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498章 伪龙裔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新月城,祭祀塔。

  “雷布里奥,帮我找个人。”

  一个仆从都没带的踩歙在进到祭祀塔,一见到雷布里奥便急急说道。

  “原来是踩歙大老爷。”雷布里奥笑眯眯的看着踩歙,如看着财神,“踩歙大老爷,你知道规矩的,找人的话,有生命印记费用便宜些,只知道基本信息费用要贵不少。”

  “知道了,我踩歙什么时候在乎过钱,你快请大人帮我找吧!”踩歙不耐道:“就是我上次找过的夜轻寒,帮我查查他的踪迹,现在在什么地方?”

  世间凑巧的事就是这样,要是此刻踩歙查的是杀光自己姨太太和私生子女的凶手在哪,假扮‘夜轻寒’的盘皇是绝对骗不过祭祀塔沟通的那位法则大能的。

  可惜踩歙查询的是夜轻寒的踪迹,自然无缘得知杀光自己姨太太和私生子女的真凶是谁了。

  雷布里奥不慌不忙的跪坐在桌案旁,将刻印神秘星辰图案的黑色铜制香炉里的香液点燃,接着闭目沟通九天之上的那位法则大能。

  这点燃香炉的动作不是仪式,而是因为雷布里奥必须在香液的支持下,才能沟通到九天之上的那位法则大能。

  良久过后,睁开双眼的雷布里奥并未说话,而是先伸出一根手指在踩歙面前晃了晃。

  “一百万时空币?没问题!”

  踩歙显然没将一百万时空币放在眼里,拿出一个新的空间戒指,准备取出一百万时空币装入其中,交给雷布里奥。

  “不,不!是一千万时空币,踩歙大老爷。”

  雷布里奥举在踩歙面前的那根手指,用力晃动着,生怕踩歙看不明白。

  “什么,一千万时空币?你怎么不去抢?”踩歙一拍桌案,怒道:“这一千万时空币我踩歙不是给不起,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雷布里奥找人的行踪,需要花一千万时空币的。你是不是看我家里人死光了,也觉得我踩歙好欺负?”

  “踩歙大老爷,你别激动,这是大人说的价格。因为那夜轻寒正在虚空中穿梭,刚刚还通过了一片虚空乱流……”雷布里奥淡淡的说道,实则是那九天之上的法则大能通过因果法则看到踩歙身上即将发生的事,才示意雷布里奥敲踩歙一笔。

  “这小子果然是要逃!雷布里奥,赶紧将夜轻寒的位置告诉我。”

  踩歙一听夜轻寒正在虚空中穿梭,以为夜轻寒在遁逃,更想当然的以为那位法则大能测算在虚空中的人费用要高些,立即爽快的付了一千万时空币。

  让雷布里奥颇为懊恼,早知道一千万时空币踩歙都给的如此爽快,那自己该找踩歙要两千万时空币的,真的是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踩歙大老爷,快去吧,那夜轻寒马上要进城了!”雷布里奥点着空间戒指里的一千万时空币,头也不抬的说道。

  “快说,那夜轻寒要进哪座城池了,我马上去追!”踩歙杀气腾腾的道。

  “踩歙大老爷,不用追,去北城门等着便是,那夜轻寒马上就到北城门了。”

  雷布里奥说完以后,没再得到回应,抬头一看,只见踩歙被禁锢在半空之中,双目狰狞的看着自己,不由笑道:“踩歙大老爷别生气,控制一下你们蜥栖族的血脉力量。在祭祀塔里我可是无敌的,你杀不了我!还是快去找那夜轻寒出气吧!”

  “哼!”

  踩歙身上的禁锢之力消失,落在地面上,却不敢再对雷布里奥发起攻击,随即冷哼一声,出了祭祀塔朝北城门赶去。

  ……

  新月城,北城门。

  城门内外有八名还属于凡俗生命的修行士卒在看守,城墙上有两名月女神的护法正在官邸中镇守。

  “小小心意,还请二位收下。”

  踩歙降落在城墙上,叫出两名护法,一人给了一枚空间戒指。

  “踩歙老爷客气了,有什么事用得着我们兄弟二人的地方尽管吩咐。”

  两名月女神的护法探查了一下空间戒指里的‘小小心意’,一名护法随即抬起头对踩歙笑嘻嘻的客套道。

  “吩咐谈不上,只是想请二位护法去蜥栖楼喝杯水酒,过得两三个时辰再回来值守。”

  踩歙说的蜥栖楼正是之前的雨花楼,已经被踩歙抢去,成了踩家的家产。

  “在北城门这里,不太好吧……”

  另一名护法有些迟疑,觉得踩歙在北城门这里搞事不太好,影响太大了,却被先前开口的护法扯了扯衣袖制止,便没在继续说下去。

  “放心吧,这北城门要是有什么损毁,全凭我踩歙一人负责。”

  踩歙不耐烦的再拿出两枚空间戒指给这两名护法,在他看来这两名护法诸多阻挠,也无非是想要钱罢了。说完,踩歙便转身望向城外,不再理会两名护法。

  “踩歙老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另一名护法面呈怒色,这是把自己看成视财如命的小人了。

  月女神的神殿护法都是逐月法境的奥义至圣者,但面对可与奥义开道者对战的踩歙,还是不敢太托大。所以这名护法生气归生气,也不敢直接得罪踩歙。

  “好了,别再说了。踩歙老爷让我们去喝杯水酒,我们去就是了,别问那么多。”

  之前说话的那名护法拖着这名生气的护法离开,一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模样。

  等下了城墙,这名护法拿出传讯玉符发了个讯息,另一名护法疑惑问道:“你在给谁发讯息?看范围还是在新月城内,不能直接传音么?”

  发讯息那名护法微笑着点头,并不回答,将传讯玉符收入衣袖中捏碎。

  ……

  摘星门,密室中。

  “那踩歙准备要动手了!”

  李察佩奇看了传讯玉符上的传讯后,将手中的传讯玉符也捏碎了。

  “在哪儿?”盘皇腾地起身问道。

  “北城门。”

  “那我们赶紧过去吧,我怕耽搁久了夜兄弟会有危险。”

  说着盘皇就要从密室出去,李察佩奇伸手拦住盘皇,一脸严肃道:“别急,是得有点危险才行!”

  “得有点危险……才行……”

  盘皇脸上呈现犹豫不决的神色,喃喃念了一句,脚步却顿下了。

  ……

  虚空中。

  夜轻寒辨认了一下方向,确认脚下就是新月城,随即从虚空中钻出,飞向北城门。

  正在这时,夜轻寒感受到一股暴烈的气息朝自己扑面袭来,而这暴烈的气息更是让夜轻寒心中升起了到无可匹敌的感觉。

  “夜轻寒,你还真回来了,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敢杀光我踩歙一家人。”

  那无可匹敌的暴烈气息袭面而来,气息的主人正是踩歙。

  此刻踩歙已经变化出血脉兽身,整个肉身体表都浮现出深棕色的兽皮鳞片,兽皮鳞片隐隐透出一道水光,双目狰狞,闪烁着嗜血的红芒,张开的蜥栖族大口,尖牙森森,尖牙上还挂着令人作呕的唾液。

  踩歙和普通蜥栖族人的兽身最大不同,就是额头上有三道龙纹,还多了一条龙尾,兽皮鳞片下隐隐透出的水光,这一切也代表着踩歙融入肉身的整副龙骨,正是下五部水龙族的龙骨。

  夜轻寒只以为踩歙说的杀光他一家人,是指踩囟和踩奈二子,顿时召唤出锁星寒甲,朝北城门钻去。

  ‘咚!’

  夜轻寒撞在无形的月光城门上,原来是北城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镇守城门的士兵合上,直径八百公里的城墙都被月光城门挡住,也代表夜轻寒不能从北城门八百公里直径城墙的任何一处进入到新月城中。

  “还想进城?我实话告诉你,今天谁也保不住你,进了城你死得更快。”

  踩歙捏着如面盘大小的拳头,不断摆动,划出一道道龙力附着在拳头上,朝夜轻寒打去。

  拳头上龙吟龙啸,光是这真龙之力,就足以让普通的奥义修行者灵魂畏惧。可夜轻寒却巍然不惧,这踩歙打出的龙力虽说足以和奥义开道者的攻击力平起平坐,但也属于下五部龙族的龙力。夜轻寒对下五部龙族的龙力是能免疫的,特别是对于踩歙这样的伪龙裔窃取龙骨产生的龙力更是完全免疫的。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夜轻寒心中发狠,连续三招‘火烧眉毛’‘黑灯瞎火’‘放火烧山’朝踩歙攻击过去。

  见夜轻寒想与自己以伤换伤,踩歙大喜过望,心中暗道:“这夜轻寒还是太猖狂,太年轻,不知道我龙力的宏威!”

  踩歙中了夜轻寒三招,五觉六感被‘黑灯瞎火’蒙蔽,灵台中龙力护住灵魂驱赶夜轻寒的天火力量,整个肉身却被‘放火烧山’烧成灰烬,只剩一股晶莹透亮,透着隐隐水光的骨架立在半空中。

  夜轻寒这次还是有些托大,忽略了踩歙本身的力量。踩歙本身就是逐月法境的奥义至圣者,夜轻寒即使对伪龙裔的龙力免疫,但也扛不住踩歙逐月法境的法界伟力攻击,肉身瞬间被打爆。

  只因有锁星寒甲庇护,肉身血肉细胞未被踩歙的法界伟力打成虚无,才能凭生命之力重塑肉身。否则夜轻寒只能如踩奈那般,找到许多天材地宝才能重塑肉身了。

  踩歙的法界伟力在锁星寒甲中震荡了许久,等这股震荡之力完全褪去以后,夜轻寒才恢复了自己的肉身。

  而这时,踩歙的肉身也即将复原完成,只剩下头颅部分还没完全恢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