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499章 联手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放火烧山!”

  趁着踩歙的肉身还没完全复原,夜轻寒知道现在是进攻最好的时机,立时朝踩歙的肉身上打出数道天火,再接一招‘乘火打劫’,将踩歙还未完全恢复的肉身再次焚烧成灰烬。

  “蜥栖血脉神爪——厚土神爪!”

  踩歙不再恢复肉身血肉,驱使着庞大的骨架,一爪拍向夜轻寒,逐月法境的法界伟力再次将夜轻寒的肉身震成粉末。已经察觉到夜轻寒对自己的龙力免疫,踩歙这一爪几乎用足了十成的法界伟力。

  “你死定了!”

  踩歙的‘蜥栖血脉神爪’瞬间打爆了夜轻寒肉身,一股厚土苍凉之意将夜轻寒的灵台也震得移位,整个人都有些头晕目眩。

  踩歙的龙尾骨此刻如一把利剑,刺向夜轻寒灵台中的灵魂真灵。

  夜轻寒使用‘电光火石’闪躲,但踩歙龙尾这一刺比之‘电光火石’还快上几分,夜轻寒还没来得及完全闪躲,就被踩歙刺中了灵台。幸得灵魂在灵台中游动开,才没被踩歙一击而中。

  夜轻寒自来到三千维度时空后,头一次发现自己离死亡这么近。整个肉身已经被踩歙的龙尾骨控制在半空中,龙尾骨驱使法界伟力还在灵台中追杀夜轻寒的灵魂。

  这踩歙的肉身血脉之力,对于自身的骨架来说,倒像是一份桎梏,被夜轻寒焚烧完整个肉身血肉后,骨架的攻击倒是更快更强大了。

  “踩歙,休要杀我兄弟!”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盘皇一声厉喝,由远及近穿梭而来,新月城中的所有奥义修行者的法界投影,都为盘皇开道让路。

  只是一瞬间,盘皇就到了踩歙面前,掌上带着凝实的星光,也不知这盘皇学得什么绝学,掌上的星光带着万钧重力。

  这重力是得自法界中的天体,本来是凝练天体所用,如今盘皇用来对敌,将踩歙身上的重力变得忽轻忽重,对敌时倒是有些奇效。

  “盘,你要阻我?”

  踩歙怒喝一声,爪上龙力涌现,和盘皇对拼一击,竟只是稍落下风。长久战斗下去,踩歙肯定不是盘皇的对手,但凭借龙力也能和盘皇周旋许久。

  趁此机会,李察佩奇从空间板块中闪出,将夜轻寒从踩歙的龙尾骨救下来。

  只差一丝!只差一丝……自己的灵魂就被龙尾骨追上了。夜轻寒不由深觉害怕,看向李察佩奇的目光也格外感激。

  “夜兄弟,赶紧恢复你的肉身,我去助盘一臂之力。”

  不用李察佩奇说,夜轻寒已经迅速恢复起自己的肉身,李察佩奇和盘皇一道夹攻踩歙。

  有李察佩奇加入,踩歙压力倍增,不过区区四五招,踩歙的肉身就再次被二人联手打爆。不过盘皇、李察佩奇二人,却对踩歙的骨架没有办法,那含着龙威的骨架在二人的纠缠下,朝虚空外奔逃。

  只要逃到蜥栖族部落,那他踩歙将又是一条好汉!

  “二位大哥,禁锢住他的骨架,我有办法对付。”

  这时,夜轻寒的肉身伤势和灵台缺口都修复完毕,闪身到李察佩奇、盘皇二人旁边说道。

  “好,义弟,我来禁锢他的骨架,你来对付他!”

  “移星换斗!”

  盘皇向虚空一招,一道星光如漏斗引到盘皇手上,接着将踩歙的骨架团团罩住,让踩歙卡在虚空中,不得寸进也不得倒退。只能驱使龙力一下一下轰击这星光漏斗。

  “义弟,快点!那踩歙的龙力很强,我撑不了多久。”

  听到盘皇的话,李察佩奇不由暗自摇头,这夜轻寒不过区区摘星法境,先前差点死在踩歙手里,又怎么会有办法对付那踩歙,盘真是昏了头。

  但事已至此,李察佩奇也只能跟着盘皇的动作,一起禁锢踩歙。

  “好,大哥,看我的!”

  “厝火积薪!”

  夜轻寒围着踩歙的骨架盘旋,打出七七四十九道天火,刻印成一个大炉子的阵法,烹杀着踩歙。

  这时,踩歙的骨架上冒出道道黑烟,但整副骨架却巍然不动,好似夜轻寒在用天火替他煅烧杂质一般。李察佩奇不由疑惑看向夜轻寒,再看向盘皇,心内暗想:该不会是夜轻寒已经知晓自己布置的一切,内心不忿,想拉着自己同归于尽吧?

  “义弟,你放心施为,我相信你。”

  盘皇看到李察佩奇的目光,立时知晓李察佩奇心中所想,却咬紧了牙关,加大对踩歙的控制力量。

  “嗯。”

  夜轻寒继续煅烧下去,直到踩歙骨架上冒出一声龙吟,夜轻寒面上一喜,知道这是真龙残留意识开始苏醒了。虽然这是很浅显的意识,就如人的潜意识一般。但这意识已经足够让龙骨脱离踩歙肉身的桎梏。

  “想夺我龙骨?”

  踩歙面上大惊,随即又成大怒,驱使庞大的骨架朝星光漏斗撞去,连身上的天火力量也不再过问。

  这次踩歙是真的怕了,感受到龙骨准备从自身的骨架中脱离,踩歙又惊又慌,要是没了龙骨,自己可就成了夜轻寒这几人的鱼肉,任他们宰割了。

  “义弟,还要多久?”盘皇出声询问,虽然还看不出天火对踩歙造成了什么伤害,但踩歙的惧怕之意从森森的骨架上都透露出来。

  “成了,大哥!”

  夜轻寒先是不答,等到踩歙的整副骨架都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夜轻寒才大喜过望的回答道。

  只见这时踩歙的骨架‘砰’的一声爆开,接着成为一寸寸的断骨,在空中聚合成一个真龙之骨,张口震动空间之力模拟出一声龙吟怒吼,吼得踩歙暴露出来的灵魂真灵瑟瑟发抖。

  这瑟瑟发抖是上位生灵对下位生灵天生的威压,踩歙自身却并不服输,毕竟英雄一世,脱离了龙骨龙力,踩歙也是逐月法境的奥义至圣者一尊,在新月城中也是有数的高手。

  踩歙厉声长喝:“夜轻寒,我踩歙英雄一世,竟没想到会死在你一个摘星法境的土著手里,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说完踩歙就自爆了灵魂真灵,比之他蜥栖族子侄气势强过万倍。夜轻寒与盘皇对视一眼,将踩歙的肉身齑粉聚拢,埋于城外,立下墓碑,也算是让这个曾经在新月城权柄深重的踩歙有了最后的归属,不至于千万年后别人遗忘。

  二人立下的墓碑、建造的坟墓,自然千万年不会被自然侵蚀,会在岁月的长河里长久的保存下去。

  踩歙的厉喝传遍了方圆数万里,整个新月城的人都知道可以与开道法境一战的踩歙老爷,被一个叫夜轻寒的人杀了。

  可对于夜轻寒来说,这误会可就闹大了。

  ……

  蜥栖楼,也是曾经的雨花楼中。

  一间包厢中,正在饮酒作乐的北城门值日护法,其中一名腾地站起,难以置信道:“道奇你听见没有,那踩歙老爷死了……”

  “安德,坐下!”另一名护法道奇将安德拉下身安坐,将安德杯中的酒满上,递给安德道:“死人不是很正常么?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自喝自我们的。”

  “可是……那踩歙老爷刚在我们这里使了时空币,我们这样不管不问不太好吧!?”安德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问你,那踩歙老爷给时空币让我们做什么?”

  “让我们来蜥栖楼喝酒……”

  “那不结了,我们不正在喝么?”道奇莫名一笑道:“赶紧喝吧,人踩歙老爷只让我们喝两三个时辰的酒,再不抓紧喝时间就到了!”

  ……

  新月城,踩府。

  正堂中,大管家踩甘站在堂屋中踩歙常坐的那张椅子旁边,束手而立,恭敬异常,仿佛踩歙此刻就坐在身旁的椅子上一样。

  见大管家踩甘不悲不喜,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一些仆人偷偷拿了烈火精金打造的碗、汤匙、盘子,一些仆人将名人的字画揣在怀里,偷偷朝踩府外走去。

  如今踩家的人死得一干二净,这些仆人也不可能再伺候下去,也不知道自己该伺候谁,自然一哄而散。

  另外的仆人见大管家踩甘没有丝毫异动,仿佛默许了之前那些仆人的动作,于是一个个也停下手中的活计,开始你争我夺的抢夺起踩府里一切值钱的东西。

  有一个身体孱弱的仆人见自己没抢到什么好东西,便走到大管家踩甘旁,准备将踩歙常坐的椅子搬走。

  “啊……”

  只听这一声惨叫,这名仆人已经被大管家踩甘吸干血肉而死,连灵魂真灵都被捏爆成虚无。

  其余的仆人立时明白老爷常用的东西不能动,于是纷纷在府中各处寻找其他值钱的东西。

  他们却不知道那些先前哄抢到财物离开的仆人,刚一出府,就被莫名的力量杀死了,一个活着离开的都没有。

  “老爷,你不管去哪儿,都得有人伺候着,这些仆人我都给你送来了……”

  等到将最后一个仆人杀死以后,大管家踩甘朝后院踩歙姨太太的厢房走去。

  ……

  厢房中,一名面容猥琐的男子正在踩歙姨太太的身上耸动着,姨太太像八爪鱼一样将这名男子抱得紧紧的。

  这男子是姨太太的表哥,在表妹由外室变成姨太太后,他也水涨船高成了踩府内院的管家。由于踩歙平日里工作繁忙,外室又多,还常去沾花惹草、寻花问柳,这姨太太寂寞得很,自然而然和自家表哥搞在了一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