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13章 闹事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耐心听完金老三信誓旦旦的保证,以后会将山合土更用心的经营好,唯自己马首是瞻的一通溜须拍马,夜轻寒赞许的勉励了几句。

  受到夜轻寒的鼓舞,让金老三激动的面色通红。金夫人在一旁看的诧异,自家老爷这激动的模样,比结婚当天的洞府之夜还要兴奋几分啊!

  回绝了金老三用流星飞车送自己的想法,夜轻寒便准备离开。

  这时,金府外有人明火执仗的敲响了金府的门。

  金府的门房子一看,府外竟有数百人堵住门口,脚下放着五具担架,似乎都抬了人,身上用一块长方形白布蒙着,还请了八个修行者来助长声势,一看就是来闹事的。门房子立时开口呵斥,让对方退去。

  见金府的门房子不愿打开府门,这群来闹事的人便让这八个修行者上前砸门。区区金府的门槛,自然挡不住修行者的脚步,立时被打得四分五裂,府外的数百人都一拥而入,挤得金府前院水泄不通,连门房子也被这些闹事的人故意踩死了。

  原来这些人都是近日和金小胖胡混的纨绔子弟的家属,他们将金小胖送回金府后,却和抬过金小胖的仆从一样被感染了。不过比起金府的仆人,他们感染的时间更长,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

  “夜星使,你这个时候不会这么不讲义气要走吧!?”

  “走吧,去看看!”

  夜轻寒见金老三一脸苦兮兮的样子,不由一阵好笑。

  夜轻寒已经探查到来闹事的人中,大部分都是只有浅薄修为的凡俗生命。只有八名修行者中,两名是奥义先驱者,其余的六名修行者,都不是奥义境修行者,但身上的力量和两位奥义先驱者同出一源,想来应该这两名奥义先驱者的随身弟子。

  “金老三,你个杀千刀的狗东西,生个不晓事的狗崽子,看把我们儿子害成什么样了?”

  破口大骂的人也是个身材臃肿的胖子,身上穿着仙道文明流传下来的绫罗绸缎,上面刻着防御阵法。伸手将担架上的白布一掀开,担架上躺着一个与他有几分相貌相似的青年,整个人的皮肤都呈现出令人窒息的绿色,嘴唇发白。

  连那两名奥义先驱者看了都觉得恶心,忍不住退开几步。

  “徐老五,你话可不要说太满了。谁儿子害谁儿子还一定呢,我看说不定是你儿子害我儿子呢……”

  金老三本来是觉得自己理亏,但见到来人说话这么不客气,金老三一阵气恼,又想到夜轻寒在一旁给自己撑腰,立时硬气起来,毫不客气的回嘴道。

  “哼哼,金老三长本事了,知道我今天带来的人是谁么?”徐老五得意洋洋的指着两名奥义先驱者,介绍道:“这两位是杜拉斯和豪尔汗前辈,两位前辈都是奥义境的大能,吹口气都能将你金府灭个精光,你信不信?”

  “我信你的姐姐……你以为光是你会叫人么?”金老三毫不服输的叫喧道:“知道我旁边这位是谁么?”

  还没等金老三说完,徐老五立马蔑笑道:“怪不得一向胆小懦弱的金老三,今天这么猖狂。想来也是知道自己的狗崽子理亏,才请了个打手回来照应……不过我管你请的是谁,今天不给我个说法,别怪我把你的金府拆了。”

  听到徐老五说自己是金老三的打手,夜轻寒也不在意,更不可能和一个凡俗生命计较,只是对杜拉斯和豪尔汗两人说道:“他给你们多少钱,让你俩带着弟子来这一趟?”

  “小辈,你在胡说什么?”

  杜拉斯和豪尔汗听到夜轻寒的话,面色一变,似乎被夜轻寒说破心中所想,但见夜轻寒身上并没有奥义境的气息,立刻出言呵斥。

  “小辈?胡说?”夜轻寒整合了五条奥义,已经相当于小成摘星法境的气势一放,立时将杜拉斯和豪尔汗吓得一身冷汗,脸色骤变。

  “这几个纨绔子弟的感染,你们二人应该没有放在眼中,再拖上一阵子也能治好。带着这几个纨绔子弟到金府来,最大的可能不过是来谋夺金老三家财的……”夜轻寒一脚将杜拉斯踹翻在地,靴子踩在杜拉斯脸上,喝道:“难道你不知道金老三是跟着我夜轻寒混饭吃的?”

  不收拾这杜拉斯和豪尔汗两名奥义先驱者,杀鸡给猴看,岂不是让以后跟着夜轻寒做山合土生意的人挣了钱后,都要被人窥觑?

  “夜、夜、夜星使……”

  徐老五见夜轻寒一脚将杜拉斯和豪尔汗两个奥义境大能踹飞在地,吓得结结巴巴的叫出了声,心里不由一阵叫苦:原来金老三寿辰当天,这夜星使是真到了金府的,不是金老三在外面吹牛。那几个说金老三是借夜星使抬高自己的蠢货,可害死我了。

  “你,你,你真是夜星使?徐老五你个蠢货,可害死我们了!”

  徐老五殊不知,杜拉斯和豪尔汗二人此刻也是这样在心中他。

  “放了我两位师父,用我犇天的命来换我二位师父的命。”

  杜拉斯和豪尔汗本是兄弟,刚晋升奥义先驱不久,在家乡开宗立派,总共收了六名弟子。此刻见杜拉斯和豪尔汗得罪了大名鼎鼎的夜星使,全都一溜烟的逃之夭夭。只剩下一名方头大耳,面色黝黑的男子还留在金府中,向夜轻寒求饶。

  夜轻寒看了这忠心的犇天一眼,倒是颇为赞许。原本夜轻寒准备杀鸡儆猴,如今见这犇天区区一个凡俗生命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还忠心耿耿的替二位师父求情,夜轻寒顿时起了爱才之意。

  可惜这杜拉斯和豪尔汗却好像并不愿意理犇天的好意,听到犇天忠心耿耿的话,反而脸色涨得通红,仿佛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狠狠的看着犇天。

  原来犇天是杜拉斯和豪尔汗未成奥义境收下的弟子,等到成为奥义先驱以后,再收了五个天赋卓绝的弟子,自然看不上‘蠢笨’的犇天了。

  “滚,孽徒,谁要你来求情……”

  听到犇天求情的话,杜拉斯和豪尔汗不仅没有感动,反而是觉得犇天用自己的命来换二人两个奥义先驱的命,是莫大的耻辱。

  难道你一个蠢笨的凡俗生命,也能比得上我两个奥义境大能的命?

  “冥顽不灵。”

  夜轻寒冷然说完,杜拉斯和豪尔汗身上无火自燃,只是短短瞬息,便被烧成了虚无。金府半空中漂浮起两团灵魂,正是杜拉斯和豪尔汗的灵魂。

  夜轻寒原本就是要杀鸡儆猴,防止跟随自己做山合土生意的人,被有心人谋夺了家财。所以再对犇天起了爱才之意,也没准备放过杜拉斯和豪尔汗两名奥义先驱。更何况这杜拉斯和豪尔汗两名奥义先驱,也根本没准备领犇天的好意。

  “师父……”

  犇天原本要将杜拉斯和豪尔汗的灵魂收拢,却眼睁睁看着杜拉斯和豪尔汗的灵魂飘向夜轻寒,被夜轻寒捏在手中。

  “怎么你大名鼎鼎的夜星使,打碎了我二位师父的肉身,还不肯罢休么?你这么爱杀人,连我也杀了吧,我犇天可不怕你。”

  犇天怒极,还以为杜拉斯和豪尔汗让自己滚,是不想让自己被他们二位师父连累。

  “呵呵。”

  夜轻寒轻笑一声,也不生气,伸出食指朝犇天一点,便将犇天缩小成芥子,投入到杜拉斯和豪尔汗的心思中,去偷窥杜拉斯和豪尔汗对他的真实想法。

  片刻后,夜轻寒才将犇天从杜拉斯和豪尔汗的心思中放出来。犇天一脸复杂,但还是朝夜轻寒请求道:“夜星使,不管怎么说,两位师父对我也有再造之恩。无论如何,我请夜星使放我两位师父灵魂一马。”

  “好,答应你了。”

  夜轻寒此刻终于对犇天叹服,这样心念坚定,至纯质朴的人,想必大哥一定会很喜欢吧!思虑一阵,夜轻寒将杜拉斯和豪尔汗的灵魂意识打乱,再重新组合后,投入到轮回通道中,让杜拉斯和豪尔汗二人轮回转世。

  夜轻寒这样的做法,要是没有专攻灵魂的命运法则大能出手,是决计没有人能将杜拉斯和豪尔汗这一世的灵魂记忆恢复的。毕竟灵魂的组成无比复杂,究竟因何诞生为何形成,从古至今这是连法则大能都没有攻克的世界难题。

  就是播撒万族生灵火种的起源之主,也对这个问题知道的不太清楚。

  夜轻寒伸手一招,将金府中的井水招来一泉,哗啦啦泼在金小胖的几个损友脸上,让这几个纨绔子弟身上的绿色全部褪去。不多时,便清醒过来。

  看着徐老五等人脸上复杂的表情,既是惊惧又是喜悦,似乎想来向自己道谢又不敢凑上前来,又想离开金府这个是非之地,又不敢说走就走。夜轻寒懒得理会,更不可能跟这些个凡俗生命计较。

  “来,犇天,跟我走一趟,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夜轻寒的话让犇天忐忑不安,再吩咐金老三道:“用你的流星飞车送他一趟。”

  “是,是,夜星使,你放心吧。我一定把这小……小哥儿安全送到。”

  金老三点头哈腰的看着夜轻寒钻入虚空消失不见,本来想叫犇天这小子,不过看夜轻寒的样子,似乎是要给这犇天一些好处,顿时便改了口,称呼犇天为小哥儿。

  再回头看向请求自己原谅的徐老五,金老三端着下巴奸笑:你徐老五也有今天,不过现在老子有夜星使撑腰,看我怎么将你以前炮制的歪法子一一还在你徐老五的身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