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破苍穹 1517章 复活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更新时间:2018-12-10 10:13:4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原来如此。”

  盘皇讪笑一声,对刚才的愤怒,表示了歉意。

  三千法界能够容纳修为最高的奥义境修行者,也就是逐月法境的奥义至圣者。

  既然那叫常欢的金石带不到三千维度时空,盘皇又去不了三千法界,自然也服用不了常欢金石、伪装不了欲界人,更不可能陪着夜轻寒去欲界了。

  据说在远古的万古时代以前,奥义境任何法境的修行者,都可以进入三千法界。但自从法则大能们将自己的法则挂满三千维度时空,继而开始进入三千法界后,就禁制开道法境以上的奥义修行者进入三千法界了。

  皆因开道法境的奥义修行者,本身力量太过庞大,最次的奥义开道者也领悟三百条奥义。若是一进入到三千法界中,就会将某些法则大能的法则从三千法界中挤出来。

  自此以后,所有法则大能就联合起来下达了这个规定,禁制奥义开道者进入到三千法界,并对三千法界的屏障做了限制。

  盘皇自然不敢逾越法则大能的禁令,光是想想那九天之上璀璨如群星的道道法则,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了。

  “夜兄弟,等你去取得常欢金石后,不要着急进入欲界,先通知我们一起。”李察佩奇说道:“虽然我们无法进入欲界,但可以在欲界外接应你。”

  “夜轻寒多谢大哥、李察佩奇大哥。”夜轻寒拱手致谢。

  ……

  **六法界,夏王国。

  这里是一个类似地球华国古代的位面,被夏王朝统一。最高位者自称天子,意义为天的儿子。

  实则是夏王朝的老祖夏的后代,这夏祖是这一位面最强的存在,本尊在虚空中镇压着位面天道,让夏王朝世世代代流传下去。不然就会根据天道规则,改朝换代,早在数万年就结束了夏王朝的统治。

  夏王朝的人崇尚礼法,以书籍为根基,以知识为力量,读的书越多,自然力量也就越强大。在夜轻寒看来这是修行灵台力量的道路,也可以证得大道,突破三千法界,遨游三千维度时空。不过如今的夏王朝修行者,离突破奥义境还差得很远。

  正因为夏王朝的人崇尚礼法,被道德伦理禁锢,曾经让可以放大**的常欢金石在夏王朝大行其道,上至天子下至黎民都喜欢服用,让这些被礼法道德伦理禁锢的夏王朝人,作出了许多败坏伦理纲常的事情。

  直到镇压位面天道的夏祖突然降下法旨,禁制夏王朝的人再服用常欢金石,整个夏王朝才开始全面禁制常欢金石的服用。许多生长常欢金石的矿脉也被毁去,封藏。

  不过这常欢金石非常受压抑礼法道德伦理的夏王朝人欢迎,所以不少勋贵家中还偷偷藏了许多,平日里在家中悄悄服用,最多聚集三五个好友一起。已经成了夏王朝上层人士,人所皆知的秘密了。

  夜轻寒在云端遨游着,也没降落在哪方城池中。那些城池上方个个被书籍、官印的力量笼罩,夜轻寒也不想多生事端,就准备寻一常欢金石的矿脉,挖出几块了事。

  夜轻寒进入到一处废弃的常欢金石的矿洞中,挖了一块三尺见方的常欢金石,手中轻轻使劲,就将常欢金石捏碎成粉末,随即服下。

  这时,矿洞外升起一道皇气金光,将整个矿洞罩住,夜轻寒看穿矿洞石顶,只见一方官印将矿洞禁锢住。掌管这方地域的父母官带着三班衙役,通过官印直接传送到矿洞外。

  夜轻寒不由苦笑一声,这不是夜轻寒大意,而是这矿洞本身没有任何人看管,也没有任何能量禁止,夜轻寒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

  看来三千法界的能量虽然低级,但也自有它神奇的地方。

  以夜轻寒超脱法界的实力,这官印力量自然拦不住他。可这官印的力量与整个夏王朝的气运相连,若是夜轻寒将这官印的力量破坏,这官印力量牵一发动全身,带动整个夏王朝的气运,也能让夜轻寒受个轻伤。

  若是以前,夜轻寒瞬间就可自愈,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若是现在,夜轻寒就要费心思量了。

  夜轻寒出了矿洞,上下打量了这个父母官和三班衙役,看穿这些人的三生三世和俗世因果,脾气秉性,瞬间心中就有了计较。

  “朝廷明文禁止再服用常欢金石这等疑惑心智的毒物,你竟然还敢偷入常欢金石的矿脉,实则是胆大包天。跟我回去受审吧!”

  父母官指着夜轻寒呵斥,一脸正气。发动了官印的力量,带着夜轻寒回到了县衙。

  “开堂!”

  “威武……”

  “今日开衙审案,放县民进入旁听问审,也好让他们重拾常欢金石的危害,引以为戒,以后没人再犯。”

  父母官坐在衙门正堂中间,威风凛凛,刑房典吏连忙呈上王朝法典,父母官念完王朝禁制服用常欢金石的法律后,夜轻寒脚下原地出现一个牢笼,将夜轻寒禁锢住。

  不过这个牢笼在夜轻寒看来太过儿戏,无奈摸了摸鼻子,也没将这个牢笼当回事。毕竟这牢笼上没顶天,下没到地,而且禁锢力量薄弱,也不知能封得住谁,怕也只有欺负欺负‘上天难欺,下民易虐’里的下民了。

  “堂下犯人你可认罪?”听父母官读完禁制服用常欢金石的禁令后,刑房典吏一指夜轻寒,喝道:“还不报上籍贯姓名,将你偷盗的常欢金石尽数交出来!”

  “以夏王朝的禁令来说,这的确是犯罪了。不过我的籍贯你们可查不到,名字也不能告诉你们,这矿洞里取的常欢金石也全都服用了……”

  “胡言乱语!”

  夜轻寒话还没说完,就被怒气勃发的父母官打断,刑房典吏却奇怪问道:“犯连坐案的犯人,不想连累家人,不愿说名字籍贯我能理解。你偷盗常欢金石也不是连坐案,为何要隐瞒籍贯姓名啊?”

  夏王朝有连坐案,是指因他人犯罪或是与犯罪者有一定关系的人连带受刑的制度。夜轻寒笑道:“我的籍贯你们真没有,我的名字不能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若是叫出我的名字,必然会暴毙而亡,七孔流血而死。”

  “混账!”

  父母官怒喝道:“你当你是谁?叫一声你的名字还有忌讳了,你当你是夏王么?”

  “大人慎言……”刑房典吏瞪大了眼睛,赶紧提醒父母官刚才说的话,有所忌讳。

  父母官后怕的看了一眼天空,见官印毫无异动,知道夏王并没有责怪自己,松了一口气,才对左右两边的衙役喝道:“来人,用法家鞭笞将这犯人重打八十鞭,再流放到域外海岛,永生永世不得回归。”

  “是,大人。”左右两边的衙役立刻领命。

  “慢着……”

  “人犯,你还有何话要说?可是知道法度森严,想要说出籍贯姓名,向大人讨要求情的?”

  刑房典吏掌法典,知道偷食常欢金石不过是用法家鞭笞鞭十下。如今父母官判罚夜轻寒被重打八十鞭,还要被流放到域外海岛,自然是恶了父母官的心情,被父母官加重了责罚。

  但见夜轻寒开口,刑房典吏怕夜轻寒受不住八十鞭法家鞭笞,急忙使眼色让夜轻寒向父母官求情。

  “人犯,老实说出你的籍贯姓名,若有家人来赎领,本官可从轻处罚。”

  父母官虽不太满意刑房典吏突然开口,但还是将话接着说下去,却是存了向夜轻寒家人讨要赎金的心思,误会了刑房典吏的意思。

  见父母官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刑房典吏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没说出口,让夜轻寒家人赎令,破财消灾,总好过被法家鞭笞鞭打八十鞭后,流放域外海岛好。

  “我只是想说你们不能打我。”夜轻寒一指身前地面,笑道:“你们看……”

  轮回通道中,两个人族灵魂被一股巨力拉了出来,显现在县衙公堂中。

  “爹、娘……”

  这父母官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叫出来,这两个灵魂不正是自己死去了十多年的爹娘么?

  “你个不孝子,为何让你爹娘受了这么大的苦?”这父母官的爹朝他怒喝起来,若是肉身还在,只怕现在已经一口唾沫吐到他脸上了。

  “是呀,吾儿为何让你爹娘遭受如此大的罪啊!?可知道你爹娘求了十年,才苦得地府阎罗答应让你爹娘一起轮回转世,来生再续前缘。如今全因你得罪了夜先生,你爹娘十年的努力都白费了。”父母官的娘低声抽泣着,倒是对心爱的儿子升不起怒意。

  “爹娘,儿子知错了。”这父母官腾地从官椅上起身,奔到夜轻寒面前跪下,痛哭流涕的哀求着:“夜先生,我知错了,我知错了,求你放了我爹娘吧!”

  左右两边的衙役面面相觑,刑房典吏见此情形悄然用王朝法典,解除了夜轻寒身上的法家牢笼。

  “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这是对你为了收敛钱财,不顾黎民死活的惩罚,也是对你为了解恨,就胡乱加重刑罚的惩戒。你自去夏王朝吏部辞官后,你的父母就可重归地府轮回了。”

  “下官知错了,一定照办!”

  这父母官再抬头时,夜轻寒已经消失不见,一想到从此以后乌纱不保,不由瘫坐在地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