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04章 杀绝道人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师兄丹辰子是被一名叫做夜轻寒的奥义尊行者所杀……”

  玄青子怕杀绝道人找大能用因果之力查探丹辰子的真实死因,立时开始朝夜轻寒身上泼脏水。

  “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详细说给我听。”杀绝道人还是一副淡淡的口气,但这淡淡的口气却听得玄青子不寒而栗,真不愧是宝鉴宗曾经最天才的弟子,领悟了杀之法则之力的存在。

  若非宗内的长老想压制杀绝道人领悟杀之法则,恐怕这杀绝道人也不会叛出宝鉴宗。玄青子暗暗想到。

  “那夜轻寒不知道得了哪位大能的传承,将一手天火力量玩得出神入化,丹辰子师兄也不是他的对手。在面对那夜轻寒的杀招,如此危险的情况下,丹辰子师兄还将我先行送走。”玄青子伤心欲绝的说道:“丹辰子师兄的大恩大德,我玄青子是生生世世也没齿难忘,这一辈子也报答不了啦!”

  玄青子想到丹辰子和自己平日里在宗派内关系最好,原本是山长水远的去帮自己讨要青锋剑。结果自己为了活下去,竟将对自己如此好的丹辰子杀害了,心内不禁有些后悔,哭得真情流露,竟没被杀绝道人看出破绽。

  “好,玄青子,我大哥待你好没错,你也是我大哥的好兄弟。”虽然这件事是因玄青子而起,但见到玄青子真情流露、痛哭流涕的模样,玄青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之意,眼泪无声从眼眶滴落,心底也生不起责怪玄青子的意思。

  “可惜我玄青子人悲言轻,宗内的长老听到那夜轻寒有两尊奥义开道者庇护,竟不肯去替玄青子师兄报仇。而我更不是那夜轻寒的对手,所以只能来告知杀绝道兄……”玄青子痛苦欲绝的念道。

  “是谁!?”

  听到这里,杀绝道人突然转身从大殿门外探掌一摄,将一名万魔宗的弟子摄在手中。

  “是你。”杀绝道人看清手中的弟子,正是之前到房中来通传的弟子,也是平日里自己比较宠爱的一名弟子,问道:“你刚才看到老祖哭了。”

  “我,我,没有!不,不,老祖饶命……”

  这名弟子原本想否认,但见杀绝道人不信任的眼神,知道瞒不下去,立时开始求饶起来。

  “老祖哭的样子不能让人看见,更不能让人知道,所以你去轮回一世吧。老祖答应你,下一世还让你入万魔宗。”

  “谢谢老祖,弟子甘愿受罚。”

  杀绝道人的惩罚虽重,但对于这名弟子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松了口气,禁不住朝杀绝道人道起谢来。毕竟轮回一世,自己还能重新修行,只是苦了自己这一世的修为了!

  “唔……”

  只听这弟子一声闷哼,便被杀绝道人扭断脖子杀死,再将这名弟子的灵魂真灵也捏碎了。先前所承诺这名弟子的话,杀绝道人也只当自己是放了个屁,不值一提!

  ‘早就听说过魔道中人的矛盾,自己如今总算见识了。这魔道中人讲规矩,是讲御下的规矩,做其他的事情都是不择手段,根本半点都不矛盾!’玄青子在心头暗暗想到。

  ……

  三千维度时空,新月城外有常部落。

  今天是一名经营山合土商贾的寿辰,人人都叫这商贾金老三。金老三平日见到夜轻寒执礼甚恭,连着邀请了夜轻寒好几次,夜轻寒便应了他的邀请,来参加他的寿宴。

  “今天是我金老三的寿辰,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

  金老三将夜轻寒引入主宾席,和他的夫人,几个同辈的兄弟,以及儿子未来媳妇小莲的父母坐在一桌。

  除了金夫人以外,其他人金老三都没告诉夜轻寒的身份,所以其余几人包括小莲的父母对夜轻寒都没太在意,只有金夫人殷勤的招待着夜轻寒,让小莲的父母深感诧异。

  而金小胖时不时从隔壁桌凑过来对小莲父母嘘寒问暖,小莲的父母却对金小胖爱理不理。

  “同时今日也是双喜临门,另一喜就是我儿子金小胖和小莲的亲事……之前是我金老三做得不对,让这门亲事拖了许久,不过我已经决定了近日会正式向小莲父母提亲,让两个孩子早日完婚。”

  “好!金老三恭喜、恭喜……”

  金老三的话让金府中响起了满堂的喝彩声。金老三之前觉得小莲的父母要的彩礼太多,一直不肯答应。直到最近搭上了夜轻寒这条线,做起了山合土生意,家中财富骤升,才愿意给出之前身家的一半,将儿子金小胖的婚事解决了。

  金小胖听到这里也激动起来,恨不得马上跪倒小莲父母的面前,叫二老一声岳父岳母。

  夜轻寒也朝殷勤接待自己的金夫人道了声恭喜,高兴得金夫人合不拢嘴。连夜轻寒也被金府中喜悦的气氛感染,没注意到小莲的父母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小莲的父母对视几眼,互相给对方使眼色,最终还是小莲的父亲站起来说道:“对不起了,金老三,小莲不能嫁给你儿子,这门亲事我不能答应。”

  “亲家,这是为何?”

  金老三原本想着以小莲父母的势力性子,听到自己肯拿出这么多彩礼,必然会答应两个孩子的亲事,却没想到会被拒绝。难道这两个势力小人不知在何处听到自己生发了,想再多敲自己一笔?

  坐在夜轻寒的金夫人也止住了笑容,面色难看起来。

  整个金府中寂静一堂,小莲的母亲见小莲的父亲已经开口,也站起来不留情面的说道:“金老三,实话告诉你。当初你不是嫌我们家彩礼要得多?如今我们家小莲已经和别人定了亲了,你还是叫你儿子死了这条心吧。”

  “你……你、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将两个孩子的亲事当做儿戏。”金老三怒极,指着小莲势力的母亲想破口大骂,但又顾忌到在场的宾客,只得忍住。

  “我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小莲的母亲喝骂道:“当初是你金老三一直拖着这门婚事,可不是我们不让女儿嫁过来。现在反倒成我的不是,谁家的女儿能禁得起这么拖下去?我现在给我女儿找了个好归宿,有什么错?”

  “你们评评理,有谁家嫁女儿,要男方一半身家的?”

  眼见金府中宾客们‘嗡嗡’的交头接耳的交谈起来,金老三怕宾客们误解自己是个视财如命,连儿子幸福也不支持的人,立时开口道。

  听到金老三的话,宾客们转变态度,纷纷指责起小莲的父母。

  “随便你金老三怎么说,如今米已成炊,告诉你金老三,这门亲事黄了。”小莲的母亲恶狠狠的说完,一拉小莲的父亲道:“我们走,老伴!”

  “小莲,小莲……”

  金小胖听到小莲父母决然的话,竟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念着。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和女婿比起来起码差一万倍。我女婿家马上就要拿到山合土的经营权,届时潜龙升天,再过得十年二十年,你们金家和女婿家比起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到时我女儿小莲自然是在夫家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哪像你们金家一点彩礼也舍不得拿出来,一拖再拖……”

  小莲的母亲见到金小胖失魂落魄的模样,顿时不屑的说道。

  “你们女婿家拿不到山合土的经营权了,也升不了天了。另外将你女婿比之潜龙,也过分了一点。”

  夜轻寒淡淡的声音传到小莲母亲的耳朵里,让小莲的母亲觉得无比刺耳,不由蔑笑道:“你又算哪根葱,在这里装模作样。你说拿不到山合土的经营权就拿不到了?你以为你是谁,盘域使、李察佩奇大人,还是夜星使?”

  “势利眼,瞎了你的狗眼,实话告诉你小莲的亲事也黄了……”眼见夜轻寒开了口,金老三立时凑到夜轻寒身边喜道:“这跟你说话的人,正是夜星使!”

  “这人真是夜星使么?”

  金府中,再次响起交头接耳的交谈声,只是这次宾客们的交谈声都成了耳语。毕竟夜轻寒在他们眼里,可是了不得大人物,更是奥义境的修行者,是他们这些凡俗生命仰望的存在。

  小莲的父母脸色巨变,要是这人真是夜星使,那女婿家的山合土经营权肯定黄定了。不过小莲的母亲眼珠一转,随即嘲笑道:“我看金老三你找这个演员,可真是费了心力。那夜星使何等存在,又怎么会和你一个凡俗生命打交道,真是可笑!还要黄了我家女婿的生意,要是让夜星使知道你找个人冒充他,怕是要黄了你的脑袋。”

  “蠢货,我能和夜星使打交道,是因为我金老三早就从夜星使那里取得了山合土的经营权,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大方,让你敲诈我一半身家。”金老三这时再看小莲父母,觉得二人蠢若木鸡,立时不再跟二人置气,觉得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不可能,不可能……”

  这时小莲的父母因为傍上了财大气粗的女婿家,也买了个昂贵的机械族传讯器。这时传讯器‘滴滴’响起,小莲的母亲一看上面的内容顿时尖叫起来。

  原来传讯来的是跟自己刚成为亲家的女婿父母,也是小莲的公公婆婆。此刻却是发了长篇大论的喝骂,不仅要解除两家的婚事,还要让小莲父母退回之前的彩礼,还要向二人追讨不能经营山合土的损失。

  “你真是夜星使……”小莲父母看向席上不发一言的夜轻寒,目光中难以置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