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00章 落幕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你听见没有,老爷他死了!”

  姨太太用力推着表哥,难以置信的道,想让他暂时停下。

  “管他呢,死了更好。如今踩家的少爷都死光了,自然该你这个姨太太做主,那踩府偌大的家业不都是你我二人的。”姨太太的表哥撇开表妹的双手,更加用力的征伐起来,让姨太太发出声声浪-叫。

  “你想得倒挺美,那大管家踩甘又岂是好惹的。我看他平日里对踩歙忠心耿耿,但咬人的狗不叫,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要是强抢踩家的财产,你跟我都抢不过他。”

  “怕什么,你不是说老爷在府里藏了个空间戒指,里面是他积攒的大半财富。你将那空间戒指寻来,到时有钱能使鬼推磨,找到一高手,将这大管家踩甘杀了便是。”姨太太的表哥不屑说道。

  “来不及了!”

  刚说到这里,只听厢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走进来的人正是大管家踩甘。

  “大管家饶命,大管家饶命,都是那贱人勾引我,不是我……”

  姨太太的表哥连滚带爬到了大管家踩甘脚下,将头磕的‘碰碰’作响求饶。但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被大管家踩甘灭杀了灵魂真灵。

  “大管家救我,是他强奸-我,你可听他胡说。”只披了一层薄薄纱衣,玲珑有致的胴-体在纱衣下若隐若现的姨太太,扑到大管家踩甘怀中梨花带雨的低泣道。

  见大管家踩甘面无表情,再想到大管家踩甘杀死自己那狠心的表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狠辣,姨太太更是心内惊惧,用嫩白丰盈的大腿磨蹭着大管家踩甘的下体,在大管家踩甘耳边轻轻吹着气道:“你救了我,想让我怎么报答你呢?人家会的花样儿可是很多的哟……”

  “想报答我,就替我去照顾老爷吧!”

  大管家踩甘一爪吸干了姨太太的血肉,将她的灵魂捏在手上,“另外老爷积攒的财富都在我这里。对,就是我中指上这空间戒指,所以你不用费心找了……”

  说完,大管家踩甘将姨太太的灵魂真灵也捏爆了,便在踩府中消失了。

  ……

  别有洞天。

  如今夜轻寒在新月城可谓是名声大噪,在众人口中,夜轻寒是杀光了踩府的所有人,不管是仆人,还是踩歙在外藏着的外室、私生子女,可以说是寸草不留。

  即使平日里踩歙名声再不好,踩家少爷再怎么纨绔,众人也只会将夜轻寒当做是个枭雄,而不是英雄。

  当李察佩奇将原属于踩歙山合土生意三层的股份,放到夜轻寒面前,结合自己杀了踩家所有人的消息,再看着最近盘皇对自己有些闪躲的眼神,夜轻寒立时明白了什么,却什么也没说破。只是心中留下的芥蒂,却是永远磨灭不了。

  这三层山合土生意的股份,每年可让夜轻寒分到数千万时空币。而夜轻寒、盘皇、李察佩奇三人的股份加在一起,每年至少能分上亿时空币,这也就不难理解踩家为何那般财大气粗了。

  自此夜轻寒也算迈入了新月城的豪富行列,一段时间里不少与山合土生意有关的商人都到摘星门、别有洞天拜访夜轻寒三人。希望能与夜轻寒三人继续合作下去,要是能赚得些优惠自然是更好。

  ……

  蜥栖族部落。

  “你走吧,踩甘,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你。”

  族长府中,蜥栖族长背负双手站立,脚下跪着一人正是踩歙的大管家踩甘!

  “求族长垂怜,我家老爷为族中做了那么多贡献,不该得到如此下场啊。”大管家踩甘匍匐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我不是不想帮你。你想我蜥栖族人平白无故被人杀了,家业也被人谋夺了,我自然也想去帮踩歙报仇,可是……”蜥栖族长为难道:“那杀死踩歙的人两个兄长都是开道法境的奥义开道者,族里去再多人也是送死,敌不过人家的,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既然如此,话不投机半句多,那我也不再多说了。族长,告辞。”大管家踩甘腾地起身,脸上怒容未消,朝族长府外走去。

  “哎,倒是可惜了踩歙那偌大的家业!”

  蜥栖族长也不阻止,等踩甘走后,便回到自己房中在地毯上躺了下来,感叹着说道。他是真想帮踩歙报这个仇,最好能将踩歙的家业变成族里的族产。可惜形势比人强,那杀了踩歙的夜轻寒,有两个开道法境的奥义开道者撑腰,自己是万万招惹不起的。

  ……

  新月城,月女神神殿。

  “夜轻寒,我代表新月城的守护者月之女神来问你,踩歙的六十一个外室和二十七个私生子女是不是你杀的?”

  一名头戴神帽,全身笼罩在庄严的月光中的主教高举权杖,朝夜轻寒盘问道。

  “不是。”

  夜轻寒淡淡答道,那主教手中的权杖立时挥出一道月光洒在夜轻寒身上。

  夜轻寒与踩歙的战斗,是在北城门内外,但有神殿的值日护法收了踩歙的时空币,之后李察佩奇和盘皇又往神殿送了一笔钱,神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踩歙的死判在新月城外,不再过问。

  但踩歙的六十一个外室和二十七个私生子女,都是死在新月城的民居中,要是神殿再不管不问肯定是要激起民愤的。

  “居然真的不是他杀的。”

  “看来传言不可信!”

  但见月光在夜轻寒身上并没激起异样,神殿中立时响起了交头接耳的耳语声。

  “夜轻寒你没有杀踩歙六十一个外室和二十七个私生子女,没有侵犯新月城的私人城地,没有破坏新月城守护者定下的规矩,我代表月之女神判你无罪。”

  那主教喧了一声,没再理会夜轻寒便径直离开了。他原本也是想再敲夜轻寒一笔的,要真是夜轻寒杀的踩歙六十一个外室和二十七个私生子女,那夜轻寒手中的山合土股份,恐怕都得贡献给自己了……不,应该是神殿才对!

  ……

  出了神殿,夜轻寒近日来那挥之不去的感觉又再度袭来,总是觉得有人在悄悄的跟踪自己。

  这若不是夜轻寒的错觉,就是跟踪夜轻寒的人实力比夜轻寒强,但又强不了多少,跟踪技巧也不怎么高明。

  夜轻寒从北城门出,一路疾行,不多时便到了踩歙的坟墓处。

  “出来吧,这就是你父亲的坟墓。虽然只有些许肉身的齑粉,但好歹也是他的一个魂归处。”夜轻寒挥手一洒,将空间戒指里的踩奈灵魂释放出来。

  踩奈的灵魂漂浮在半空中,看着父亲踩歙的墓碑眼神复杂,既是不甘又是憎恨,既是悔恨又是痛苦,而其中竟还有几丝窃喜和解脱的意味。

  “看来你父亲带给你的压力很大?”夜轻寒见踩奈不说话,径直说道。

  近日曾经夜轻寒身边发生的所有一切,都被踩奈看在眼里。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夜轻寒、盘皇、李察佩奇杀人,亲眼看到三人瓜分了自己踩家的家财和生意。

  但踩奈却对夜轻寒的恨意渐渐减少,因为踩奈发现这一切并非是夜轻寒主导的。父亲踩歙的死是要为他的六十一个外室和二十七个私生子女报仇,而不是要帮自己报仇,所以踩歙死后,踩奈心底反倒是有一丝快意。

  而导致父亲踩歙死亡的六十一个外室和二十七个私生子女,又不是夜轻寒所杀的。这一切表明早就有人在针对自己踩家,针对自己父亲踩歙,否则绝不可能将父亲踩歙六十一个外室和二十七个私生子女调查的一清二楚。

  在于这点上,夜轻寒反而跟他一样是个受害者。

  “不重要了,送我上路吧。”踩奈脑海中飞过千头万绪,重重吐口浊气道:“我死了以后,帮我改一下墓碑,改成不孝子踩奈立!”

  夜轻寒微微点点头,同意了踩奈的要求。手中法界伟力涌动,立时便要捏碎踩奈的灵魂真灵,暗中却在观察四周,见毫无动静,夜轻寒心头暗道:难道自己猜错了?

  “放开我家少爷。”

  正在这时,空间板块中跳出一个人影正是大管家踩甘,不过夜轻寒却不认识。

  “大管家!”踩奈正在闭目等死,但见有人来解救自己,睁眼一开正是对自己父亲忠心耿耿的大管家踩甘,立时惊喜叫道。

  “原来就是你连日来跟踪我。”这大管家踩甘也是摘星法境,夜轻寒对他丝毫不惧。

  “对,没错!”大管家踩甘道:“像你这样的卑鄙小人,连日来被人跟踪,肯定心头极恐,这段时日怕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吧!?”

  “对不起,让大管家失望了,夜轻寒连日来吃得下,睡得香,修行上也没有什么阻碍,倒是劳烦大管家关心了……”夜轻寒淡然一笑。

  “废话少说,马上放了我家少爷,不然我杀了你!”大管家踩甘本想暗杀夜轻寒的,但终究不忍心自家老爷唯一的血脉断绝。

  “你倒是个忠心的仆人。”夜轻寒夸赞一句,接着摇摇头叹道:“可惜我信不过你!连日来你跟踪我,不就是想杀我?要是我现在放了你少爷,岂不是要遭你毒手?”

  “你现在的样子,像是怕遭我毒手的样子么?”大管家踩甘冷然道:“说吧,你要怎么才肯放过我家少爷!”

  “踩歙积累的财富,我想都在你手里吧?”夜轻寒伸出一手摊开,道:“给我,现在换主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