乘耸动着,在她眼里踩囟就是她最心爱勇猛的爱郎唬。

  “舒服……舒服……”

  踩囟半眯着眼,感受着身上这个绝世尤物带给自己的美妙快秒,连外间天色大亮都还茫然不知。大叫几声‘舒服’后,在月体内一泄如注。

  踩囟其实每次征伐女人,往往时间很短,不过仗着修为奇高,瞬息便能恢复,此刻已经是在月身上征伐第十八次了。

  连续征伐了十八次以后,踩囟发现自己对月的痴迷已经少了很多,才穿好衣服,带着已经不堪征伐的月回旦夕部落。

  刚一回到旦夕部落,踩囟就发现踩宇附身的祭祀,已经化为了一堆白骨。没有踩宇的生命之力支撑,早该去地狱报道的祭祀自然迅速老去,按照时间法则的时光如梭规则之力,化为本该化为的白骨一堆。

  再一查看机械族阵法,踩重也不见了踪影,因果之力又被人搅乱,踩囟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如疯魔般大吼起来,整个试炼星的生灵都被踩囟吼死了大半。

  “陷阱!陷阱!”踩囟转头看向倒在自己怀中,痴迷抚摸自己胸膛的月,眼中杀气腾腾,“你这个女人也是陷阱,我杀了你!”

  踩囟一爪将月的血肉吸干,灵魂真灵灭杀,一点也不念昨夜二人鱼水之情。

  “夜轻寒,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踩囟遍寻整个试炼星,见到任何生灵就杀。

  踩囟连续上了夜轻寒的几次当,让一向自视甚高的踩囟根本不能接受。再加上踩囟这次带出来的八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全被夜轻寒杀光了,就算回了三千维度时空,踩囟也不会有好结果。怕是踩囟的父亲也在蜥栖族的族长和长老面前保不住踩囟,踩囟的情绪自然崩溃了。

  这时,机械族阵法的感应器传来强烈的震动,仿佛正是夜轻寒在说,我在鱼鳍峰上等你,踩囟立刻怒喝一声,朝鱼鳍峰穿梭过去。

  ……

  鱼鳍峰。

  “卑鄙小人,竟用女子引诱我,真是无耻。”

  踩囟一穿梭到鱼鳍峰,看见夜轻寒在攻击机械族阵法,召唤出血脉兽身,‘蜥栖血脉神爪’便朝夜轻寒抓去。那臂上震动的肌肉,爪上带出的爪风,都将攻击轨迹上的所有空间板块震碎出黑漆漆的混洞,久久不能恢复。

  “电光火石!”

  未曾想到刻度九,接近小成摘星法境的踩囟居然这样强大,夜轻寒不敢硬接踩囟这一爪,施展‘电光火石’闪躲。这刻度九的踩囟,和之前那八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之前那八尊蜥栖族奥义尊行者,除了踩触以外,全是贫贱出身,又哪里比得上踩囟家学渊源。踩囟习的是‘蜥栖血脉神爪’族学里四大神爪中的空间神爪,领悟出‘切割’之力。一爪拍出,自有空间切割规则之力携带在爪上,要是一个不留神连灵魂都会被切到受损。

  再加上‘蜥栖血脉神爪’专门吸噬血肉的神妙,更是如虎添翼。

  “火烧眉毛!”

  夜轻寒趁踩囟一招落空,夜轻寒瞬时抢攻,‘火烧眉毛’之后,再接‘黑灯瞎火’‘乘火打劫’‘放火烧山’三招,一招不落空,全都打在踩囟身上。

  可惜在‘乘火打劫’之后,踩囟就祛除了身上‘黑灯瞎火’迷惑五觉六感的力量,一爪抓实了夜轻寒。

  夜轻寒顿时身受重伤,被吸干了血肉,连灵魂也被切割到了。

  不过踩囟的伤势更重,在中了夜轻寒后续的‘放火烧山’后,整个肉身都被焚烧成灰烬,只剩下灵魂惊恐的逃入了机械族阵法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